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62章 生活真是太刺激了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遮挡物后,池非迟看着那块裂成蛛网状的地板瓷砖。
     果然是狙击枪!
     狙击距离大概是400米,这种穿透力,应该是7.62mm的子弹……
     出口处,进出的人后知后觉地发出惊叫。
     枡山宪三已经反应过来,抬眼看着池非迟的神色。
     基安蒂他们被发现了!
     高处狙击,瞄准镜的反光容易被人发现,但那只是一个光点而已,一般人恐怕不会注意。
     他们刚才的地方,应该刚刚能看到反光,池非迟能发现并立刻做出反应,不仅是敏锐,还对狙击枪有了解,也足够自信,或者是谨慎。
     因为从池非迟的反应时间来看,压根就没怀疑自己看错了,看到,就立刻找遮挡物。
     而听到‘死人了’的慌乱叫声,池非迟脸色都不带变的……
     池非迟转头,看了枡山宪三一眼。
     这老头虽然一脸惊讶,但持续太久就显得假,没有恐惧说得通,毕竟是组织的人,见过大场面,不过连疑惑都没有就很奇怪了。
     至少他刚才都疑惑过……
     是枡山宪三安排的?冲他来的,为什么?
     如果要杀他,机会很多,不至于现在才动手,没有动机。
     难道是在他面前杀个人吓唬他?
     有毛病吧!
     枡山宪三被瞟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点心虚,就像是被看破了一样,“这……这是死人了?”
     “应该是,”池非迟走出墙后,看了一眼,反光点不在,狙击手应该已经走了,“枡山先生,走吧。”
     “呃,好。”枡山宪三跟了出去。
     百货大楼进出的人很多,发现有人被狙杀,四处慌乱逃窜的人不少。
     而警方要查的也是狙击手在的大楼,不会费神来查百货大楼,毕竟这里的人多而杂,也是受到了生命威胁的人,属于‘受害者’。
     只要狙击手不在,危险解除,其他人离开也没什么关系。
     大门外不远处,年轻男人倒在血泊中,一张脸上还满是恐惧和不甘,瞪大的眼睛直直盯着天空。
     池非迟路过时,看到尸体,意外地觉得眼熟,脚步顿了一下。
     不是刚才擦肩而过的眼熟,而是更早的记忆里……
     大概是小学时候,养的仓鼠死了,学校找到三个有嫌疑的孩子,不过没什么证据,而且说到底死的是仓鼠,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不过对于原意识体来说,照顾了一年多的仓鼠被人弄死了,打击还是很大的,到高中时期都还放不下这事,找侦探偷偷查过那三个同学的情况,想去问清楚,又不知道怎么问,只能作罢。
     唯独记得的是那三个同学长大后的样子,毕竟盯着照片犹豫了很久。
     其中一个人跟死了的年轻男人很像,不,可以说是同一个人……
     枡山宪三见池非迟脚步停顿看尸体的脸,故作不知情,低声问道,“怎么了吗?”
     “没什么,”池非迟继续往停车的方向去,“小学同学。”
     枡山宪三:“……”
     小学同学都还能认出来?
     他还疑惑那一位怎么找个十多年前认识的人做什么测试,原来是池非迟记得……
     坐上车子,一路回去枡山家,池非迟都没说话。
     当着他的面杀这么个人,组织是什么操作?
     恐吓他?还是暗示他,他所有的事都被查得清清楚楚?或者……想看他的反应?
     不懂,迷惑。
     枡山宪三也没吭声,他之前觉得池非迟可能是被怀疑的成员,可能是那一位想吸纳的人,不过现在看了池非迟敏锐的反应,又觉得可能是组织培养出来的小家伙,想检验一下能力。
     那一位什么意思?
     不懂,迷惑。
     ……
     到了枡山宪三家,送货的大货车已经到了。
     枡山宪三很通情达理,腾出了一个房间给池非迟放东西,还让司机、一直待在外面的园丁帮忙搬了一下。
     “池先生还做生物研究?”
     那这到底算是科研人员,还是行动人员?总不能两样都是吧?
     组织也不可能一个人分成两半用啊……
     “不是,个人兴趣。”池非迟没多解释。
     医院有一些仪器,不过他只买了NDA方面的,没有可以研究毒素的。
     放到枡山宪三家里,估计是存在不了多长时间了,不过就是浪费钱,他只研究这段时间,以后未必会用到这些机器。
     等一笼笼小白鼠、青蛙、兔子送进房间,那个一脸憨厚的园丁就送司机出去了,还顺便帮忙关了客厅的门。
     枡山宪三在屋里转,看着那些机器,就像个觉得新奇的老头,“这是……化学成份解析的机器吧?”
