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55章 非赤:是我想多了!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尖吻蝮,又称百步蛇、五步蛇,一种剧毒蛇,分布范围多在中国和越南北部,棕黑色,纹路和非赤相似,”池非迟看着服部平次,“你的猜测没错,这是人为注入毒素后伪装成被蛇咬伤,不过凶手显然不够了解,虽然叫五步蛇是取五步即死的意思,但这是夸张的说法,毒发时间没有那么快,凶手把量注入多了,至于获取蛇毒的途径……应该没人专门去买这种蛇毒,比买氰化物麻烦得多,我能想到的获取途径就是生物研究所。”
     毛利小五郎:“……”
     还真能回答上来啊……
     救护车和警方很快赶到。
     森园菊人和重松明男被担架抬出去时,门外已经汇聚了不少记者。
     “森园先生,听说您的儿子和管家都出事了,这是真的吗?”
     “请问令公子明天的婚礼会不会取消?”
     “听说令公子的公司有贿赂的嫌疑,您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跟这次的事情有关吗?”
     “请问这次的事情是人为还是意外?是不是有人故意针对森园家呢?”
     闪光灯亮成一片,目暮十三好不容易才带着警察挤进门,将门关上,松了口气。
     “我是警视厅的目暮,具体的情况我已经听说了,”目暮十三朝森园干雄打过招呼,半月眼看向毛利小五郎,“就是听这个走到哪儿都会有事件发生的瘟神说的……”
     “怎么可以说我是瘟神呢?真难听,”毛利小五郎干笑着,“应该说是事件在召唤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池非迟站在餐厅门口,听到这么一句,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在现场四处转的柯南。
     确实不是瘟神,应该说是死神,而且也不是毛利小五郎,而是某个小学生。
     本来森园菊人和重松明男之间的误会解除,也达成共识取消婚礼,不会有事了才对,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他想答谢森园家这两天的热情款待,结果把原本的凶手和被害人一起送医院去了,还惹了一身麻烦……
     真是让人心情复杂……
     目暮十三走来后,也看到了站在餐厅门口的池非迟,“哦,池老弟,你也在啊!”
     “目暮警官。”池非迟点头。
     “你最近出现在案发现场的次数也有点多啊,虽然比不上某个瘟神,”目暮十三瞥了毛利小五郎一眼,低声道,“不过还是小心一点,别被传染到……”
     仔细想想,他最近已经在案发现场碰到池非迟好几次了,虽然出勤率不如毛利小五郎,但上次电影院事件,毛利小五郎可不在,还有一开始认识池非迟的魔术爱好者事件,毛利小五郎也只是送女儿过去,倒是池非迟一直在。
     每次一出事带队过来,总是遇到熟面孔,让他心情很复杂。
     以前的工藤新一,现在的毛利小五郎,要是再加上个池非迟……
     他都想试着把这几个家伙控制住,看看能不能降低东京的犯罪率了。
     “目暮警官……”高木涉汗着低声提醒,他们可是公职人员,怎么能迷信?
     “咳,”目暮十三干咳一声,一边往餐厅里走,一边忽略掉刚才的话题,正色问池非迟,“那么,现在情况怎么样?”
     高木涉也拿出了记事本,准备记录。
     上次他私底下问过目暮十三有关于池非迟的事,魔术爱好者事件之后,警方调查过池非迟的情况,已经确认过池非迟是否具有法律能力。
     青山第四医院给出的判断是,目前池非迟的情况,在法律上可以具备限定责任能力、行为能力。
     因为有妄想症状,不具备诉讼能力。
     至于作证能力,则要看池非迟是否出现幻听、幻视症状,服刑能力也要看情况而定。
     换了其他人,不用考虑太多,请到一边休息就行了,不过池非迟的推理、判断能力都不错,接触下来看,也没有异样,还算是靠谱……
     池非迟:“了解情况还是去找毛利先生和服部吧。”
     准备记录的高木涉:“……”
     就是懒这一点让人无奈……
     目暮十三也无语转头盯着池非迟,年轻人怎么能这么没干劲?
     “这一次的事件,我有牵扯。”池非迟解释。
     “哦?”目暮十三有些意外,不过不了解情况,也没办法多说,点了点头,选择去问服部平次。
     “目暮警官,其实你可以问我的……”毛利小五郎嘟囔着跟了上去。
     警方忙着勘察现场、检查所有人的随身物品,柯南和服部平次也在四处查看情况。
     池非迟的随身物品只有一个手机、一串钥匙、一个几何图案的钥匙挂饰,外加一条非赤……
     接受检查后,就带着非赤坐到一旁。
     “主人,我是不是闯祸了啊?”非赤看着警方忙忙碌碌,沮丧道,“要是我没跟rebeca乱跑,说不定犯人就不会用蛇毒,不会制造被蛇咬的假象,也就不会给你惹麻烦,没给你惹麻烦,你就不用坐在这儿干看着……”
     “不是你的原因。”池非迟低声道。
     非赤持续沮丧,“主人,你就别安慰我了……”
     “应该是我之前搞了点事,让对方觉得机会来了。”池非迟把自己的猜测说完。
     非赤将信将疑,难道它只是一不小心被牵扯进去了?
