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91章 柯南有点飘了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认可点头,他没看错人,池非迟这家伙的观察力真的很敏锐,“这两个人都很可疑,但还不知道到底是谁……”
     京极真总觉得好像想说点什么,不过酒意上头,脑子有点卡壳,仔细一想,又想不起来了,“总之,我们明天多注意一下那两个人。”
     “明天你们盯着吧,我就不去了。”池非迟道。
     “为什么?”
     两个人都觉得意外。
     “明天园子跟道协先生去吃饭,我不方便跟过去,我跟他们熟悉,偷偷跟过去也容易被发现,你们去就行了。”池非迟找了个理由。
     既然剧情不算跑偏,京极真的脚不影响战斗力,那他就没必要跟过去吃狗粮。
     “嗯……园子的安全就交给我吧!明天……”京极真想拍桌子表决心,不过手落了个空,转头一看,才发现桌子已经被自己报废了,愣了愣,继续笃定道,“明天我绝对不会让她再遇到危险的!”
     “那我们就先回去休息了。”柯南眼皮一跳,拉着池非迟走人,临走前,还忍不住瞥了一眼断成两截的桌子。
     以后京极真要是再喝酒,还是避一避比较好,不撒酒疯,但力量控制不好,比人家撒酒疯的破坏力还要强……
     等池非迟和柯南离开后,京极真转头看着桌子,认真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他貌似是想说他看到道协正彦之前跟两三个女孩子搭过讪的。
     不过,现在人都走了,明天只有那个小鬼跟着,好像说了也没什么用。
     算了,还是靠自己,明天他就盯着道协正彦!
     ……
     回到房间,柯南换着鞋,好奇问道,“池哥哥,你应该不抽烟吧?为什么会随身带着打火机?”
     “出门在外,常备火源,”池非迟先一步换好鞋,“你的好奇心太强了。”
     “呃……还、还好吧。”柯南想问的话被堵了回来。
     其实,还有池非迟那个钥匙挂饰……
     他好奇池非迟为什么随身带着打火机,就在上楼的时候留意了一下池非迟身上的东西,注意到了那个挂饰。
     上一次在森园家检查随身物品的时候,他就觉得那个钥匙挂饰有点奇怪。
     两根扁平长条,一根细长的圆柱,两个大小不一的三角,整体像是几何图案组成的金属挂饰,但他觉得奇怪的是,挂饰里没有几何挂饰常用的圆状物,总体也太过细长了一点。
     如果把两个三角打开,就是两根大小不一样的扁平长条,一根类似牙签但比牙签短的圆柱,还有两根粗细不一的铁丝。
     就像是开锁工具?
     有这几样,要是技术好,足够打开大部分车锁、门锁。
     不过他不确定挂饰是不是本来就这样,而池非迟是不是看着顺眼随便买了一个……
     再有,池非迟以前身上没有饰品,而今天晚上他发现池非迟戴了项链,链子和挂坠都藏在衣服下,只会偶尔露出一点链子的痕迹,池非迟蹲下来‘玩火酒’的时候他才看到的。
     是自己买的?还是别人送的?
     他就是好奇池非迟这家伙是不是找女朋友了。
     侦探就应该有发掘一切的洞察力和好奇心嘛……
     池非迟想着柯南在京极真面前的表现,觉得最近柯南有点飘了,出声暗示,“柯南,最近你这个人格是不是出现了很久?”
     “啊?”柯南回神,想起之前池非迟怀疑他的时候,他默认了自己人格分裂、有一个人格有着超过一般小孩的心智,挠头笑着给自己打个补丁,“这个……好、好像是,不过放假的时候我经常出来,上学的时候一般是他在主导身体。”
     嗯,这样以后在池非迟忘了换‘小孩人格’,池非迟就不会怀疑了吧?
     池非迟只是提醒一句,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拿了洗漱用品出门洗漱。
     柯南目光幽幽地盯着池非迟的背影,还不是因为池非迟那种不惊讶、不好奇的态度,他在池非迟面前,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推理、交流案情的欲望,经常忘了自己是小孩子……
     “你还不去洗漱吗?”池非迟回头问道。
     柯南瞬间换上笑脸,“池哥哥你先去吧,我等会儿再去!”
     池非迟没再说什么,直接出门。
     柯南等池非迟离开,转头看向放在桌上的药酒,找杯子倒了一点。
     偷偷喝了两口,没反应。
     难道要感冒才有用?
     不过,就算没感冒,也可以先试试吧……
     又喝了两口,没反应。
     要不要再试试?
     再喝……
     柯南成功头晕目眩,晃悠着走向被窝,倒在自己被子上。
     池非迟洗漱回来,进门就闻到浓郁的酒味,看了一下屋里的情况,把一身酒气的柯南放进被窝里,又拿起桌上的瓶子,盯着只剩小半瓶的药酒。
     装小孩子久了,难道性格也会变熊?
     名侦探不会觉得自己喝酒就能变回去吧?
     只是他的药酒被喝了将近一半多,他今晚擦了药酒,明天就不够用了……
     池非迟转头看柯南,沉默了两秒,拿出手机,打开录像,走到柯南被窝旁蹲下,“柯南,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他原本不指望柯南能回答,不过等了两三秒,柯南居然喃喃出声,“兰……”
     “小兰小姐?”池非迟继续引导着,“她大你很多岁,你们不合适。”
     “没有……”柯南又静了半天,含糊不清地嘟囔,“我……变小的……”
     “变小的?什么意思?”
     “嗯……”
     柯南应了一声,沉沉睡去。
     池非迟深叹一口气,保存录像,收起手机。
     酒这种东西,害人不浅。
     ……
     第二天,池非迟没有跟去凑热闹。
     早上起来,继续晨练。
     昨天是浑身最疼的一天,今天醒来就感觉轻松多了,锻炼不能松懈。
     中午,正常吃饭,跟灰原哀一起查资料。
     刚吃了午饭,池非迟就接到毛利兰打来的电话,听毛利兰说事情解决,开车带着灰原哀过去。
     抵达树林边时,警察正好带着道协正彦出来。
     道协正彦肿着大半张脸,不时用戴手铐的手拿纸擦一擦鼻涕,一脸绝望。
     回想起自己这两天的生活,完全充满了悲剧。
     以为自己行凶的照片被拍到,成功接近铃木园子,他心里还有些得意,结果到了晚上,就开始被蛇咬、被人咬。
     咬牙在泥坑里把自己肩膀和腰上擦伤,遮盖身上蛇咬的痕迹,又咬着牙在车子一个人扛蛇毒,一身湿淋淋地瘫了半个小时,还感冒了。
     就算如此,他也没有放弃,第二天顶着感冒和一身伤痛,继续寻找照片和杀人灭口。
     为了躲开一脸冷漠、又会带蛇的池非迟和灰原哀,他还提前暗示铃木园子别带这两个人。
     本来可以让车滑落山崖,把铃木园子连同相机、照片全部解决掉。
     结果那个一直和铃木园子在一起、看起来很温柔的女孩子,居然身手惊人,直接把车窗玻璃打碎,救下了铃木园子。
     好不容易销毁了证据,等他把毛利兰和那个小鬼支开,带着铃木园子单独行动,准备杀人灭口,又突然跳出一个怪物,一脚过来他就失去了意识,醒来就落入了警察的手里。
     为什么会遇到这群人?
     明明他已经很拼了,为什么还会这样?
     昨晚看出这群人诡异,他就应该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