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93章 毛利小五郎定力惊人……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半个小时后,就连毛利兰都开始怀疑铃木园子和京极真是不是在森林里迷路了。
     一行人刚考虑要不要去找找,两个人才谈完出来。
     本来说好今天要回东京,不过由于京极真没打算去东京,一群人又多留了一天,给了两人一点约会的时间。
     第二天,池非迟开车拉着一群人回去,最后送柯南和毛利兰回侦探事务所的时候,正好傍晚,被毛利兰留了吃饭。
     “在这里吃饭?”毛利小五郎坐在办公桌后,双腿搭在办公桌上,假装一本正经地看报纸,实则偷偷瞥毛利兰,“大集团的大少爷对食物肯定很挑剔,你们打电话回来的时候,我就去超市买好食材了,小兰你一定要做一顿美味又丰盛的晚饭才行啊!”
     “哎?”毛利兰惊讶自己老爸怎么突然这么靠谱,不过看看毛利小五郎一点不礼貌的架势、又看看毛利小五郎努力掩饰的馋样,顿时半月眼,“我看是爸爸你想吃大餐吧……”
     毛利小五郎干咳一声,将搭在桌上的腿放下来,坐直了身,“怎么能这么说呢,虽然这两天我一个人在家一直吃便当,是有点想换换口味,但我也不是为了我自己才让你去做大餐的,是在我们的生活着想嘛。”
     “为了生活?”毛利兰疑惑。
     “你想想看,池非迟那小子家里有钱,要是有什么事委托我,那委托费肯定少不了,如果有两个侦探让他选择,他肯定会找熟人……”毛利小五郎已经想象着大笔大笔委托费往自己飞来,脸上也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
     毛利兰有些无语,这逻辑……
     “不过叔叔,你以前跟池哥哥也没表现得多亲近吧?”柯南怀疑毛利小五郎还是自己想吃顿好的。
     “你这个小鬼头懂什么?”毛利小五郎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刚才才想到这些的,每次一看到池非迟那张冷冰冰的脸,他就觉得周围气温一降再降,想热情也热情不起来,关键是还养了条宠物蛇,他怕蛇好不好,“作为名侦探,肯定不能太掉价,一定要保持严肃认真的态度,让他明白我很靠得住!”
     “是、是这样吗?”毛利兰眨了眨眼。
     这么一想,好像每次见到池非迟,毛利小五郎都还是很严肃的。
     就算是上次去森园家,跟森园干雄交流也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虽然她觉得这样的想法有点算计朋友,但如果池非迟有事,能委托她老爸总比委托其他人好,熟人总会多照顾一点。
     而且难得有个人能让她老爸注意一下形象,也是件好事。
     不过,大家都是朋友,要是池非迟有委托,她也会盯着自家老爸别乱收钱的……
     “本来我是打算用实力折服他,告诉他以后有委托就尽管来找我,不过遇到他的几次,好像都没有我出场的机会,”毛利小五郎摸着下巴思索,“上次在森园家好不容易有破案的机会,却被那个大阪来的小鬼抢先一步破了案,所以说这种高中生侦探最讨厌了,抢风头之前,好歹也要考虑一下我们这些需要养家的侦探吧……”
     柯南心里呵呵,那是当然了,有池非迟那家伙在,沉睡的小五郎怎么可能还有机会出场?
     以池非迟的能力,也根本不需要委托侦探去做什么,大叔纯粹是想得太美……
     “不过话说回来,他没有跟你们一起过来吗?”毛利小五郎不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也好,等会儿你们就配合我,让他明白我是个靠得住的侦探就行了。”
     “非迟哥他……”毛利兰转头看门口。
     “因为觉得不能空手上门拜访,”池非迟进门,将一个袋子放到桌上,“所以去买点东西。”
     毛利小五郎看着池非迟那全程平静的神色和目光,嘴角微微一抽,果然,气温降了……
     “非迟哥,你太客气了。”毛利兰忙道。
     “水果和酒啊,”毛利小五郎看到酒就想上前看看,不过担心自己过去会觉得更冷,只能按耐下心里的激动,远远看了一眼,“还是价值不菲的好酒呢!”
     毛利兰见毛利小五郎看到酒都保持住形象,心里高兴,笑眯眯道,“你们先聊吧,我去做饭了!”
     池非迟点了点头,觉得毛利小五郎怪怪的。
     他买的这瓶酒虽然不是什么快绝迹的名酒,但也是难得一见的名酒,毛利小五郎居然反应这么平淡?
     仔细想想,毛利小五郎好像对他的态度一直很冷淡,上次在森园家就可见一斑,明明他们是见过的熟人,但毛利小五郎宁愿一直跟森园干雄聊天,也没跟他聊两句的意思。
     是对他有意见?
     还是说大家都错了,其实毛利小五郎没有表面上那么不靠谱,是觉得他是危险份子,心里对他抱有警惕?
     毛利小五郎抬眼,对上池非迟那冷静得让人看不透的目光,又看到溜出池非迟袖子趴在桌上玩的非赤,不自觉地僵了一下,保持神色严肃,坐得笔直:“……”
     他女儿到底是怎么跟这种人成为朋友的?
     不可思议!
     池非迟:“……”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柯南:“……”
     叔叔装得有点过了啊。
     好像冷场了……不,他可以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厨房里,不时传来厨具的响动。
     外面一片寂静,三人静静坐着,脑子里各自活跃,却没有人开口说话,如同三座石雕。
     毛利兰做好菜,端着转身出门,就看到三个人沉默而神色凝重,“菜好了……呃,怎么了吗?”
     “没事……”毛利小五郎心里松了口气,再这么闷下去,他感觉自己快被这越来越沉闷的气氛给压死了,严肃地轻咳一声,“咳……吃饭吧。”
     池非迟点了点头,他观察过,整整四十七分钟,毛利小五郎眼观鼻鼻观心,愣是动都没动一下,这份定力有点惊人……
     被迫定力惊人的毛利小五郎到了饭桌上,直接开了池非迟带来的酒,决定喝杯好酒压压惊,倒到一半,隐约感觉到一股有点凉意的视线,嘴角微微一抽,抬眼看池非迟,“池先生会不会喝酒?要不要一起喝两杯?”
     池非迟点头,“可以。”
     开饭十分钟后……
     “啊哈哈哈哈!果然是好酒!”毛利小五郎哈哈笑着,喝上两杯,连池非迟周身的低气压都无视了,一边喝酒,一边跟池非迟吹嘘自己解决过的案子,“我跟你说啊,那一次……”
     池非迟低头喝酒,听毛利小五郎把同一个案子讲了两遍,趁毛利小五郎又打住喝酒的时候,才直接问道,“毛利先生,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毛利兰一汗,看向自家老爸,难道刚才装得太过,被误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