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85章 你人格分裂又发作了?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池非迟点头,“要删了?行。”
     柯南一脸怀疑,“你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不是说池非迟以前对他不好,池非迟对小孩子都挺好的,不过突然不腹黑坑他,他觉得很不对劲。
     绝对有问题!
     池非迟对上柯南满是怀疑的目光,沉默了一下,用拳头给柯南头顶加了一个buff,“我反悔,不删了。”
     毛利小五郎转头,这……不给他锤,自己锤得起劲?抢师父东西呢这是?
     “我觉得小孩子还是严格管教比较好。”池非迟一脸平静地解释。
     师徒传统还是不能丢!
     “也对,小孩子淘气就该管教嘛!”毛利小五郎点了点头,收回视线,共享是可以的。
     抱着头的柯南:“……”
     这两个人……!
     曾经有个池非迟良心发现的瞬间,他居然没抓住,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池非迟没有再跟柯南磨蹭,上前叩动门环。
     毛利兰看着漆黑的大门,低声对毛利小五郎道,“爸爸,我总觉得后面会冒出什么鬼怪来……”
     轰隆!
     响雷轰鸣,天上划过一道闪电。
     毛利兰往毛利小五郎身后躲,“讨厌,打雷了!”
     “你不是想见那个杰拉尔—天马吗?”毛利小五郎无语问道。
     “可我就是怕嘛!”毛利兰道。
     门吱呀打开,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拉开门,一头中分黑发垂落,气压沉郁,平静抬眼。
     门外,年轻人穿着一身欧式复古风的燕尾服,闪电的光亮一闪而过,将对方的样子照亮了一瞬,俊朗面孔平静无波,黑色碎发下一双紫色眼睛妖冶而冷冽。
     闪电隐在乌云中,光线随之暗了下来,对方的五官也匿于高大的黑影中。
     昏暗中,一道凉凉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如同暗夜中登门拜访的吸血鬼。
     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被女人吓了一跳,低呼了一声。
     女人被池非迟吓了一跳,听到声音,才看到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缓了一下,见父女俩脸色苍白,心里无语,明明这两人的同伴更吓人好不好,“池先生和森田先生,是吧?”
     “是,我们受邀而来。”池非迟应道。
     两个面无表情的人,女人声音清幽,男人语调平静,两句话下来,让毛利兰觉得像是来到邪神教徒或是鬼魂的聚会一样,背后凉意直往头顶蹿。
     “欢迎光临,”女人神色还是没什么变化,不急不缓地将另一边的门打开,微微鞠身,声音幽幽,“请进。”
     毛利小五郎强忍着心里的无语,跟池非迟一起进门,毛利兰和柯南也紧跟在后。
     进了屋,明亮灯光让毛利兰安心不少。
     悠扬的轻音乐中,一身白色西服的加那善则从旋梯上走下来,“池先生,毛利先生,你们来了啊!”
     池非迟点头。
     毛利小五郎笑道,“是啊,冒昧跟着池先生过来赴宴,打扰你们了。”
     “欢迎,我恭候大驾多时了,”加那善则下了楼,跟池非迟和毛利小五郎握了手,又看向开门的女人,“我介绍下,这位是我的秘书。”
     “敝姓德大寺名昌代,”德大寺昌代脸上露出微笑,灯光下,黑色露背开叉的礼服随着鞠身,也少了几分阴郁,多了些性感,“还请多多指教。”
     毛利小五郎顿时忘了刚才被吓到的事,眉开眼笑,“也请你多多关照!”
     加那善则带一群人到了宴会会场。
     池非迟打量了一眼,跟他家老宅比起来,色调明显暖了许多,也更有生活的气息。
     毛利小五郎没忘了工作,提出先在整座宅子里看看。
     “当然没问题,”加那善则立刻道,“德大寺小姐,麻烦你带几位……”
     “不用了,”穿着蓝色欧式长裙的女人进门,举止端庄优雅,“还是由我来介绍吧。”
     “这位就是内人美放,也是加那集团旗下,加那音乐出版社的社长,”加那善则介绍,“这位是真池集团董事长的公子,也是真池集团的顾问。”
     坦白说,池非迟不喜欢这种大家都端着的氛围。
     五岁前的记忆里,家里似乎也是这样。
     他便宜老妈行走的节奏、距离,就像量过一样,那是刻入骨子的习惯,还有那种永远不急不缓的说话语调,哪怕跟他闲聊说笑也是吐字清晰、慢悠悠的调……打断吧,不礼貌,不打断吧,又得耐着性子听完,然后用同样语调给予回复,才是正解。
     相比起来,他还是更习惯池真之介那种‘有事说事、说完别BB’的风格。
     不过,到底是受过几年‘折磨’,他上阵也不虚,或许是见到跟便宜老妈差不多的女人,还有点条件反射。
     池非迟伸手,跟加那美放轻轻握了一下,几乎是一碰即收,以轻缓平静的语调道,“你好,我是池非迟,这位是我的朋友,森田先生。”
     毛利小五郎脸色古怪,这样的池非迟让人很不习惯啊……
     柯南都打了个哆嗦,要是池非迟一直以这种方式跟他们相处,他想想都觉得不自在。
     “池先生,你好,”加那美放也轻声打招呼,“森田先生,你好,欢迎四位来做客,请跟我来好吗?”