     “嗯,枡山先生见识真广。”池非迟已经动手准备了,拎出一只小白鼠,清洗、消毒……
     这毕竟是要下口咬的,他应该不算洁癖吧,不过入口的东西,还是干净点比较好。
     “我在这里不会打扰到你吧?”枡山宪三问道。
     池非迟考虑了一下,虽然老头承受能力好像很强,但还是劝一下,“您最好别在这里。”
     枡山宪三愣了一下,不明白这是不是组织要研究的、他不能知道的秘密,那一位只跟他说调查、监视池非迟,没提到什么研究,还是先发邮件问问吧,“啊,那我就不打扰了。”
     池非迟见枡山宪三出门,看着手里控制住的小白鼠,考虑要不要剃一下毛,最后还是决定直接咬。
     选了背部这个好下口地方,咬,上颌尖牙直接磕了上去。
     枡山宪三本来已经关门了,突然想到要问一下池非迟什么时候忙完,转头就看到池非迟一脸冷漠地咬上小白鼠,心脏都停跳了一拍,脸色一白,默默关上门。
     人老了,心脏有点撑不住。
     这哪是什么研究,这就是个变态吧?
     要是其他情况,他也不觉得可怕,该弄死的就弄死,组织里的人不能弄死就远离。
     但那一位明显是不会弄死池非迟,就算池非迟联络警方,都只是‘控制住’,可见那一位是希望池非迟别死。
     而且,他还得观察,不仅不能阻止,还要放纵池非迟随心所欲地去做,天天跟池非迟待在一个屋檐下,晚上睡觉都得锁好门,就怕惊醒的时候池非迟突然站在床头……
     一想想,他就觉得生活实在是太刺激了!
     枡山宪三迟疑了一下,还是去家用医疗包里翻了一下,找出一盒心脏病的急救药,放了两颗在身上。
     嗯,虽然他没有心脏病,但以防万一,有药备着总比到时候没药好……
     ……
     房间里,池非迟没有理会枡山宪三什么反应。
     尖锐牙齿咬进小白鼠的皮肤,并没有废太大力气,咬进去的时候,他感觉到了毒腺的存在。
     毒腺还是在扁桃体窝附近,导管埋在整个牙龈深处,散布开,链接到毒牙上。
     而就像人可以控制用不用鼻子呼吸,他可以控制毒液流不流出来。
     这是个好消息。
     按下计时器,控制着流出一点毒液,吱吱叫的小白鼠‘吱’了一声,蹬腿不动了。
     池非迟感觉到小白鼠彻底不动了,按下计时器,把尸体放到一边,看了一下时间,“3.37秒,比非赤的毒厉害多了。”
     用机器看了一下牙,牙尖处放大后看,有一个小孔,应该就是毒素注入的管道。
     感觉到毒腺存在、可控制,按理来说,是不用再咬了,不过池非迟想锻炼一下控制力。
     以免以后不小心牙齿磕了别人,把别人弄死就不好了。
     又咬死了几只小白鼠、咬死了几只兔子……青蛙就算了,他下不去口。
     再之后,就是毒素检验,弄明白自己体内的这是属于什么毒素。
     被咬死的一排试验品有时间差,正好方便池非迟观察,不过他观察了一会儿,也不确定这是属于什么毒素。
     至少从试验品的尸体外表特征来看,他没有分辨不出是什么毒素。
     样本解剖,观察,检测,对比……
     没有毒素样本,忙活了半天,池非迟只确定了其中一小部分成分,不过也够了。
     蛋白类和碱类毒素,指向明确,属于动植物身上的东西,没有检验出多环芳烃、三聚氰胺之类的成分。
     再加上解剖观察的结果。
     大概可以推断,他的毒素属于混合毒素,不止一种动植物毒素混杂,但没有人工合成毒素的成分。
     或许多种毒素混合,会产生了新的变化,样本血液、细胞、心脏、肌肉都有受毒素影响,甚至坏死、溃烂。
     一种很‘天然’的混合型剧毒!
     池非迟没有继续解析毒素的成分,突然有点想念非赤。
     他现在都比非赤厉害了,要是非赤知道,也不知道非赤会说什么……
     休息了一会儿,池非迟找了个干净杯子,消毒,把牙齿磕上去,接了一点毒液。
     研究毒素成分就不用了,他始终不是专业的毒素专家,要研究透一种新的混合毒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只要大概知道是什么毒素、会造成什么损伤、毒性有多强就够了。
     不过,研究自己能不能免疫自己的毒素倒是必须的,他可不想哪天自己吃东西不小心咬到舌头,死于自己的毒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