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05章 琴酒,你别抢答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MI6不敢赌,”琴酒冷声道,“拉克的假消息选得很好,让MI6只要得到消息就必定会有动作,而且关系到自身的潜伏,苏特恩心里也会更急躁,更沉不住气,虽然出了点岔子,但不会影响最终结果,今晚他们在电话听筒上没找到疑似拉克的指纹,对入侵那个假消息的信任程度又会提升上来,大概明天就能解决了。”
     池非迟没吭声,心里还是无语。
     本来说好的是,两个小时之内让人把真正的苏特恩替换掉,然后他这边确认苏特恩是卧底,今晚就把这事解决掉。
     现在只能明天确认再动手,而公安间谍那边应该已经动手替换了。
     谁知道过了一晚,那个准备好的替身会不会反悔?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不能联系,只能按固定计划走,随便偏差一点,也有可能出错。
     苏特恩怎么就觉得他会留下指纹那种东西?
     看起来挺聪明一姑娘,怎么就不谨慎点好好想想?
     再或者,但凡细心观察,也大概是能看到他手上这层薄膜的吧?
     他打完电话之后,走近过苏特恩,除非是当时苏特恩满心‘我掌握重要情报啦’的喜悦,根本没留意细节。
     作为一个敢卧底进组织的情报员,妹子这么大意的吗?
     见池非迟许久不吭声,琴酒大概也感受到了池非迟的郁闷,“怎么?还是觉得苏特恩这么大意有点让人不可思议?”
     “嗯。”池非迟应声。
     伏特加懂了,原来刚才两个人说‘正常吗’、‘正常’、‘不可思议’什么的,是指苏特恩的行为。
     不过,说话说清楚不好吗?
     能不能考虑一下他这个听不懂的人的感受?
     “你对他们的实力不够了解,以后慢慢接触就知道了。”琴酒很理解池非迟的想法。
     如果换了赤井秀一那类人,入侵MI6的情报会因为不敢赌而报上去,但指纹这种事会小心再小心。
     甚至会想——拉克这么疏忽,是不是在有意试探我什么?
     哪怕拉克真的留了指纹,为了不暴露,相信赤井秀一不惜错失机会,也不会贸然行动。
     毕竟只要潜伏下去,机会多得是,为了一个指纹暴露自己实在不值得。
     但不是所有人都是赤井秀一。
     拉克郁闷,是觉得苏特恩犯这种低级错误,未免愚蠢,有点对不起自己的认真对待。
     甚至于,这也是拉克的疏忽。
     如果换了是他,为了确保MI6相信入侵的假消息,他会避免让苏特恩获得其他情报,包括打电话会戴好手套,车子、身上不会留什么会误导苏特恩的痕迹。
     说重一点,那就是拉克对苏特恩的实力判断失误。
     不过,他觉得这才正常。
     赏金猎人虽然和各方有合作,但始终是外人,对内部不够了解,而那一位只跟拉克说过值得注意的几个,那几个无一不是沉得住气的人,在第一次对上这些势力的人的时候,拉克下意识地当成赤井秀一那类人应付。
     这是经验问题,所以不管拉克能力如何,可不可信,那一位都会让拉克再沉淀两年,经验是只能用时间堆的……
     池非迟沉默着,其实他也明白,这又是自己卧底的一个优势。
     因为本身不是体制内的人,不仅没有刻意遮掩过的人生经历空白期,他也不了解一些体制内的情况,甚至没有体制内的人的一些毛病,下意识地就会有‘小白’表现,或者做出体制内的人不会做的事。
     对于琴酒这种敏锐的人来说,这些表现反而会加深他的可信程度。
     而赤井秀一和安室透那种体制内出来的人,再小心,也总会有一点点值得怀疑的地方。
     琴酒压根就没怀疑池非迟。
     经验和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体制里出来的人。
     要加入那些势力,心理状态必须过关,就池非迟这种会偷偷一个人、一脸平静咬死兔子的潜藏心理变态……绝对混不进去!
     车子里沉寂了一会儿,琴酒出声问道,“感觉还习惯吗?”
     “跟想象中有点不同,调查或者行动任务类似赏金,”池非迟语调平静,听不出一点吐槽的意思,很认真,“行动指挥,行为像黑帮。”
     仔细想想他这两天在干什么吧。
     等情报、调集人手,这是暗处的行动。
     真正明处做的事,就是坐着车瞎兜风,然后去打个威胁或者勒索电话。
     也难怪柯南一开始会轻视组织,看琴酒和伏特加那种勒索行为,就像黑帮份子一样,还是那种上不得台面的黑帮份子,对组织整体评价也就降低了。
     谁敢信琴酒是个可以调武装直升机、一言不合就是炸、智商还高的危险份子?
