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79章 钉在组织没问题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另外……”安室透纠结了一会儿,总觉得他们的手续不适用池非迟的情况,“等公安委员会的结果吧,当时需要准备什么,他们会说的,对了,你在组织里的代号是……”
     池非迟从桌上购物袋拿出一瓶Raki酒,“要尝尝吗?”
     “好,我只是听说过,还没喝过拉克酒,”安室透失笑,“我没什么事的时候,也会一个人喝酒,想试试能不能从中找出被命名这个代号的原因。”
     “找到了吗?”池非迟去厨房拿杯子。
     安室透想了想,“不确定,或许是口感,或许是历史,或许是别的,不过男性是高度烈酒,女性的度数不会太高。”
     “要加矿泉水吗?”池非迟拿了两个杯子和一瓶矿泉水出来。
     安室透点头,“我怎么都行。”
     “如果是口感,Raki的意思大概是奇特,也可能是提醒我该吃药了,”池非迟神色平静地倒酒,加了矿泉水,将酒水晃成白色,“如果是颜色,代表可以变化。”
     该吃药了?
     安室透一头黑线,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脸色变得有点微妙,“味道确实奇特,不过茴香酒好像都是这个味道,要说是变化,或许是因为顾问会易容术……”
     “如果是放在所有酒里……”池非迟顿了一下,“跟其他酒都搭不上,只跟矿泉水做伴。”
     “单独行动?”安室透思索着,“不太可能,或许是让你保持明面身份的干净,需要的时候再进行变化,Raki是两个颜色的,可以说一个清澈,一个浑浊。”
     池非迟觉得安室透这通分析有道理,“或许是,我提出过换代号,不过那一位没同意。”
     “换……代号?”安室透有点懵,他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说跟BOSS提出换代号的。
     “你自己看。”池非迟用手机登上邮箱,递给安室透。
     邮件保存到昨晚的,从【还有20分钟满三天……】那一封开始,一直到池非迟承认自己是七月,再到代号。
     安室透看着看着,皱起了眉,“有点问题……”
     池非迟喝着酒,等着安室透解释。
     “那一位没告诉你组织的一些规矩,贝尔摩德说了吗?”安室透问道。
     “没说,感觉她就是来玩的,”池非迟顿了一下,“顺便带我。”
     “组织的核心成员,都是酒为代号,”安室透道,“理论上来说,是平级,不过手里的权利不一样,负责的事也不一样,我是负责情报搜查……”
     “这一次对我的调查,你好像一点都不知情。”池非迟道。
     “嗯,完全不知道,”安室透思索着,“组织里也没有风声,我有空去探探组织狙击手的口风……”
     “不用探了,别乱动,”池非迟分析道,“不太可能是你被排除在外,狙击手知道任务是什么,但未必知道为什么这么做,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或许是一个‘狙杀从窗户离开的人’这样的指示,因为我发现,皮斯克好像不知道我是不是组织的人,证据我没有,是相处下来的直觉,知道全盘计划和我是新人的,大概只有贝尔摩德,如果要确认,还是由我去,毕竟是与我有关的,你贸然打探关于我的消息不太好。”
     “那就不用了,”安室透又道,“我继续说,其实每个成员都有固定的活动区域,没有指示不会到处乱跑,那一位和贝尔摩德都没告诉你,对吧?”
