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84章 都恶心得想吐了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三天后,安室透总算接到了组织的召唤,离开了宠物医院,还很自觉地去档案室偷了资料,把自己的信息销毁。
     第二天,医院才发现资料失窃,部分人的资料遗失,其中就包括安室透的照片、个人信息。
     相马拓找池非迟汇报时,还有些愤愤不平,“顾问,这个小偷真是太可恶了,一共有六个人的入职资料被盗,信息泄露可能会给他们带来麻烦的,其他五个人还在职,不过安室先生身体不适离职了,我打电话跟他说过,让他务必小心!如果遇到可疑的事或者发现有可疑的人在附近,一定要及时联络警方!另外,我和大山先生商量后,决定给档案被盗的人都补偿三个月的薪水,安室透先生也是一样,虽然他工作没满一个月,但这也是为了弥补我们的过失。”
     池非迟放在键盘上的手顿了一下,面无表情道,“那个小偷确实可恶。”
     来了不到一个月,拿三个月的薪水……!
     相马拓正色点头,“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警方等会儿就会过来调查的!”
     “这些教授决定就行,”池非迟把论文存在U盘里,递给相马拓,“这是毕业论文,从今天开始,我就离职了。”
     相马拓接过U盘,心里还有些感慨,虽然平时也没怎么来往,但隔壁的两个年轻人突然都离开了,还是让人觉得不舍,“办公室我会让人时常过来打扫的,顾问想回来的时候就回来坐坐,至于安室先生那边……”
     “也跟他这么说吧。”池非迟起身收拾桌上的东西。
     朝夕相处相处一阵子,是有些怀念,抛去黑他三个月薪水不谈,安室透这个人确实不错。
     相马拓一直把池非迟送出医院,才回去审查论文,等正式毕业之后,顾问就真的只是顾问了。
     池非迟回家一趟,把电脑之类的东西放好。
     福山志明出国之后,医院也正式通知他可以一个人住了。
     宠物医院的事告一段落。
     真池集团那边在他和老爸的意愿下,顾问的权利基本架空,也不用他去帮什么忙。
     公安那边只是虚职,目前来说,他好像只要安心在组织混好就行了。
     考虑了一下,池非迟还是给那一位发了邮件:【论文完成,审查三天内可以完成】
     回复只有一句话:【等待联系】
     【七月要不要消失?】
     【没有任务,组织不干涉私人行动,如果可以,继续保持七月的活动,从公安部发布赏金的渠道,收集有用情报】
     【OK】
     池非迟收起手机。
     他特地问一句,等的就是这个答复。
     公安部的赏金渠道,不用实名制就能混进去,信息也不是需要高度保密的机密,但始终不是一般人能了解到的。
     除非那一位不自信能控制住他,否则就舍不得让他放弃,蚊子腿再小也是肉,那些信息说不定就有用到的时候。
     最近贝尔摩德好像还忙着隐藏他的信息,他应该还能空闲一阵子,说不定还可以混两个赏金。
     七月好久没出现,大概很多人都以为七月已经死了吧。
     池非迟一边回想着最近有没有值钱的通缉犯,一边开车去毛利侦探事务所,接毛利小五郎去加那善则家。
     毛利兰和柯南自然也要跟去。
     池非迟早有准备,递去两个袋子,“换衣服。”
     “衣服?”毛利兰疑惑接过。
     “今晚有宴会,”池非迟解释,“加那家是复古欧式装潢,宴会主调应该也是。”
     毛利兰看看毛利小五郎一身白西服,再看看池非迟一身黑色燕尾服,很正式,顿时反应过来,“谢、谢谢!”
     “没事,”池非迟坐到沙发上等,“省得柯南一直穿校服。”
     毛利兰顿时歉疚,觉得有点亏待柯南,转头道,“柯南,去换衣服吧,改天我带你去买衣服。”
     “不用啦,我有别的衣服。”柯南连忙道,自己变小只是暂时的,买那么多衣服干嘛。
     “是啊,还在长身体的小鬼头,买太多衣服,过两年就穿不上了……”毛利小五郎道。
     “不行不行,”毛利兰看了一下袋子里的衣服,把柯南那一套递过去,“总之回来我就带柯南去买!”
     半个小时后,一群人出发,开的是池非迟的车。
     毛利小五郎开着车,琢磨着,以后要出远门干脆叫上池非迟,还能省一笔租车费。
     虽然他这个老师开车,徒弟坐在一旁,总觉得怪怪的,但能省一笔就多一笔赌马的资金。
     要是押中了,就是翻倍的赚……
     这边,毛利小五郎脑补着发财大计,嘿嘿笑了一声。
     后座,柯南穿着白色小西服,不时瞥一眼旁边换了白粉色欧式长裙的毛利兰,脸红,连毛利小五郎的怪笑都无视了。
     池非迟:“……”
     这一家子,正常的好像就只有毛利兰了……
     不过,毛利小五郎开车走神就算了,能不能开稳一点,他早上吃饭喝了波本酒,车一直晃,胃突然有点不舒服了……
     毛利兰坐在后座,拿着一张纸,陶醉念着上面的文字,“虽然你狠心离我而去,但我仍无法忘情于你,我会永远永远默默守候着你,感觉到你的声音,我就觉得无限欢愉……”
     毛利小五郎回神,车子开得晃了一下,“你念的是什么啊?”
