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56章 这个脑洞很优秀!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因为我拿手帕的时候,手帕从口袋里滑落掉到地上了,”片桐枫连忙解释道,“我只是弯腰把手帕捡起来而已!”
     “我当时也只是按规矩上菜啊……”江口幸子也跟着说了一句。
     “目暮警官!”一个警员快步进门,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坐在远处的池非迟,走到目暮十三身边,凑近低声说话。
     一直看热闹的非赤顿时来了精神,“来了来了,总算是来了,他们动作也太慢了!”
     池非迟:“……”
     和宠物一起期待着自己成为犯罪嫌疑人,这种体验还真是难得……
     目暮十三听着听着,神色渐渐凝重,而后朝汇报的警员点了点头,走到池非迟面前,“池老弟,请问在晚餐开始前,你跟菊人先生、重松管家一起谈了些什么事?”
     餐厅里一静,所有人齐齐看向池非迟。
     服部平次和柯南突然想起之前池非迟那句——
     ‘我避嫌。’
     池非迟顶着所有人的视线,神色依旧平静,“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目暮十三神色严肃道,“有佣人说,在你们离开菊人先生的房间来餐厅吃饭后,重松管家让他去收拾菊人先生的房间,当时他看到房间里一地狼藉,摆件都被摔得破碎,如果你们之前有争执,那么你是有犯罪动机的,虽然你当时所坐的位置接触不到被害人,但不说清楚情况对你很不利!”
     “不会的,”森园百合江忙道,“非迟和菊人很谈得来,他们……他们……”
     她突然想到之前确实是池非迟来找重松明男,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池非迟坚持,“我答应过会保密。”
     目暮十三直视池非迟,盯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妥协了,“好吧,不过要是有必要,我们警方也有权利要求你配合调查。”
     池非迟点头,表示没问题。
     目暮十三又看向江口幸子,“江口幸子女士,听说你的女儿在研究所工作,在一年前进行过有关蛇毒的药用研究,是真的吗?”
     “是、是的!”江口幸子承认,又解释道,“不过我和前夫离婚之后,我女儿就一直跟她父亲生活,只是偶尔会打个电话过来,已经很久没有来往了。”
     “我明白了!”毛利小五郎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正色看着池非迟三人,“池先生有杀人动机,却没有动手的机会,江口女士能找到蛇毒,而小枫小姐可以作为掩护或者作为实施者,这其实是合作杀人!他们三个人约定好了,互相帮对方杀掉彼此想杀的人!”
     池非迟:“……”
     服部平次:“……”
     柯南:“……”
     这个脑洞很优秀!
     目暮十三无语看着毛利小五郎,“可是池先生很了解蛇毒,在这之前,也是他判断出蛇毒的注入量有问题,而根据我们从医院那里了解到的情况,蛇毒的注入量确实不像是毒蛇咬人后的注入量,明明可以伪装成毒蛇咬人的意外,他为什么还要留下破绽、让大家怀疑这是人为注入毒素呢?”
     “就是为了利用目暮警官你这样的想法,来洗清自己的嫌疑啊,”毛利小五郎道,“让我们觉得一个了解蛇毒的人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但事实上,这也是计划中给我们误导的一环!”
     池非迟感慨,“毛利先生不去写侦探小说真的可惜了。”
     “池哥哥,侦探小说也不是那么好写的好不好?”柯南立刻替自己老爸的职业说话,“想要写出一部优秀的作品,也需要逻辑性,需要根据已经展露的线索,写出合理的最终答案。”
     池非迟反应过来,这么说确实有点冤枉工藤优作这类人,“抱歉。”
     “喂喂,”毛利小五郎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嫌弃地盯着柯南,“我说你这小鬼懂什么啊?说的就像你会写一样!”
     柯南心里呵呵,抱歉,他不会写,不过他老爸是世界知名的侦探小说家,而且他看过很多侦探小说……
     “爸爸,柯南只是说一下而已啦。”毛利兰维护柯南。
     目暮十三眼看话题越来越偏,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无关案件的事,以后再说!”
     静。
     所有人愣愣看着突然发飙的目暮十三。
     目暮十三吼完后,也有点后悔,好像有不少部下弱弱看自己啊,会不会误解他是个暴躁上司,他明明脾气很好的,“咳,现在还是以解决这个案子为重。”
     “是!”一群警察立刻应声,神色严肃。
     目暮十三:“……”
     “偶尔树立威严形象,有利于管理。”池非迟总结。
     目暮十三:“……”
     别冤枉他,他根本没有那么想!
