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58章 被乌鸦包围了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灰原哀登上了官网,准备看一下资料,转头看池非迟,“你还不回去睡觉吗?”
     “小哀……”阿笠博士无奈笑,虽然说是考虑池非迟生病又熬夜,但直接赶人是不是……
     “留在这里休息也可以,”灰原哀盯着电脑屏幕,好像很专心,“我学会南瓜饭的做法了,还是很简单的。”
     感冒必备南瓜饭吗?
     “不用,”池非迟拒绝道,“我还要回医院。”
     灰原哀和阿笠博士疑惑转头。
     “青山第四医院。”池非迟补充。
     他最近出入的医院是有点多……
     临出门前,池非迟考虑了一下,还是问道,“小哀,最近是不是做噩梦了?”
     灰原哀眨了眨眼,“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池非迟也没追问下去,“感觉你今天没什么精神。”
     “是昨晚看电视看得太晚了吧……”灰原哀瞥阿笠博士,阻止了阿笠博士说实话。
     “那我先走了。”池非迟上车离开。
     阿笠博士目送车子消失在街角,“小哀啊,你昨晚明明睡得很早,是不是真的做噩梦了?”
     “没有,放心,我今晚就会睡得很晚了。”
     灰原哀暗指打游戏的事,悠然转身回去。
     她确实做了不太好的梦,梦到池非迟被大群乌鸦包围了,她和其他人在外面,怎么也没办法靠近,只能看着漫天扑棱着翅膀的乌鸦、无数飞舞的黑色羽毛,一点点把池非迟的身影淹没……
     不过,大概是她想多了吧。
     也或许是在预示池非迟昨晚掉进海里。
     反正池非迟最近感冒了,又打算宅着打游戏,应该不会遇到什么事,还不如担心池非迟被网瘾淹没。
     “小哀,还是别玩太晚,你还要督促池先生多休息啊……”
     阿笠博士跟了进去,临关门前,不经意看到停在院墙边的乌鸦,也没放在心上。
     平时东京就有不少乌鸦活动,只是冬天天空惨白、草木凋零,才让黑色的乌鸦变得显眼起来。
     院墙角上,乌鸦看了一眼分布周围的同伴,见没什么异常,转过头悠然理着身上的羽毛。
     等会儿换班回家,领粮食,看老婆孩子,悠闲的一天又要过去了~
     ……
     青山第四医院。
     池非迟回到医院,吃了午饭没多久,枡山宪三就到了。
     老头穿着一身很正式的黑色西服,由一个保镖陪着,头发胡须雪白,长相举止斯文有礼,脸上也一直挂着慈祥的笑。
     从外表上看,绝对看不出这是一个跨国犯罪组织的元老。
     福山志明在办公室里,跟枡山宪三说了一下情况,给枡山宪三看了池非迟的诊断报告和复查结果,又让枡山宪三签了字。
     池非迟等在一边,同样的流程他已经看过了,之前看间宫满、森园干雄走流程,他还没什么感觉,现在看来,做他监护人的第一个好处,就是能轻松拿到了有关他病情的第一手资料。
     如果是无关人来了解池非迟的情况,恐怕青山第四医院根本不会随便透漏,无非就是简单说了病症名字,敷衍一句挺好的。
     上次柯南能找到机会卖他,也是因为人是他带来的,摆明了是朋友。
     枡山宪三全程笑眯眯,“福山医生,这些报告我能不能带回去,复印件也可以,上了年纪,记性也不太好了,有些情况我担心自己忘了,而且我认识美国的查尔斯教授,他对这方面很有研究,我想让他也看看。”
     “哦?查尔斯教授?”福山志明有些惊讶,他不介意有其他心理医生接触池非迟,只要别来个门外汉给他添堵就行了,如果是那个有名的心理学教授……
     池非迟似是不经意扫过枡山宪三面前的一摞纸,神色依旧平静冷淡。
     福山志明虽然在跟枡山宪三说话,但视线余角依旧在关注着池非迟。
     作为池非迟的主治医生,他不仅要了解一下临时监护人好不好相处,也得观察一下池非迟对枡山宪三有没有意见、有没有排斥、会不会影响池非迟生活中的心情……
     哪怕池非迟的喜恶看不出来,还是得注意。
     在枡山宪三说到带走资料,他心里就有些迟疑,留意着池非迟的反应。
     因为有的信息他一直对池非迟保密,比如‘或许极度危险’那个判断,这就属于告诉池非迟没用、反而可能造成不良影响的信息。
     池非迟那一眼看似很自然,但还是让福山志明心里警铃大作。
     他不会因为神色自然从容,就忽略池非迟这个心机boy的心思!
     这小子绝对是想偷看报告!
