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12章 羡慕嫉妒恨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这是在教育大熊猫啊,”旁边又一个老头感慨,“虽然心……呃,团子不一定能听懂……”
     “看到了没?”大熊猫嘀咕道,“这些人太烦了,他们说的什么我又听不懂……”
     池非迟:“……”
     的确,这被人围成一圈围观着,嘀嘀咕咕,是挺别扭的。
     大熊猫发泄之后,情绪好像也平复下来了,任由别人围观,抱着竹子继续啃,“你带我走行不行?我会乖乖吃饭,我们去外面耍,肯定比待在这里安逸。”
     池非迟沉默,虽然他也想问问大熊猫喜欢什么颜色的麻袋,他想套回家里养,但是……不行。
     不是说他盖不起场馆、养不起一只熊猫,而是熊猫不可能是私人的。
     在中华都叫‘牢底坐穿兽’,在外面就更别想了。
     哪怕是铃木财团,最多也就有资格建个动物园,争取个饲养权,但熊猫也不会归属铃木财团,还是得好好放在动物园里,不能当成私人宠物。
     “怎么样?”大熊猫期待问道。
     “你太珍贵了……”
     池非迟正想解释,大熊猫自己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那你能来这里陪我吗?在这里玩也不错,天天能观赏到不同的人,就是有点烦,你来陪我说话我就不烦了。”
     观赏到……不同的人?
     池非迟一头黑线,“不行,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大熊猫抱着的竹子啪嗒掉在脚边,往后一倒,躺平,双眼直直盯着场馆的天花板,“啊……我死了,要你答应才能起来……”
     这是一只会耍赖的大熊猫……
     池非迟一头黑线,见其他人又要一惊一乍,站起身,解释道,“它在玩……”
     “别走,”大熊猫抱住池非迟的脚,“我们可以再谈谈。”
     池非迟蹲下身拍了拍大熊猫的脑袋,“你吃饭,我跟负责人谈。”
     “你真的不跑?”大熊猫抱着竹子,跟在后面,“我跟着。”
     好吧,跟着就跟着吧。
     池非迟跟动物园的负责人走到一旁交谈。
     双方交谈的内容大概是三件事。
     一是,他想成为大熊猫的医生,隔段时间就来看看大熊猫,保证大熊猫心理状态健康,情绪稳定。
     二是,他不想被围观,最好是暂停观赏大熊猫的时候同意他过来,另外,希望他的身份不要被传出去。
     毕竟他是卧底,还是组织的成员,低调是有必要的。
     要是闹得人人知道他,做什么都不方便。
     第三件事,是负责人提出来的,觉得可以把大熊猫改名为‘团子’。
     最终商定的结果是——
     熊猫场馆不开放的时候,池非迟可以随时过来陪大熊猫,他是东都大学动物医学系的毕业生,是兽医内行人,可以作为大熊猫的医生中的……一个。
     这次的事,对外就宣布大熊猫心情抑郁,在一个医生的帮助下,调节好了,并给大熊猫改了它喜欢的名字‘团子’,以后动物园也会保证大熊猫身心健康地成长……后面这些都是接受采访时说的官方话,池非迟不想露面,自然就不管了,负责人也答应不会将池非迟的身份宣扬出去。
     池非迟顺便帮真池集团要了点好处,让负责人接受采访的时候,提一提‘感谢真池集团为我们免费提供医疗检查设备’之类的话。
     算是打波广告。
     因为真池集团确实为动物园提供了设备,也是池非迟让大熊猫开始吃东西,所以负责人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大熊猫就坐在池非迟脚边啃竹子,竖着耳朵听。
     池非迟商量完,问大熊猫,“团子,怎么样?”
     “好啊,”大熊猫抱着竹子道,“反正他们叫我,我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说这个名字我就知道,是圆的意思嘛,不过我其实不是很胖,就是毛长了点……”
     池非迟:“……”
     他是说‘有空再过来’这个协定怎么样,不是说团子这个名字怎么样……
     不过,大熊猫没有反对,也就是默认了。
     不错,又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先帮它检查一下身体吧,”负责人提议道,“确认有没有别的疾病,另外,我们也好向外界交代。”
     池非迟点了点头,对团子道,“去检查身体。”
     团子仰头看池非迟,没有起身的意思,只是伸手挥的一下,一只手上还拿着竹子,“抱抱。”
     池非迟蹲下身,直接将大团子抱起来。
     团子被抱起来后,还体贴地把竹子挪到另一侧啃,以免扎到池非迟。
     负责人看池非迟这抱孩子一样的架势,汗了一下,连忙招呼几个专家跟了上去。
     算了算了,只要大熊猫乖就行了。
     ……
     一通检查下来,身体健康,没什么毛病。
     要带团子回场馆时,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团子突然往外跑,“你等一哈!”