     “也就是说,我可以自由活动。”池非迟总结。
     安室透点了点头,低声道,“目前我知道的,可以自由活动只有贝尔摩德,你也可以自由活动,或许是为了让你维持明面上的身份,或许是让你发挥易容术的作用,也或许是准备培养为心腹,也或许都是,毕竟你是那一位亲自联系的,现在的关键是,接下来他会怎么做……”
     “故去之者纵之,纵之者乘之,”池非迟神色如常道,“如果要摧毁一个人,那就去放纵他,天狂必有雨,人狂必有祸,等到他留下把柄的时候,便可顺理成章地控制他。”
     “你还真够冷静的……”安室透有些哭笑不得。
     “这不是有公安配合吗?”池非迟反问。
     “还是不能太过,”安室透斟酌着道,“日本境内还好,国外我们干涉不了太多,如果那一位真的打算培养一个新的心腹,在你风头太盛或者权势太强之前,必须撤出来。”
     池非迟点头,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像是那句话——‘三年之后又三年,再不归队,老大死了我就成老大了’。
     如果在组织里做了太多坏事,风头太盛,他想撤也撤不回来。
     就像琴酒,哪怕琴酒是某国卧底,最后免责条款也没用,那就真的绑死在组织那条黑船上了。
     不过,这也有个期限,至少一年内,他做得再过,也不用太担心。
     至于一年后,组织还能不能存在都是个问题。
     也就是说,他根本不用担心这些,努力获取信任就行了。
     之后,安室透又跟池非迟说了一些卧底的事。
     有的卧底进入某个势力,就是为了巩固另一个卧底的地位,不过安室透在组织时间久、站得稳,池非迟前景好但也是萌新,最好两个都钉稳在组织。
     那么,两个人只需要在必要时情报共享就行了。
     “就算是我出了事,也不要妄动,别被拖下水,”安室透像对待萌新一样,耐心嘱咐,“至少要留一个在组织,目前尽量减少联系,找时间我会离职,拉开距离,以后任何一个出了事……”
     “你在我身边的事,组织肯定查到了,”池非迟打断,“现在你撤了,我们两个都完蛋。”
     安室透愣了一下,随即也明白过来,心里满是寒意。
     他现在撤了,以后任何一个人暴露,另一个人反倒更容易被拖下水,因为这次拉开距离,哪怕理由再全面,也存在一个可能——他们是同伙,之前沟通过,刻意拉开距离。
     那一位谨慎,存在一点问题都会放在心上,任何一点不对劲,都可能影响对他们的信任程度。
     再一个,组织知道他跟池非迟有联系的可能性很大,但彼此保密,两个人都应该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才对。
     要是他突然找个理由离开,就存在两个人私下沟通的可能,或许两个人都会被怀疑。
     “等下去,组织说不定会主动把你调走,”池非迟道,“你这段时间偷懒,在组织的说法应该是你去调查七月吧?”
     “对,最近组织也没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安室透点头,又反驳道,“不过不能说偷懒,我也在工作,下班或者不打游戏的时候还要去调查情报。”
     “那你还真有活力,”池非迟半调侃一句,认真道,“那一位已经知道七月是谁了,关于七月的调查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他知道你在调查,但没有让你撤。”
     安室透点头,组织在观察!
     因为池非迟进入组织之前,他们两个人就有了交集,组织要观察他们的关系到底怎么样、到了什么程度,他们有没有对彼此保守组织的秘密,甚至存不存在同伙的可能。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该处继续处。
     “那没事就走吧,”池非迟直接赶人了,“我刚加入组织,你就跑来我家里待半天,看起来太可疑了,虽然外面好像没人监视,但如果今天我们都不出现在宠物医院的话……”
     “我先走了,”安室透立刻起身,“如果公安委员会那里同意,我们是彼此自愿选择的盟友,你又不愿意让其他公安成员知道身份,那我还要帮你处理相对的手续,还真是摆脱不了你助手的身份了……先走了!两天之后处理好。”
     “注意清理一下你身上的茴香酒味,”池非迟没有起身送,“观察期不会太久,过几天估计组织就会让你撤离宠物医院了,对了,帮我保护一下福山医生,他知道我借住在枡山宪三家,为了隐藏这一点,他说不定会有危险。”
     “交给我吧!”安室透笑了笑,出门离开,总觉得心里踏实了很多。
     池非迟确实是萌新,对卧底的情况只知道个大概,不过脑子好,不出意外,钉在组织没问题。
     两个人在,总比一个人强,哪怕出事不能互相帮忙,哪怕一些情报不能沟通,但只要沟通一下彼此的行动,能发现、分析出很多事。
     等安室透离开后,池非迟又坐了一会儿,喝了两杯酒,看了一下,手机还是没有被监听,给黑羽快斗打了电话,“快斗,要不要过来我家吃火锅?”
     “好,等我下课,十一点半左右到你那边!”黑羽快斗的声音依旧欢脱,不过熟人都能听出带了一丝凝重。
     “别紧张,”池非迟道,“我只是觉得一个人吃饭太无聊,你可以叫上你女朋友。”
     “女、女朋友?”黑羽快斗顿时噎住,“别胡说啊,我、我……哈哈哈……也不算是女朋友啦,就是……”
     这怕不是个傻子?
     池非迟一头黑线,直接挂了电话,放下酒杯,准备去阿笠博士家接非赤。
     这酒喝着喝着,大概是用心品味,味道好像也不是那么难接受,相反,他还尝出了清新的回甘。
     他突然有点怀疑某BOSS就是卖酒的。
     至少破酒厂的核心成员估计没有不喝酒的,而且跟自己有关的酒,喝得还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