     池非迟脸色白了,晃得晕,难受。
     “这是天马先生他所做的歌词啦,”毛利兰晃着纸张解释,“名字就叫红色炽爱梦幻曲!”
     柯南接过纸,继续念道,“我愿每天送你一支真心的花朵,红玫瑰,金盏花,山梗花,艳红的大理花,与我为你所做的爱之曲……”
     池非迟思绪飘了一下,是他污了还是这歌词污了?
     “你将永远属于我所有……”柯南念着,自己打了个激灵。
     这种恶心巴拉的歌,有什么好的?
     毛利小五郎都被腻得手一抖,方向盘一偏,车子一晃。
     池非迟脸又白了点,“老师,能不能停下车,我胃不舒服。”
     柯南一愣,喂喂,不是吧……
     虽然歌词是有点腻得恶心,他知道池非迟肯定不喜欢,但也不至于恶心到想吐吧?
     毛利小五郎连忙一脚刹车刹停,车又是一晃。
     池非迟一阵无语,开窗透气,缓着胃里的不适。
     “你看看你们念的什么歌词……”毛利小五郎嘀咕。
     毛利兰呆,“抱、抱歉。”
     池非迟缓了一下,觉得舒服了不少,“没事,是我上午喝了酒。”
     “不过你小子也真是的……”毛利小五郎拍了拍池非迟的肩膀,一副过来人的语气道,“不能喝就少喝点嘛,一个人喝酒还逞什么强啊!话说,你不会是失恋了吧?”
     “没有,如果毛利老师开车能稳一点,”池非迟转回头看毛利小五郎,语气如常,“我是没问题的。”
     毛利小五郎:“……”
     又降温了……
     感觉池非迟眼里好像有杀气啊……
     是错觉吗,就算是错觉,也还是好冷……
     请问作为师父,多久能免疫徒弟释放的冷空气……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师父在线等,挺急的……
     车子再次上路,毛利小五郎再次恢复严肃脸,进入正经的成功人士模式,“好了,歌词就别念了,我这次可是去工作的,等会儿就说我们是非迟的朋友森田一家,你们别忘了。”
     “我知道了!”毛利兰笑着缓和了气氛。
     “可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就是大名鼎鼎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毛利小五郎正色道。
     柯南从后座伸头,笑眯眯道,“反正也看不出来,不用担心!”
     在毛利小五郎伸拳重击之前,池非迟已经先一步把柯南的头推了回去,“老师别介意,小孩子不会说话。”
     毛利小五郎锤了个空,不过听池非迟说话这么好听,哼了一声,“算了,我不跟这小鬼一般见识。”
     柯南免遭锤头,无语松了口气,又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白色小西服。
     不对啊,怎么感觉池非迟这家伙对他突然好了不少?
     到了加那善则家,已经是傍晚时分。
     天上乌云密布,雷霆闪烁,雨迟迟不下,却也让整栋别墅笼罩在一片阴郁中。
     毛利小五郎一路开车进了大门,开过庭院里宽阔的道路,停在门口。
     毛利兰忍不住感慨,“进了大门还要一直开车到屋门,好像外国的电影啊!”
     “在悬崖上的别墅,风水不太好。”池非迟点评了一句。
     一听柯南要跟来,他就知道今天的案子免不了,一听毛利兰念的歌词,就大概回想起这是哪个事件了,再一看这种单家独栋的别墅,还是在悬崖上,简直就是死神小学生经常发威的地方……
     今天一案绝对没跑了!
     “是这样吗……”毛利兰疑惑看着前方像城堡一样的建筑,她看着倒是很不错。
     “嗯,远离人烟,平时太安静,会很冷清。”池非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原来非迟哥是觉得冷清啊,”毛利兰失笑,“这么说是有一点……”
     毛利小五郎停了车,下车看房屋,“好啦,这么大的房子很不错了,平时也清净,不会被打扰,哪有十全十美的事嘛!”
     柯南见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忙着欣赏房子,一脸沉思,走到池非迟身边,拉了一下池非迟的衣角,“喂,我说……”
     池非迟低头看柯南。
     “你是怎么了啊?”柯南疑惑低声道,“我怎么感觉你突然对我好了不少?”
     池非迟拍了拍柯南的脑袋,“一直很好。”
     站红方,保柯南,以后说不定要去做危险的事,还是多蹭点光环比较好。
     柯南试探问道,“那你看,我那些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