     “恐怕不行,”福山志明对着枡山宪三笑眯着眼,“我并不是反对让查尔斯教授看报告,不过这些信息是池先生的隐私,泄露出来可能会引来一些麻烦,毕竟池先生的身份不一般,还希望枡山先生能够理解,如果查尔斯教授愿意了解池先生的病情,我代医院对他发出邀请,请他到医院来交流、指导。”
     “原来是这样,”枡山宪三也笑眯眯的,“是我考虑不够周到,查尔斯教授那边我会跟他说的。”
     池非迟平静看着两人其乐融融交谈的场景,轻松了解到自己的情况,还想轻松带走报告?不可能的。
     福山志明又看向池非迟,“对了,听说池先生掉进海里还感冒了,没事吧?”
     “还好,这两天我打算休息一下,不去宠物医院了。”池非迟道。
     福山志明笑得欣慰,池非迟心里有数、能自己放缓生活节奏,这是好事啊,“在吃药吗?如果在吃感冒药,那关于精神疾病的药物就停用两天吧,等感冒好了再说。”
     池非迟点了点头,虽然他在外面就没好好吃过药,但不被天天督促吃药也好,省心。
     十多分钟后,池非迟跟着枡山宪三出了医院。
     “福山医生说你还养了宠物蛇?”枡山宪三一副脾气温和的模样,“要带过去吗?”
     “它冬眠了,我委托医院的朋友帮忙照看。”池非迟面不改色道。
     “也好,”枡山宪三又道,“对了,池先生也自己开了车过来吧?既然感冒了,就好好休息,我让司机帮你开。”
     池非迟瞥了枡山宪三,点了点头。
     这老头是担心他跑了吗?
     还是打算全天无死角地监视他?
     到了枡山宪三家里,池非迟在给自己准备的房间里,找到了两个窃听器。
     又在上洗手间的时候,在洗手间里发现了一个窃听器。
     客厅里没去检查,不过估计也会有。
     这么看来,枡山宪三的任务,应该是调查或者监视。
     调查可以理解,无非是了解他的情况,方便那一位下一步的行动,至于监视……
     很可能那一位想给他透漏点什么,或者让他发现点什么,然后观察他的反应,避免他和警方之类的人接触。
     不过可惜,他的感冒是真的有点严重了,这几天也打算宅着打游戏。
     池非迟没有乱动那些窃听器,用纸巾包着小心翼翼地放回原处,又将遮挡物还原,跟枡山宪三说了一声晚饭不用叫他,就回了房间睡觉。
     房间窗帘没有拉上,三只乌鸦停在窗台边,看到池非迟进房间后,其中一只‘嘎’地叫了一声,像是被惊到,扑棱着翅膀飞走。
     枡山家外,一辆车子缓缓停下。
     有着欧洲人面孔的壮硕男人下车,快速扫了周围一眼,跟提水浇花的园丁对视一眼,没有说话,大步进了门。
     书房里,枡山宪三坐在书桌后,摆弄着窃听器的控制台,听到开门的动静,抬头沉声道,“爱尔兰威士忌,你怎么来了?”
     “我是您雇佣的保镖,不是吗?”
     爱尔兰说着,进门后顺手关上了门,走上前,将手里的储存卡放到桌上,低声道,“我进来之前确认过,没有其他人看到我进来。”
     “那就好,你等一下……”枡山宪三拿出手机,把储存卡装上,看了一下里面的照片。
     照片赫然是池非迟各个时期的入学档案,拍得十分清晰,包含着体检情况和饮食信息。
     除此之外,还有小学入学面试文本记录、小学入学行为考试记录、小学活动记录、国中活动记录、学校内外得过的各种奖项、社团活动记录……
     在枡山宪三查看的时候,爱尔兰就静静等在一旁。
     “从小就是个酷男孩啊,也是个问题男孩……”枡山宪三感慨一声,又问道,“那些档案都放回原处了吧?”
     “那是当然,潜入这些学校很简单,我事后还原过档案室,绝对不会被发现有人动过档案,”爱尔兰低声道,“不过有一部分资料时间太久,已经找不到了。”
     “没关系,应该已经够了,”枡山宪三将所有资料打包用邮件发出去,一起发出去的,还有他在青山第四医院记下来的一些事,“好了,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爱尔兰没有急着离开,迟疑道,“您这边需要帮忙吗?最近……”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能让你过来帮忙,”枡山宪三长长松了一口气,脸上也重新露出笑意,“不过那一位会让更合适的人来帮我的。”
     “您保重。”爱尔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枡山宪三拿起窃听器的控制台,接上耳机,戴到一只耳朵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爱尔兰是不该过来的。
     对于爱尔兰来说,这就是个简单的搜查任务,却不知道池非迟住在他这里。
     如果让池非迟发现爱尔兰出入,或许不会有什么事,不过那一位要是知道爱尔兰没有得到指示、就自己偷偷跑过来见他,是会生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