     池非迟拦住要追上去的其他人,“别追,一会儿就回来了。”
     没一会儿,团子果然回来了,还拖了两根甘蔗和一套‘熊猫装’,放到一边,把熊猫装递给池非迟,“这是他们骗我的时候穿的衣服,不过我没上当,你穿不穿?”
     池非迟转开头,“不穿。”
     这种卖萌的衣服,他抵制到底!
     “那算了,”团子有些遗憾,把熊猫装往后一丢,又抱甘蔗递过去,“这个呢?你吃不吃?他们骗我的时候就吃这个,你们人类应该能生吃的……”
     “谢谢。”池非迟这次没拒绝,接过甘蔗,啃了一口,很甜。
     日本甘蔗卖得很贵,或者说,水果都贵,这么好的甘蔗,估计花了不少钱吧……
     饲养员幽幽看着池非迟手里的甘蔗。
     明明喂了这么久,他的地位为什么还不如一个刚见的人?
     这是大熊猫送的甘蔗啊,好想要……
     羡慕嫉妒恨!
     “走,我带你去玩秋千!”团子抱着自己啃了一半的竹子,还帮忙抱着另一根甘蔗,往外跑。
     其他人:“……”
     熊猫还帮忙搬甘蔗?
     羡慕……不,眼红!
     ……
     时间临近下午一点,动物园负责人出去应付记者和民众。
     池非迟混了一顿工作餐,之后一直被团子黏着,坐在矮矮的秋千上啃甘蔗。
     那边相马拓几个老头见没什么事了,就借着机会蹭大熊猫看,不过团子显然不乐意跟他们多接触,不时就来个咆哮威胁,只能远远看。
     饲养员也站在一边,有了池非迟,大熊猫都不爱他了,郁闷……
     团子吃饱了,就爬上旁边的秋千,晃荡着躺下,“那些人是在羡慕你吧?因为我给你吃的?”
     池非迟啃了一口甘蔗,抬眼看了看那边的人,神色不变,“也有很多人羡慕你,不缺吃,不缺喝,有那么多人喜欢。”
     “可是你们人类可以到处去玩,我想回家……”团子仰头看池非迟的平静脸,“你一直这样吗?就算……就算回不了家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池非迟垂眸啃甘蔗,“他们都羡慕我,没什么不满足的。”
     “也对,他们也都羡慕我,”团子转头看着玻璃外面,低声喃喃,像是在自我催眠,“那么多人类都羡慕我,挺好的……”
     池非迟停下啃甘蔗,转头看着旁边惆怅的团子。
     节奏是不是有点不对?
     他本来是打算开导一下的,不会反而让团子抑郁了吧?
     “团子,学日语吧……”
     ……
     又待了一个多小时,池非迟陪团子聊了一会儿,就那一位发来的邮件叫走了。
     外面的民众知道大熊猫病好了并且改名后,纷纷提议举办庆祝、祈福活动。
     动物园再次开放,大群人涌入,园方也开始出售系着红绳的熊猫头卡片,引起一阵卡哇伊的呼声。
     池非迟走在熊猫场馆外,一路往外走。
     一路上,大人孩子买着熊猫卡片,一份珍藏,一份写上祈福,如同在神社挂绘马一般,一脸郑重地挂到树上。
     一棵棵树上很快被挂上了祈福卡片,微风吹过,红绳和黑白卡片在风中轻晃。
     回头,依稀能看到熊猫场馆那边,玻璃后,团子看着人群,不时啃一下竹子,再懒洋洋地换个位置。
     非赤探头看了看,“团子不知道大家在说什么吧?”
     “嗯,”池非迟应声,“熟悉一段时间就会好很多了。”
     两个掌握不同语种的人,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交谈,一开始双方肯定一头雾水,而随着接触,也会大概明白一些字词是什么意思,比如GO是走,STOP是停。
     动物和人也是如此。
     除了他这个跟动植物无沟通障碍的挂比,大多数动物都只能听懂人类发出的个别字音,一点点地理解、记下。
     团子在老家习惯了那边的话,突然换了个陌生的环境,一群人类又说着他听不懂的话,难免缺乏安全感。
     而团子本身心心念念想着家,哪怕再孤独,也排斥听懂这些人的话,时间久了,自然就抑郁了。
     每一只动物都有自己的性格。
     非赤知足常乐,爱玩爱热闹。
     非墨雄心勃勃,不安现状。
     至于团子,大概就是一个离开家后觉得茫然孤独,突然多愁善感起来的毛孩子。
     他提出让团子学日语,也是希望团子学着熟悉环境,不再排斥‘人际交往’……
     人和动物,都要学着成长。
     “小团子好可怜啊,它从外面来,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这些人也不知道它要的是什么。”非赤感慨。
     池非迟收回视线,继续往门口走,“这些人的爱是真的,爱到团子的一点小变化就牵动着他们的喜怒哀乐,只不过,他们的喜怒哀乐跟团子无关。”
     “不懂……”
     “那就别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