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97章 非赤:唉,今天运气真好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二天一早,铃木园子为了感谢非赤之前的英雄救美,订了一车活鱼,打电话问过池非迟之后,送到养殖地去了。
     上午,森园菊人出院,池非迟应邀去森园家吃饭,森园菊人又送了非赤十斤鳗鱼。
     森园百合江打算去国外,临走前,又给非赤买了不少小活鱼。
     池非迟送森园百合江去机场,又找了家听说口味不错的法式餐厅,打电话让黑羽快斗出来吃晚饭。
     黑羽快斗到的时候,左手一个箱子右手一个箱子,上面还特地盖了一层黑布挡起来。
     非赤探头出来看了看,又缩了回去,这种装水产品的箱子很眼熟,今天看到好多了,一开始它还挺高兴的,不过鱼收多了,有点索然无味,“不会又是鱼吧?”
     “不会,”池非迟看着菜单,头也没抬,“快斗怕鱼,买了鱼他也不会亲自拿过来。”
     非赤这才有了一点兴趣,藏在池非迟袖子里念叨,“其实我觉得小泥鳅也不错,好久没吃,有点怀念。”
     池非迟:“……”
     是谁当初跟他说一辈子不想吃小泥鳅的?
     “你还真的找了一家三星级餐厅啊?”黑羽快斗坐下后,把两个箱子放到桌上,等点了餐、看周围没人注意这边后,才问道,“非赤来了吗?我给它带了礼物。”
     “餐厅不让带宠物,它躲着。”池非迟解释了一句。
     再就是,昨晚非赤打游戏打到很晚,今天一早又忙着收礼物,估计现在懒得动弹。
     “好了,没人注意这边了,”黑羽快斗笑道,“非赤,赶紧出来。”
     非赤很给面子地露头,懒洋洋吐了吐蛇信子。
     “好久不见,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黑羽快斗笑眯眯说着,自己揭了黑布,露出下面装水产品的玻璃箱,不过箱子里空荡荡的。
     非赤顿时抬头看黑羽快斗,提空箱子来逗它玩?
     池非迟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对着蛇变魔术,黑羽快斗也是够闲的。
     作为怪盗基德,黑羽快斗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私底下在熟人面前就是个小屁孩,这货迟早人格分裂……
     “别急,看好了,”黑羽快斗又把黑布盖了一下,再度拿起来,露出装满泥鳅的玻璃箱,脸上露出恶作剧成功的笑,因为池非迟跟他提过,非赤不喜欢吃小泥鳅,他才特地买了带来,“两箱小泥鳅,感动吗?”
     非赤看到泥鳅,满意地缩回池非迟袖子里,“唉,今天运气真好。”
     池非迟:“……”
     连他都觉得非赤今天气运爆棚,想什么来什么……
     “居然没生气?”黑羽快斗惊讶,转而问池非迟,“它是不是病了?”
     “应该是困了,”池非迟看了看箱子,“非赤昨晚没怎么睡,一大早又开始收礼物,铃木家二小姐就送了一车活鱼,那边现在跟水族馆一样,它最近正好想吃泥鳅。”
     “非赤这么受欢迎啊?”黑羽快斗有些挫败,“不过它也太不坚定了,讨厌泥鳅就应该讨厌到底嘛……”
     “对着它能说半天话,你也不差了。”池非迟直接拆穿,黑羽快斗和非赤绝对是跨越种族的友谊。
     黑羽快斗笑了笑,没有否认,转而低声跟池非迟说起易容叠加的事,“易容叠加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是易容材料的厚度,第二是适合分隔两层易容的隔离层,我找到了一种已经停产的化妆品,用在人脸上绝对是毁容级别的,不过要是作为易容面具的隔离,差不多能达到你想要的效果,我想试试能不能还原成分,调配出各种颜色。”
     “材料厚度我有办法,放弃塑胶填充,用植物熬煮提取,能做出很薄、容易塑形、塑形之后也足够稳定的假脸,”池非迟想了一下,“不过具体的配方和比例还要再尝试。”
     黑羽快斗点头,“那就各自负责一方面,之后再找个时间,看看能不能结合起来!”
     不远处,寺井黄之助靠墙坐着,竖着一份报纸挡在脸前面,假装看报纸,偷偷观察着那边的情况,一脸‘果然如此’的神情。
     关于快斗少爷哥哥的事,他旁敲侧击问过、也直接问过,都被快斗少爷否认了。
     他偷偷去学校问小泉红子,小泉红子居然也改口了,说只是一个玩笑。
     不过他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吗?
     他问过快斗少爷的老师,可以确定,那天快斗少爷出去,确实是承认了对方是他的哥哥!
     而且从快斗少爷带着盗一老爷的笔记出门一段时间,回来之后,就常常跟一个人联系,他不经意听到过两人通话,快斗少爷连易容和偷宝石踩点都会跟对方说,看样子,对方也已经知道了怪盗基德的事。
     让他伤心的是,他已经保证了不会告诉夫人,快斗少爷好像还是信不过他,一直否认就不说了,明明兄弟两人关系这么好,还要瞒着他,偷偷在外见面。
     “唉……”寺井黄之助叹了口气。
     一个服务生走过来,“先生……”
     “我没事。”寺井黄之助一脸唏嘘。
     “不,我是想提醒您,您的报纸拿反了,”服务生微笑道,“这样很容易被人看穿你的伪装。”
     “咳,谢谢。”寺井黄之助尴尬了一下,把报纸翻转过来。
     这里的服务态度这么好的吗?
     “那个……你觉得五号桌的两个客人,会是什么关系?”
     “啊?”服务生没想到寺井黄之助会问这个,疑惑转头看过去。
     五号桌的两个客人,看起来年龄相差不大,估计也就差了两三岁。
     其中一个,看个子和打扮还是个高中生,谈笑间很轻松地靠着椅背,完全是个还有些孩子气的阳光大男孩。
     另一个高出半个头,年龄应该要大上一点,明明也还年轻,却坐得笔直,偶尔说话神色也平静淡定,应该是个冷静沉稳的人。
     “是兄弟吧?”服务生猜测,“大上两三岁,看起来两个人性格差异很大,气氛却很融洽和谐,是兄弟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这种正式的法国料理餐厅,很少有两个男生约在这里吃饭,如果他们是关系要好的朋友,应该会找家气氛热闹轻松一点的店,如果是哥哥比较严肃的兄弟两个,来这里就不奇怪了。”
     “一眼就能看出来啊!”寺井黄之助叹了口气。
     服务生还以为自己猜对了,笑道,“是啊,他们的感情看起来很好。”
     寺井黄之助欣慰点了点头,起身买单离开,既然不愿意告诉他,他也就不打扰了,以后就假装自己不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