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83章 安室透:感觉被组织抛弃……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最终,小泉红子要了火锅红汤底配方,加上池非迟的毒液,自己回去解决手臂上的东西。
     临走前,还丢下了一句:
     “乌鸦只能有一个。”
     池非迟去了医院,下午有两场手术需要记录。
     安室透依旧保持着老样子,待在办公室做他的助手,演技在线。
     池非迟不由想起小泉红子说的话,不,乌鸦明明有很多个……
     第二天上午,池非迟同样记录了两场手术。
     天气还是冷,猫都窝在家,绝育手术很少,又没了安排。
     办公室里,两条咸鱼吃了午饭。
     安室透发现池非迟一直注意着时间,端了茶上前,“顾问一直注意时间,是跟什么人有约吗?”
     “要去毛利侦探事务所。”
     池非迟放下手机。
     本来是该买块表,不过本身要做见不得光的事,就该尽量减少佩戴容易暴露身份的饰品。
     他藏在衣服下的项链也有暴露身份的风险,不过那是联络非墨的必需品,只能当做例外处理了。
     “原来是这样……”安室透笑眯眯,在把茶杯放在桌上时,低声道,“手续已经处理好了,不过福山医生那边,我们晚了一步,他出国交流学习了,还带着一个曾经见过你和枡山先生一起走出医院的医生,是董事长安排的。”
     池非迟点了点头,最近枡山宪三的事还在风头上,让福山志明出国学习,等风头过去,关注的人少了,再让福山志明回来,他老爸或许是为了压下风声,不过也算是帮福山志明摆脱了组织的注意,“我的那些档案资料,公安有备份吗?我是说过去二十年的信息。”
     安室透愣了一下,他正要和池非迟说这事,“有,从昨天开始,似乎有人在刻意消除你的档案信息,上学时期和你接触比较多的人,今天早上也有一个出了意外。”
     “正常,”池非迟轻声道,“组织是在切断我和公安联系的后路。”
     就像组织觉得他的经历清白,是因为过往二十年都很好调查,而如果过去二十年的经历有大片不可考证的空白,怎么都会让人防备一点。
     组织清理他过往的信息,就是想让他以后哪怕跟公安或FBI接触,也会遭到防备,殊不知他早就跟公安搭上线了。
     行动的人是谁,两个人多少有了猜测——贝尔摩德!
     那一位似乎想模糊池非迟加入组织的时间,让他彻底失去跟各国官方势力合作的可能,组织里目前知道池非迟真实情况的,只有贝尔摩德。
     “小心点,”安室透低声道,“那样你会很吸引火力。”
     “意料之中,”池非迟顿了一下,“贝尔摩德的动作你不管?”
     安室透沉默了一下,“他们应该只会模糊你上学时的信息,不会对你现在有交集的人出手,而你家里以前的佣人已经查无踪迹,真正了解你的人几乎没有,最多清理一两个和你从小到大同班的人。”
     意思就是,不打算管了。
     池非迟也不意外,零的责任是保护国家和大多数民众利益,必要时可以舍弃个人,安室透跟柯南主角团有区别,或者说,卧底都没有多白,赤井秀一也是如此。
     能在组织占有一席之地的人,手里再怎么都不会干净,组织也不会让谁干干净净,无非就是本身站了红方,有个‘为了正义’的名头,还可以说是为了正义把自己放进黑暗、自我牺牲的一群人呢。
     安室透又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对了,顾问要打游戏吗?魔法美少女让我叫上你,小猫也在线,快打军团战了。”
     池非迟看了一下时间,“好,两个小时。”
     一杯茶,一个游戏,两条咸鱼混两个小时。
     池非迟打完军团战,看时间差不多了,起身拿外套,“下班。”
     “是,是~”安室透伸了个懒腰。
     一天混吃等死玩游戏,他总有种被组织抛弃了的错觉。
     池非迟算了一下,他还差5场手术记录,两天内能搞定,之后还要一两天把论文完成,等拿了毕业证,就把医院这边的事放下。
     ……
     半个小时后,毛利侦探事务所。
     “说好的客户,不会是找猫找狗之类的吧,毕竟他在宠物医院工作哎,”毛利小五郎双脚很没形象地搭在办公桌上,仰头靠着椅子,“虽然委托费或许有很多,但有损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威望……”
     柯南在一旁心里呵呵,明明从一大早,某些人就期待着能有一大笔委托费入账好不好……
     “等会儿说清楚,我只是为了给弟子的面子,才会接受这种委托,委托费少了我可不干……”毛利小五郎碎碎念着,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和毛利兰的说话声,光速放下腿,一秒严肃脸,顺便还把衣服上的褶皱全部撸平了,正经得像个光鲜的成功人士,“柯南啊,对于侦探来说呢,不管是什么委托,都要认真对待,这是一个侦探的基本素养。”
     柯南:“……”
     一秒变脸,厉害了……
     “爸爸!”
