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32章 先用一下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咚!咚!”
     “进来。”
     应聘表和员工名单送来得很快。
     相马拓亲自跑了一趟,也就是从隔壁房间过来,“顾问,这是员工名单和最近的应聘登记。”
     “教授不用客气,”池非迟接过文件,“你先坐。”
     员工名单有厚厚一叠,每个人的相片、姓名、家庭住址、联系方式甚至亲属联系方式等信息都有。
     应聘登录就要简单得多,没有照片,只有名字和联系方式。
     池非迟翻看了一下,没有发现可疑的名字,“您的助手还没选择好吗?”
     作为真池集团的顾问,宠物方面的产业刚起步,他关注一下员工情况也不奇怪。
     “医院里的医生不够,不过应聘助手的倒是不少,”相马拓缓声道,“招聘时间到今天截止,我想等时间截止后,再选个有能力的人,目前已经有十多个了,不用急。现在楼下还有三个应聘者,只有一个是来应聘医生的,还是得考虑医生的招聘,我想等外界的医生招聘得差不多,再联系一下以前的学生,当然,我也不会安排学艺不精或者品性差的人任职。”
     “这个您决定就好。”
     池非迟又打电话,让人把楼下的应聘者信息送过来。
     他让相马拓担任院长,就是希望相马拓能够发动一下人脉。
     虽然医生缺口大,但有相马拓在,这个问题迟早能解决。
     五分钟后,一个女护理拿了登记表单上来,放下后离开。
     池非迟看了一下,在新的表单里,果然找到了‘安室透’这个名字,扫了一眼入学信息和就职记录,一眼就能看出全是假的,“平田学长的事解决了吗?”
     “手术事故的宠物主人从三前天开始,每天晚饭之前都会过来,”相马拓有些头疼,“那个女人每次过来情绪都很激动,大声吵着要我们开除平田,让很多看病的宠物都焦躁起来,对医院的经营已经造成影响了。”
     “她过来的具体时间是几点?”池非迟问道。
     相马拓回想了一下,“一般是下午五点半左右。”
     “让人通知所有应聘院长助手的人,下午五点半到医院来,让他们了解一下这件事,”池非迟把表单递给相马拓,“把解决这件事作为任职考核。”
     “这……”相马拓接过表单,犹豫了一下,“需要给他们提供什么帮助吗?比如对方如果要求赔偿,我们可以提供资金……”
     “没有任何帮助,”池非迟看着相马拓,声音平静道,“教授,医疗事故不是我们医院出的,该有的赔偿,那个宠物主人也从平田学长以前就职的医院拿到了,院长助手需要的是一个擅长协调、沟通的人,不是出了事就送钱的人。”
     “我知道了,”相马拓被盯得心里汗了一下,点了点头,起身道,“我这就让人通知他们。”
     池非迟起身送相马拓,“到时候让他们去大厅集合,找人跟他们说一下事情经过,辛苦教授了。”
     “这是我份内的事!”相马拓笑着,等回自己办公室后,松了口气。
     只要池非迟别盯着他,他一点都不辛苦……
     ……
     池非迟关上自己办公室的门,转头就看到非赤在箱子里爬来爬去,爬来爬去。
     “主人,怎么样?那个人真的要到宠物医院来上班吗?”
     “他在应聘院长助手。”
     池非迟走上前,伸手把躁动的非赤按停。
     “他不会是为了接近你、试探你吧?”非赤被按住,没有再爬了,郁闷道,“快斗会易容,也很有本事,他们为什么不盯着快斗?”
     “怪盗和赏金猎人有本质上的区别,怪盗基德只做自己的事、偷自己的宝石,给粉丝表演,属于娱乐行业,娱乐自己,娱乐别人,赏金猎人要接触客户,算是服务行业,”池非迟耐心解释,至少他觉得自己是服务行业的人,“对于其他势力而言,怪盗基德摆明了不和其他势力过多接触,也不会对其他势力造成太多影响,需要抓捕,调教,再考虑是否用于服务,可以慢慢来。”
     非赤:“……”
     这么说好像是这样,不过总觉得怪怪的。
     “而赏金猎人可以用利益雇佣,行动也可能会对社会安定造成破坏,或者对犯罪组织造成打击,各方势力的关注程度自然不一样,”池非迟继续道,“特别是一个暂时没有偏向任何一方的萌新赏金猎人。”
     “再者,怪盗基德早年是盗一老师,各势力未必没有试图接触他,不过他在各个国家都有活动,而我活动区域还在日本。
     比方说,一条鱼,起始就在红色湖泊、蓝色湖泊和白色湖泊活动,那么对于三个湖泊的渔民而言,他们不知道鱼从哪儿来,鱼也不会影响他们的利益,慢慢抓捕就行了。
     而如果一条鱼一开始就活动在红色湖泊,红色湖泊的渔民发现了这条鱼,你觉得渔民会怎么做?”
     “趁着其他渔民没发现,抓住它吃了,或者让它变成自己的鱼养着,就算它去其他湖泊玩,也得是自己的鱼……”非赤若有所思,“那就是说,就算主人被日本公安发现,他们也不会做什么?”
     “对,”池非迟顿了一下,“除非那条鱼破坏湖泊里的环境,威胁到其他鱼的安全,影响到渔民的生计。”
     “那被渔民发现也不是坏事……”非赤自顾自说着,又立刻摇头,“不对不对,鱼本来是自由游动的,变成别人的多难受。”
     “所以鱼不能被网住,”池非迟道,“它跟渔民要变成共存关系。”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最好不要被发现,对吧?”非赤想了想,又急躁起来,尾巴卷来卷去,“不过波本已经来了,日本公安是不是已经掌握了什么线索?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要不把他赶走吧?不行,那样太明显了,最好是找个合适的……”
     “冷静点。”
     池非迟伸出另一只手,按住非赤的尾巴,他都不急,非赤急什么,就非赤这性格,真的是条蛇吗,“不管他什么来意,先用一下。”
     “呃……”非赤仰起头看池非迟,“用一下?让他解决平田医生的事?”
     主人还真是怎么都不想吃亏啊。
     “以他的能力应该能解决。”池非迟坐回办公桌后,看了一下最近的日程安排,给灰原哀打电话。
     “那要是他不应聘了怎么办?”非赤开始担心人跑了,“他要是想在宠物医院调查什么,也可以换种方式……”
     “应该不会,”池非迟想了想,又补充道,“这是挑战书,我讨厌遇到点麻烦就半途而废的人。”
     非赤:“……”
     这什么脑回路?
     人家想放弃,主人讨厌也没用吧?
     等等……鱼也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湖泊生存吧?
     池非迟还真就是这么想的。
     到底偏向于犯罪组织还是官方势力,亦或者我行我素,选择权在于他。
     而人家湖泊里也不止一条鱼,不一定是来网他的,所以没必要急。
     电话接通,传来灰原哀冷清的声音,“喂?”
     池非迟没再继续说,对电话那边的灰原哀道,“小哀,是我,帝丹小学下午五点的园游会,我有时间……一会儿就过去,嗯,会带非赤一起……”
     非赤歪了歪头,让波本去解决麻烦,他们就可以去看孩子们的舞台剧表演了?
     好像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