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63章 你……想真正的活着吗?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下午七点半,枡山宪三敲门,“池先生,你忙完了吗?”
     池非迟从研究中回神,看了一下时间,“好了,稍等!”
     他体内有自己毒素的抗体,又是一个好消息。
     也就意味着,他不会被自己毒死,还可以制造血清。
     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误伤到不想伤的人,或者自己的毒素会不会被别人用到其他人身上。
     不过血清可以慢慢研制,吃饭不能耽误。
     池非迟把一块解剖好的实验废料丢进小型焚烧炉,确认气体和焚烧残渣没有危害,把不用的废料都丢进去,清理干净,顺便在心里盘点着自己接下来的研究计划。
     今天毒液已经用完了,从明天开始,要研究一下毒液恢复满状态的时间、每天产出毒液量、不同量毒液对生物身体组织的损害程度……
     再加上研制血清,工作量满满。
     如果不是条件限制,他还想知道自己的牙龈里输送毒液的管道是什么、是怎么分布的……
     也难怪有人觉得自己奇怪,担心被抓去解剖研究。
     研究确实有意思。
     吃过晚饭,池非迟回房间,登上游戏。
     安室透弹了私聊窗口。
     零一二:顾问,你今天没来宠物医院,大山先生打电话过来说,最近没什么事需要麻烦顾问,顾问这几天有什么安排吗?
     稻草人:忘了告诉你,我要休息几天,你休假吧,不用去医院那边了。
     安室透:“……”
     哦,他又休假了……
     今晚风见裕也还是不在线,安室透、小泉红子、灰原哀、非墨日常在线,蹲在野外看着一群人打架,身后还有两队两大军团的保镖。
     魔法美少女:唔……他们怎么不打了?
     不是黑:这么大群人盯着,他们好意思打吗?
     乖小猫:是担心两败俱伤之后被我们捡便宜吧。
     零一二:那我告诉他们,我们不是这种人。微笑。对了,顾问来了。
     稻草人:你们这架势……
     乖小猫:怎么了吗?
     稻草人:像极了这个游戏的恶势力。
     乖小猫:……
     零一二:……
     不是黑:恶势力啊……那我们去找人打架吧!
     乖小猫:没有军团跟我们闹矛盾了吧?要找个理由去打人吗?我可以去引一下。
     零一二:小猫,你……今天的想法很危险。
     魔法美少女:找理由欺负人不太好,可以去竞技场,我们去占领竞技场排行榜,怎么样?
     稻草人:可以。
     零一二:统一这个游戏区。
     乖小猫:让其他玩家在恶势力的压迫下颤抖?
     稻草人:这里可以用‘瑟瑟发抖’。
     魔法美少女:瑟瑟发抖+1!
     不是黑:+2
     零一二:+3
     池非迟看得心里好笑,经过昨晚的接触,今晚大家好像都放开了。
     特别是灰原哀,这才有点小姑娘的样子。
     也难怪有人说,网络可以释放真正的自我……
     一群人没浪,先是进竞技场互相比试,熟悉规则和职业PVP的技巧。
     打游戏,大家都是认真的!
     不过,一共有五个人,一对一,总有一个人空出来。
     池非迟正打算上场跟灰原哀打一场,发现放在桌上的手机亮了,发消息让其他四人先玩,拿起手机。
     新邮件:【今天被狙击枪击中身亡的人,你认识吧?】
     看了一下地址,某组织boss。
     池非迟想了想,回复:【你这是什么意思?】
     新邮件:【帮你出了口气,不是吗?】
     池非迟:【你在调查监视我】
     新邮件:【是的,不过,你想知道生命的意义吗?你……想真正的活着吗?】
     池非迟盯着新邮件看了两秒:“……”
     这句话是认真的吗?
     下意识地就想去找‘否’这个选项……
     见池非迟没回复,那边也耐着性子等。
     枡山宪三在自己房间里,听着窃听器那边的动静。
     手机按键音很微弱,不过调大监控声音可以听清楚。
     那个有旋律感的按键音他很熟悉,池非迟在跟那一位联系!
     不过,好像沟通了什么,又停了。
     嗯?不对,又开始了……
     ……
     池非迟给回了邮件:【……】
     一串省略号,代表他看到那句话的态度——不敢回复。
     过了一会儿,新邮件:【今天死的那个人,就是当年伤害你的人,你调查过他们,却又自己放弃了,是因为知道没有证据?还是觉得事情已经过去了?
     在你心里,事情真的过去了吗?
