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51章 服部平次:那是我的手套!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甲板上,旗子被火点燃,还在空中飘动。
     在毛利小五郎、鲛崎岛治之后,柯南、服部平次、池非迟,还有矶贝渚和鲸井定雄也陆续赶到。
     “怎么了吗?”海老名稔也赶了上来,“我刚才听到像是烟火一样的声音……”
     “怎么样?”服部平次转头看向池非迟,神色莫名,“非迟哥,你觉得这纯粹是个恶作剧吗?”
     柯南:“……”
     再一次感觉被挤下了友谊的小船,不过话说回来,他也想先问池非迟来着,毕竟池非迟的能力……
     “你眼睛还好吗?”池非迟尽量含蓄地反问,看着前面一群人的大箱子。
     “哈?”服部平次也跟着看过去。
     那个箱子上,用小刀钉了一张万元旧钞,上面还写了字。
     这……
     他还真的没看到!
     柯南心里呵呵,除去能力不谈,问池非迟这家伙绝对是自找打击……
     一旁,鲛崎岛治低声对毛利小五郎感慨,“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个厉害又敏锐的侦探啊,不过也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
     毛利小五郎顿时自豪,正了正神色,“其实呢,他是我的弟子!”
     “就没教他跟人相处吗,真是太不负责任了!”鲛崎岛治几乎同时把话说出口。
     毛利小五郎:“……”
     鲛崎岛治:“……”
     两人一时相对无言,有点尴尬。
     “非迟哥,你这话是不是有点太打击人了?”服部平次倒是没放在心上,走到箱子前,蹲下身,他知道池非迟是什么性格,不过吐槽还是要有的,“什么叫我眼睛还好吗,我只是一时没看到而已……”
     “我已经尽量含蓄了。”池非迟道。
     “如果不含蓄表达,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柯南在一旁幸灾乐祸,“你瞎吗?”
     服部平次:“……”
     那他还要感谢池非迟表达含蓄咯?
     毛利小五郎也汗了一下,见三个人围过去,也走上前,“喂,你们可别乱碰那把刀啊!”
     “拜托,谁会碰那把刀啊,”服部平次盯着那张旧钞,“我们又不是门外汉。”
     鲛崎岛治也凑上前看了看,转头道,“不好意思,谁去拿……”
     池非迟已经默默拿出了一个证物袋。
     鲛崎岛治:“……”
     池非迟见鲛崎岛治盯着自己,又从口袋里翻出一双手套,“这个要吗?”
     鲛崎岛治回神,从自己口袋里翻出手套,“这个我有,塑料袋给我就可以了,谢谢啊……”
     柯南:“……”
     服部平次:“……”
     毛利小五郎:“……”
     突然感觉自己很不专业……
     “我是已经养成习惯了,”鲛崎岛治戴着手套,解释了一句,又看向池非迟,“不过你呢?曾经担任过刑警吗?你那个是警用的证物袋吧?不过看你的年龄也不像啊,你应该才高中毕业不久吧……”
     “我跟做刑警的朋友要的,”池非迟一脸平静地解释,“这次跟服部过来是因为委托,就顺便带了。”
     “上面写了些什么啊?”毛利小五郎凑近了问道。
     鲛崎岛治小心翼翼地把刀和旧钞取下来,放进证物袋里,念道,“海神波塞冬又赋予了我生命,我的影子也将再度复活!”
     “啊……”鲸井定雄一脸惊惶地叫出声。
     “鲸井先生?”毛利小五郎惊讶回头。
     “原来他还活着……我就知道……他一定……一定……”鲸井定雄手脚僵硬地走到扶栏边,转身背靠着,神色惊惧,“还活在世上!”
     轰!
     鲸井定雄背后,火光和浓烟冲天而起。
     池非迟静静看着鲸井定雄表演,面部表情不错,不过走到那边扶栏的举动,是不是有点太刻意了?
     当然了,每个人被吓到的反应不同,其他人也没有多想。
     整艘船立刻乱了起来。
     “怎么回事?”
     “怎么有爆炸?船长!”
     安全铃响了起来,船长的声音也通过扩音器传出,“船尾发生了爆炸,动力机关停止!立刻灭火!”
     “动力机关停止!”
     一群人又跑到船尾,看着被火燃烧着的箱子。
     “是什么着火了?”服部平次辨认着火里的东西。
     池非迟沉默,这一次,他是真的有点怀疑服部眼睛不太好使……
     “是放紧急救生梯的箱子!”柯南盯着大火。
     服部平次也发现了不对劲,“糟了!火里有人!”
     火被熄灭,露出一具被烧焦的尸体。
     “可恶,都被烧焦了!这下根本无从得知死亡时间跟这具焦尸是谁了,”鲛崎岛治上前查看了一下尸体,转头看池非迟,“你……”
     “没有,放尸体的袋子不好借。”池非迟道。
     那么大的东西,就算折起来也占很大地方,谁会随身带着?