     池非迟这小子也真是,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瞎说,误导大家对他的看法,他才不是那种心机上司。
     “呃,可是,小枫小姐没有理由想害死自己的未婚夫吧?”高木涉总算说回了正题,“而且他们三个人的随身物品,也没有类似毒蛇毒牙的东西可以作为作案工具……”
     “作案工具确实是个问题,”服部平次低声跟柯南说话,“不过小枫小姐未必没有动机,她和菊人先生之间的气氛有点怪怪的,不太像是快结婚的情侣,反而像是……吵架冷战中的两个人,你也这么觉得吧,工藤?”
     没有回应。
     服部平次抬眼,才发现柯南低头思索着朝池非迟那边走,一阵无语。
     跟他讨论一下掌握的线索不好吗?
     非得跑去找池非迟……
     不过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找池非迟问问也好,池非迟比他们早到一天多时间,说不定知道什么线索。
     柯南上前,走到池非迟身旁,拉了拉池非迟的衣角,一脸木然地轻声问道,“喂,凶手是江口女士,对吧?”
     “嗯。”池非迟确认。
     服部平次:“……”
     这两个人都知道凶手是谁了?
     速度是不是快了一点?假的吧!
     “凶手特地选择蛇毒,是为了把嫌疑推到你身上,你先是跟菊人先生、重松管家起了冲突,又让蛇去咬人,这样一来就很合理了。你那时候说你避嫌,就是因为发现凶手的意图,那么,对方应该知道你和重松管家、菊人先生起冲突的事,小枫小姐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不可能知道这件事,那就只剩下江口女士了,”柯南分析着,不过一点也不开心,毕竟他不是从线索里推理出凶手的,而是从池非迟的态度看出来的,“你什么时候知道江口女士是凶手的?”
     “在出事的一瞬间,我留意了周围人的表情,”池非迟道,“其他人当时脸上虽然惊讶,但也有疑惑和迷茫,而江口女士却露出了惊讶神情。”
     “只是因为这个?”柯南有些失望,他还以为池非迟掌握了什么线索呢。
     当时那种情况下,池非迟还去观察别人的神情,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就算知道她是凶手也没用啊,还不知道作案工具,更别说证据,”服部平次侧头偷偷观察着桌子上的东西,“要想制造被蛇咬伤的假象,首先需要蛇牙一样前端尖锐、后端渐宽的圆锥物,之后还需要类似注射器一样的东西把毒素注入进去,而江口女士的随身物品只有放在围裙口袋里的手机、手帕,应该还有什么被她藏到别的地方了,不过类似蛇牙的东西想买到也不容易吧,我能想到的只有笔、钢签……”
     池非迟问服部平次,“你知道几种蛋糕裱花嘴?”
     “蛋糕裱花嘴?问这个干嘛?这个我不太了解,我老妈平时也不经常做奶油……”服部平次顿住,脸色瞬间变得凝重,“难道有类似蛇牙的蛋糕裱花嘴吗?”
     “我见过最全的蛋糕裱花嘴,一共有108个,森园家厨房里就有不少蛋糕裱花嘴,虽然很多裱花嘴尾端比较宽,但也有细长且尖锐的,”池非迟提醒着,“另外,做奶油蛋糕还可以用裱花袋。”
     “原来如此!”柯南顿时明白过来,摸着下巴整理头绪,“那么,犯案顺利应该是,先准备两个细长的裱花嘴,再把裱花袋尖端封好、装进蛇毒、留空气系紧,然后在尖端套上裱花嘴,东西可以藏在围裙里带进餐厅,趁我们不注意,把裱花嘴固定在餐车一角,并将裱花袋尖端的封口打开,在路过重松管家身边时,让裱花嘴刺进去,再用脚压迫裱花袋,就可以把蛇毒顺着伤口注入进去。”
     “要做到这一切,只需要很短的时间,也不用在路过重松管家身边时弯腰或者蹲下,”服部平次紧接着道,“之后继续推动餐车,路过重松管家,为菊人先生上菜的时候,弯腰拿餐车下层的食物,趁机收回裱花嘴和裱花袋,再顺便借着探身子端菜上桌时的遮挡,隔开坐在菊人先生右侧的小枫小姐的视线,用放在身侧的左手将裱花嘴刺进菊人先生的腰侧,同样压迫裱花袋,将蛇毒注入……”
     “因为警方会着重搜查注射器或者圆锥物,所以很容易忽略偏平的东西,”柯南看向餐车,“再之后,只要把裱花袋塞进裱花嘴里,踩扁后,卡在同样金属的餐车上,不注意的话很难被发现,餐车下层的围边里、轮子附近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