     池非迟继续道,“再说,要是她看到你和rebeca打架才想害人,根本来不及准备蛇毒和模拟毒蛇蛇牙的道具,所以不管你闹不闹腾,她都是要做的。”
     “也对,不过人类还真是复杂,蛇又没惹到她……”非赤委屈低下头,又很快扬起头,“她?主人你知道谁是凶手了?”
     池非迟看向正接受警方盘问的女佣,“江口幸子。”
     非赤转头看着那个四十多岁的富态女佣,有些难以置信,“咦?她跟森园菊人有仇还是跟重松明男有仇?”
     “动机我不清楚,”池非迟视线转向停在墙边的餐车上,“只知道作案手法和证据。”
     “哦,原来主人只知道……”非赤一顿,无语看池非迟,“那应该可以跟警方说了吧?有证据不是就能定罪了吗?”
     “等我成为嫌疑人再说,”池非迟低声道,“非赤,你没见过我父亲,不过大概能猜到他是什么样的人,事业对他而言很重要……”
     非赤默默听着,已经脑补了一系列的原因。
     它听过主人跟父亲打电话,关系很冷淡,不过主人还是在意家人的吧?
     主人是因为觉得父亲一直忙着事业,忽略了自己,所以才想变成嫌疑人?想让父亲担心一下?
     原来主人还有这么多愁善感又孩子气的一面,现在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可惜它不怎么会安慰人……
     真是好为难蛇啊。
     “要是真池集团的继承人成为了犯罪嫌疑人,对真池集团会有影响,他会生气的,”池非迟继续道,“不需要他做什么违法的事,只要让真凶判得重一点、不会被减轻刑罚或保释,那么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目、目的?”非赤懵。
     这个……好像跟它想得有点不太一样?
     “我之前很生气,”池非迟这么说着,声音和神色却依旧平静,“她不该把矛头指向你,或许在她眼里你只是动物,但在我眼里不一样,陷害你的那份罪责我会给她算上,只是我自己去走关系很麻烦,对于我父亲而言却只需要表露一个意向,那么,我只要确保我父亲有这个意向就够了。”
     非赤愣愣看着池非迟,虽然这个原因让蛇感动,但它之前好像是白纠结了。
     主人哪里是想要老爹关怀,在暗暗算计自家老爹倒是真的……
     “不过也要把握好度,这个国度继承人的地位很高,一旦传出去,精神病、犯罪嫌疑人被人联系起来,舆论压力太大,对真池集团也会有很大影响,那时候可能他就不止生真凶的气,还会生我的气,觉得我给他惹麻烦,”池非迟自顾自地分析着,“所以,最好是我被列为嫌疑人,但又很快洗清嫌疑,让他有点火,但又不至于达到愤怒的程度。”
     非赤的心态突然变得咸鱼。
     有这么个主人,还想什么?还担心什么?
     看热闹就对了!
     警方不怎么放心,还是在周围搜查了一遍有没有毒蛇,不过最终一无所获。
     “目暮警官,再找毒蛇也是浪费时间,因为毒蛇根本就不存在,”服部平次提醒,“毒液注入的剂量有很大的问题,明显是人为!”
     “可是,如果想注入毒素,就需要用类似毒蛇毒牙的东西,刺进人体并把毒素注入进去,”目暮十三提出疑问,“当时森园菊人先生坐在餐桌旁边,在他右手边的片桐枫小姐、还有上菜的女佣江口幸子女士都能避开其他人的视线做到,但重松先生进了餐厅后,就一直单独站在后方,伤口又是在小腿上,如果有人走到他面前蹲下并用东西刺他,那么他应该会发现不对劲并说出来才对,而且坐在桌子对面的你们应该也会看到吧?”
     “凶手不一定是走过去蹲下刺他,”服部平次看向餐车,“当时重松先生站在菊人先生左后方,也就是干雄老爷右手侧,在上菜的时候,餐车从干雄老爷那里开始,一路推行、上菜,要是把注射毒素的工具安装在餐车下角,路过的时候碰到,重松先生感觉到一点疼痛感,也只会以为是餐车撞到了,碍于干雄老爷在其他人说话,突然出声打断或者去蹲下撩起裤脚看小腿都不太礼貌,所以就忍了下来,等他发现疼痛剧烈的时候已经晚了,想要在餐车上动手脚,负责上那一边的菜的江口幸子女士就能做到。”
     “还有,趁着餐车过来的时候,片桐枫小姐也能弯腰假装捡东西,从桌下这一边探过手去刺到重松管家的吧?”柯南补充道。
     毛利小五郎顿时看向片桐枫,怀疑审视着,“我记得在上菜的时候,小枫小姐确实弯腰去看桌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