     谁敢信这种勒索份子背后的组织很大?
     而且游乐园交易那一次,基安蒂还过去帮忙架枪了,不是为了狙杀,是帮忙放哨,确保在意外到来前琴酒能撤退。
     如果琴酒当时被目暮十三或者工藤新一拦下,那么估计基安蒂就会狙杀群众,造成混乱,让琴酒和伏特加趁机脱身。
     他这两天下意识地选择最佳方式,最后行动起来,居然也成了勒索份子。
     没办法,那一位给他的时间不多,而且特别说明过不要涉险,再加上要不惊动卡瑟琳、以免对方把MD交给MI6等原因,这么做确实省事省心。
     “你的感悟倒是深刻,”琴酒算是默认了池非迟的评价,“当成赏金也可以,毕竟赏金什么种类都有。”
     池非迟点头,那倒是,勒索某人的赏金虽然奇葩,但比这奇葩的赏金多了去了。
     伏特加了解池非迟的安排,一路往偏僻地带开去,在附近转了一圈,看了情况,才找个视野比较好的地方停车。
     琴酒也没有下车的打算,就在后座翻手机邮件,盯得专心致志。
     这是一个劳模,出国了都不忘工作……
     池非迟心里评价一句,下了车,等着跟卡瑟琳男秘书约定的时间到来。
     这个地方宽阔僻静好跑路,围堵不了他们,那么,提前过来确认环境是有必要的。
     夜黑风高,地方荒凉。
     一条大道通往远处,两侧坐落着几栋废弃的平房。
     池非迟靠在车门上看卡瑟琳的资料。
     伏特加站在车旁张望路的尽头。
     琴酒看完手机上的信息后,就放下后座车窗,一手搭在车窗边抽烟。
     三个大男人在寂静的地方熬着夜,场景莫名熟悉。
     池非迟看完资料,发现人还没来,他有些想法也没法验证,琢磨着要不要先来几个恐怖故事提提神,不过看到伏特加后,果断改变了注意,“伏特加……”
     “怎么了吗?”伏特加疑惑转头。
     池非迟换回了自己原本的声音,“有医生给你三颗药,要你半个小时吃一颗,吃完要多少时间?”
     伏特加见池非迟突然变声,一头雾水,想了想池非迟的问题,“一个半小时啊。”
     “不,”池非迟干脆练练变音,换了年迈老头的声音,“是一个小时。”
     琴酒沉默着,拉克的间歇性、无征兆发病……来了吗?
     伏特加虽然觉得池非迟不断换声音的行为有点奇怪,但还是纠结着问题,“三颗药,半个小时吃一颗,确实是一个半小时吃完没错啊!”
     琴酒忍不住道,“第一颗一开始就吃了,之后半个小时吃一颗,一个小时吃完。”
     说完,琴酒自己都沉默了一下,教小弟都教出习惯来了……
     池非迟发现伏特加的脑子真的需要转转了,他都说答案了,伏特加反应不过来。
     这一次,换了个年轻女声。
     “一个服务生给客人上啤酒,一只苍蝇掉进杯子里面,服务生和客人都看见了,请问谁最倒霉?”
     伏特加一脸语塞地看池非迟,这种声音和脸不对版的感觉很奇怪啊,而且为什么要说一句话换一个声音,总觉得拉克突然就不正常了,“拉克,你……怎么了啊?”
     “别问,我问你答。”池非迟神情依旧冷漠,却换了个温润的男声。
     伏特加顿时一阵恶寒,挪开看池非迟的视线,“谁最倒霉?是服务生吧……”
     “不是。”池非迟换了个少年音。
     “客人看到了苍蝇,肯定不会喝酒,就算发现的时候已经喝过了,也一定会让服务生付出代价,换作是我,一定要让他好看,”伏特加煞气十足地分析道,“要是闹大了,老板也会解雇服务生,所以服务生最倒霉!”
     “是苍蝇,因为苍蝇淹死了。”琴酒平静提醒。
     池非迟换了个御姐音,“琴酒,你别抢答。”
     琴酒:“……”
     他也不想,习惯了提醒不行吗……
     还有,这种声音从一张大叔脸嘴里发出来,很恶寒……!
     “这个不算,”伏特加道,“你说的是‘谁’,容易让人忽略苍蝇,只想到人。”
     “好,”池非迟换了个浑厚大叔音,“两只小狗赛跑,黄色的狗跑得快,白色的狗跑得慢,最后到终点时,哪只狗出汗多?”
     伏特加沉思着。
     琴酒本来打算不掺和的,不过看伏特加的纠结样,有点担心自己小弟被拉克玩坏了,提醒道,“狗不会出汗。”
     伏特加:“……”
     他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池非迟:“……”
     琴酒这什么毛病,都说了别抢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