     “老师。”
     毛利兰带着池非迟和一个男人进门。
     毛利小五郎一脸严肃地点头,“来了啊,请坐。”
     到了沙发上坐下,池非迟介绍,“这位是加那娱乐集团的会长,加那善则先生。”
     毛利小五郎也到了沙发前,坐在两人对面,一听是个大企业,也来了精神,“那么,失踪的是花花、小喵还是豆豆?”
     池非迟:“……”
     这是什么鬼?
     柯南:“……”
     暴露逗比本性也只需要一秒……
     加那善则愣了一下,笑道,“毛利先生真幽默,不是失踪事件,是我们公司这一次打算发行一张杰拉尔—天马的专辑,特别为了签约,邀请圈内人办了一个宴会……”
     毛利小五郎思索,难道不是委托,而是邀请他参加宴会?
     “太棒了!”毛利兰期待道,“天马他这一次终于要到日本来了!”
     “你知道他吗?”毛利小五郎转头问道。
     “当然了,他是现在法国民谣界最受瞩目的日本歌手,很神秘呢,”毛利兰崇敬道,“没人知道他的经历,没错吧?”
     “是啊,没想到你会这么清楚,”加那善则对毛利兰点头,又看向毛利小五郎,正色道,“自从这一场宴会的日期敲定之后,我太太美放的周遭就开始陆续发生奇怪的事。”
     毛利小五郎一听,就知道是关于人的委托,认真了几分,这种大企业的人,对找猫找狗都不会小气,更别说是为了妻子了,“什么奇怪的事?”
     “她经常接到不出声的电话,不然就是有人匿名送花给她,”加那善则从怀里拿出两封信,放到茶几上,“另外,她还收到了这封信……”
     毛利小五郎拿起信,神色凝重地看着,“没有注意到我的爱的人,尽管下地狱吧……这是一封恐吓信啊。”
     “另外一封是昨天刚寄到的。”加那善则道。
     毛利小五郎又看了下一封,“复仇的飨宴马上即将展开,敬请充分享受恐怖的宴会吧……”
     池非迟听着不对劲,“有问题……”
     毛利小五郎和柯南齐齐转头看池非迟。
     “马上和即将是一个意思,”池非迟一脸平静道,“重复了,算是语病。”
     毛利小五郎:“……”
     柯南:“……”
     喂喂,他们还以为池非迟发现了什么关键呢……
     加那善则也汗了一下,不用纠结恐吓信的语病吧,说回正题,“宴会就在三天后举行,不是现在说取消就能取消的,我又担心我太太会有危险……”
     “歹徒有可能是什么人?”毛利小五郎正色问道。
     “这一次的企划完全是秘密进行的,”加那善则道,“知道这次宴会的,除了我们夫妻之外,就只有四个出席宴会的人而已,至于非迟少爷……我是在前天邀请他去宴会才告诉他的,也是希望毛利先生能过去保护我太太的安全,为了不引起歹徒的警惕,到时候还请毛利先生隐瞒侦探的身份,以非迟少爷朋友的身份前往赴宴。”
     “原来如此,到时候我会过去的,”毛利小五郎点了点头,连委托费都没问,笑着答应下来,“之前柯南这小子还说或许是找猫找狗那种事,我还批评过他呢,任何委托都要认真对待才行啊,更何况事关尊夫人的安全,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背锅的柯南:“……”
     “那种小事,我不会介绍来麻烦老师的。”池非迟一脸平静。
     毛利小五郎心里汗了一下,他想说,只要委托费够多,一切可以商量的……
     加那善则倒是被毛利小五郎一番话唬住,当场预先支付了一笔报酬,顺便还给毛利小五郎提供了‘伪装道具’——订了一套价值不菲的西服。
     一直到加那善则离开,柯南还有点怀疑人生,见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送客,凑到池非迟身边,盯着池非迟,“我怎么觉得自从有了你这个徒弟后,毛利叔叔……”
     变得一本正经地狡诈了……
     池非迟抬眼看柯南。
     柯南默默把后面的话咽回去,“变得正经了不少,你有看过西游记吧?就像里面的唐僧跟孙悟空一样。”
     他这也是实话,总觉得池非迟要是爆发,毛利大叔绝对压不住场,这个师父放得很辛苦啊……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你这个比喻,没考虑毛利老师二徒弟的感受。”
     “你想多了,”柯南低声吐槽,“毛利叔叔能有一个徒弟就不错了,你还指望别人像你一样无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