     而且戴手套和证物袋就算了,一些侦探也会随身带着,带个放尸体的袋子算怎么回事?
     鲛崎岛治也反应过来,尴尬道,“不好意思,下意识就把你当成我以前的部下了!”
     实在是要证物袋有证物袋、要手套有手套,很容易给人错觉啊!
     “没关系。”池非迟一脸平静地应了一声,戴上自己的手套。
     “就算是有百宝箱,也变不出装尸体的袋子啊。”服部平次吐槽了一句。
     “那个……池哥哥,”柯南仰头看池非迟,突然想到一件事,池非迟出门还真是百宝箱来着,去伊豆记得考虑气温和季节带防蚊水,去跟高木涉查案也会自带手套,“这一次你跟服部哥哥一起来,应该会帮他准备,多带了一双……”
     池非迟翻出一双新手套,“你要吗?”
     柯南果断点头,池非迟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果然会记得帮服部准备手套!
     服部平次一听,抗议道,“喂喂,我说,那应该是……”
     毛利小五郎从池非迟手里接过手套,理直气壮地征用,“你们两个小鬼就安安静静在一边看!”
     服部平次:“……”
     一个个强盗,那是给他准备的!
     柯南又仰头看池非迟。
     “没了,”池非迟解释,“没考虑过会遇到你和毛利老师。”
     就算知道剧情,他也不会带的。
     不然的话,柯南不会觉得他未卜先知,倒是可能会怀疑他在监视毛利侦探事务所,再脑补他有什么目的、怀的什么心思……
     “我说,”鲛崎岛治一头黑线,这群人争什么手套嘛,“就算不看尸体,也请保持安静好吗?”
     “那些小鬼就是咋咋呼呼的,”毛利小五郎戴好手套后戴在尸体面前,“可能是那位失踪的龟田先生吧?或者说,龟田先生其实不是叶才三,叶才三混上船后,躲了起来,然后杀了拿着他印章的龟田先生,再或者,是龟田先生杀了叶才三,再再或者,是其他人……”
     鲛崎岛治:“……”
     这话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手表,”池非迟戴着手套,指着尸体手上的手表,“是蟹江先生的。”
     “嗯?”鲛崎岛治神色顿时凝重起来,“确定吗?”
     “啊,对,我也记得!”海老名稔走上前,盯着手表看了一下,“我之前问蟹江先生时间的时候,注意到他的手表,因为这种金子打造的手表很显眼,这位侦探小哥也是那时候注意到的吧?他好像一直在盯着我们……”
     “这么一说,虽然尸体被烧得无法辨认,”鲛崎岛治看着焦尸,“不过他身上的毛衣,的确是蟹江先生穿的那一件!”
     “我记得裤子也是这条没错!”毛利小五郎也道。
     “什么?”毛利兰喃喃,“蟹江先生怎么会……”
     “不过,还真是好笑,”矶贝渚突然说了一句,见其他人看过来,解释道,“你们看他的姿势,他特地弯起了手臂和上半身,就好像他想要向我们炫耀那只金表。”
     毛利小五郎无语,“你说这个……”
     “这叫做热僵硬现象,”服部平次没有手套,干脆在一旁抢毛利小五郎的话,“尸体遇火的时候,骨骼和肌肉在热力的作用之下,会产生热凝固进而收缩,引发热僵硬现象,手臂弯曲后的肌肉,要比伸展开的肌肉力量大上许多,所以关节部分就全都会呈现弯曲状态,呈现出来的,就是这种有点类似拳击手的样子,也就是说,被火焚烧的尸体都会自然的呈现这个样子。”
     “哦,原来是这样,侦探都很厉害呢。”矶贝渚笑着赞扬了一句。
     “表带不对。”池非迟提醒。
     “是啊,”服部平次走向尸体,在池非迟旁边蹲下,看了一眼毛利小五郎手上的手套,那本来应该是他的手套,给这个大叔简直浪费,“手表的表带已经松了。”
     “这有什么啊?”毛利小五郎看向一旁的铁罐,“那个铁罐当时滚到了尸体附近,我想刚才的爆炸恐怕就是因为里面的汽油外泄,才会起火爆炸的,既然是铁罐引发的爆炸,表带会被炸开松了也是很正常的嘛。”
     “我想也是,”鲛崎岛治认同道,“原本覆盖在箱子上的塑料布应该也是当时被炸开的。”
     “塑胶布?”服部平次重复。
     “对啊,我跟组长之前为了找叶才三到这里来过,那个时候上面盖了块塑胶布,”毛利小五郎指着另一旁的箱子,“就跟那个箱子上的一样。”
     “你们当时有没有调查过箱子里的东西?”服部平次追问。
     “没有,你看那边的箱子就知道了,”毛利小五郎看向另一边的箱子,正色解释,“塑胶布是从外面被人束紧的,我当时觉得不会有人傻到躲在里面,再说啊,蟹江先生绝对不会在那个箱子里面的,我们回休息室的时候,蟹江先生人还在那里,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