     “呃,好……”毛利小五郎干巴巴应了一声。
     加那美放带一群人出门,离开时交代德大寺昌代,“昌代,你就到厨房去准备一下好了。”
     在加那美放带其他人离开后,德大寺昌代走近加那善则,“我看夫人好像挺讨厌我的,会长。”
     “你干嘛……”加那善则皱眉。
     柯南落在最后,悄悄听了一下,才跟上其他人。
     “加奈夫人一直是我最尊崇的女性……”加那美放微笑道。
     池非迟:“……”
     看出来了。
     “不过她一直在国外,我只是去法国的时候有幸见过一次,”加那美放轻声说着,“她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女人,无论是接待客人的时候,还是在工作中。”
     “哪里,您过奖了。”池非迟缓声道。
     毛利小五郎:“……”
     好不自在!
     请把那个冷空气制造者的徒弟还给他!
     “池先生,森田先生,请,”加那美放带着一群人到钢琴房,“这是位于客厅正上方的房间,我将它当做钢琴房。”
     柯南走到铜人像前,打量着,就要伸手去摸那把剑。
     “我说柯南,”毛利小五郎凑近柯南,生气道,“你别乱摸行不行?!”
     柯南吓了一跳。
     加那美放轻笑出声,见毛利小五郎看来,解释道,“没那么容易坏啦,那个虽然说是装饰品,不过材料和打造方式都跟真的别无二致。”
     柯南汗,转头看刚才想摸的剑,“这么说,这把就是真剑了嘛……”
     “没事,”池非迟低声对柯南道,“想摸尽管摸,摸坏了我赔。”
     柯南仰头看池非迟,神色凝重。
     又来了!
     又抽抽了!
     话说,池非迟今晚是不是有点奇怪?
     一会儿好,一会儿恶劣,一会儿像个优雅的贵族……
     “那个……”
     “什么?”池非迟垂眸看着一脸沉重的柯南。
     柯南示意池非迟凑过来,等池非迟蹲下后,凑上前压低声音,“你的人格分裂是不是又发作了?”
     池非迟嘴角突然扬起一丝弧度,笑意没有一丝温度,显得桀骜冷冽,声音压得很低,“只是心情突然不太好。”
     柯南:“……”
     Σ(っ°Д°;)っ
     池非迟居然笑了?笑了!
     还笑得这么恐怖!
     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今晚是不是太古怪了一点?
     咦,等等,池非迟的尖牙是不是比以前长,笑起来就能看到,跟吸血鬼……呸,不能迷信。
     应该是他以前没注意池非迟的尖牙有这么长……
     不等柯南回神,池非迟站直身,脸上又恢复了冷漠。
     是的,心情突然不好,他在找原因。
     排斥童年的经历?不应该啊,虽然五岁前家里悠缓的气氛让人无奈,但也是段快乐时光,比起冷冰冰的家,那时候还有父母陪伴着。
     那么,为什么他会排斥?
     好像就是在加那美放掩口轻笑的时候,他心情突然就不好了,有种想砍人的冲动。
     以前这么笑过的人,不是他老妈,而是……
     记忆深处,有个穿着宫廷长裙、看不清面容的女人也是这么笑着,一手永远放在身前,一手半掩着唇,笑容优雅得体地说话。
     一旁,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也在同样笑着,侧头说话。
     这些人说的是……什么?
     “叮!”
     手指在钢琴上按出一个清脆的音。
     池非迟盯着黑白分明的钢琴键,似乎是很小时候的记忆,他有点模糊,不记得那群人说了什么,只是觉得反感,发自内心的反感。
     “池先生也学过钢琴吗?”加那美放转头问道。
     池非迟顿了一下,收回手指,“小时候学过一点。”
     这么说起来,记忆里,那个地方似乎也有钢琴,是原意识体小时候学钢琴的那段记忆?
     “我们去隔壁看看吧,”加那美放在门口侧身,“隔壁就是我的房间。”
     一群人又去了隔壁房间,毛利小五郎四处打量,被桌上的婚纱照吸引,赞叹道,“真是漂亮的新娘子啊!”
     加那美放解释,“这是我们十年前的今天在国外照的。”
     “好美哦!”毛利兰羡慕地看着。
     池非迟没有吭声,他突然发现心里的反感和排斥消失了,好像反感只是针对那么笑过的那群人。
     加那善则从门外进来,“我们两个念大学时都是音乐的爱好者,我们是交往了一年多,才决定结为夫妻的。”
     “你们还真是一对神仙美眷啊!”毛利小五郎笑着。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加那美方神色突然紧张起来,上前迟疑着接起电话,“哪位?你是谁……你是谁?”
     毛利小五郎想到委托里说起过奇怪的电话,连忙跟加那善则一同赶过去。
     “挂断了。”加那美放放下听筒,扑进加那善则怀里。
     电话再次响起来,毛利小五郎接起电话,刚说了一句‘哪位’,那边就挂断了,只能放下听筒,“像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