     那个人排挤同学、偷东西,觉得异类都该被孤立、不喜欢的就要毁掉,还私下贩卖违禁药物,可是他依旧有着无数人信任、追捧,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还记得吗,当年你站在被利刃割死的仓鼠面前,那些人都在说什么?他们说,海内君是很温柔的人,不可能做这种事。
     你面对这种情况,什么也做不了,十多年如此,十多年后也是如此。
     你在努力着,用心想融入他们,可为什么他们从未接纳过你?你考虑过答案吗?明明你如此优秀,而你努力变得优秀,又是为了什么?】
     池非迟沉默,他大概猜到了对方的套路。
     调查他,了解他,确认他的情况,再从他心理最薄弱的地方击破。
     没错,他不缺金钱,不缺权势,这些都没法打动他,但精神上,或者说心理漏洞,是他放在明面上的破绽。
     一个让人觉得可以‘一击致命’的破绽!
     这件事确实是一个心结,最大的心结,哪怕他不是原意识体,在这种煽动性的文字下,回想起那时候的一张张面孔,也有一瞬间感觉心头有一股发泄不出来的怨气。
     从原意识体的经历来看,这个人嫉妒心不强,也没什么值得他嫉妒的,抑郁的原因无外乎就是内向、被孤立、内心敏感、喜欢多想。
     对方这么抓着心理破绽丢出一连串的问题,换了原意识体,恐怕就会忍不住去多想,想到思绪混乱。
     可见,对方根本不在乎他抑郁会不会复发。
     不过,他到底不是原意识体,他更冷静,也不在乎那些人认不认可自己。
     现在的情况是,对方想拉他入伙,他也想入伙,不过,他不能让对方知道他想入伙。
     送上门去的都不够香。
     而且,他要是表示自己对长生感兴趣,对方为了吊住他,肯定不会让他轻易得到相关的研究资料。
     他从一开始的打算,就是伪装成‘被动者’,让人觉得优秀又好控制,但又要表现得我怀疑你不安好心、我不信任你、我很难搞定。
     就算打入内部,他也会隐藏好自己真正想得到的东西,找机会假装不经意接触科研那一部分,拿到相关资料就行。
     从目前情况来看,对方明显上钩了。
     原意识体从未想过会有人调查、利用,也没有隐藏自己的矛盾,有谁会从五岁开始,用自己的痛苦和压抑布陷阱钓鱼?
     一个孩子怎么会这么想?又怎么能预知到未来而提前布局?
     任谁也不会想到这具身体换了个灵魂,所以,那一位现在应该很自信,很相信自己的判断是对的,也相信能够攻破他的心理防线。
     嗯……那么,接下来他大概就不用回复了,对方应该马上就会来表示一点认可。
     没等太久,大概也就一分钟,新邮件来了:
     【因为你一开始就错了,你无需融入他们,你不是不清楚,他们的孤立里有多少嫉妒和眼红,他们需要一点你不如他们的事来弥补心理的不平衡,而你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无法融入他们,就只会跟他们越离越远】
     这话有道理,不过有点偷换概念。
     原意识体被孤立,自身的人际处理能力也有问题,比如,不会表达,再比如,过于渴求。
     朋友是平等相待的人,如果一味地迁就、小心翼翼地讨好,不仅不容易交到真的朋友,这种性格的人也容易吸引到人渣。
     池非迟回复:【你到底想说什么?】
     嗯,要表现得隐忍克制,但逃避原本的问题,也给对方暗示——‘我心里不平静了,我还是有点认可你的说法的,但我不想承认’。
     欲迎还拒嘛……
     新邮件:【你也猜到了,我对你家族里的遗传病和你自身的变化感兴趣,来帮我,我也可以帮你。For the wretched of the earth,there is a flame that never dies.Even the darkest night will end and the sun will rise ,we will live again in freedom in the garden of the Lord.
     你可以慢慢考虑,三天后再给我答复。】
     池非迟看了两眼,将手机放回桌上。
     那是《悲惨世界》里的一段话,意思是——
     世界悲惨无数,中间必有火苗长存。黑夜终将结束,太阳终将升起,在上帝的自由花园之中,我们将重获新生。
     没有跟他谈钱权,没有跟他谈什么同伴与爱,但前面一通拳打下来,这话确实很有煽动性。
     ‘新生’这个词太美好了,越是困在茧里的人,越渴望能冲破那层厚厚的茧。
     如果不是他自己确信了目标,如果不是知道这个组织的情况和未来的发展,连他多少都会心中动容、跃跃欲试了吧……
     “新生啊……”
     池非迟低叹,转头,打游戏。
     新生?抱歉,他已经新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