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54章 有毛病的只有池非迟一个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可、可是它们身上还有伤啊!”远山和叶连忙提醒着,也顺便把脚抬起来一点。
     “没关系,它们只是在玩闹而已,”森园百合江笑着看向池非迟,“对吧?”
     池非迟点了点头,表示两只宠物确实是在闹着玩,不过这样也没法吃饭了,“非赤,要玩就出去玩。”
     非赤立刻往外去,rebeca也跟着一路闹着往外跑。
     “喵呜!”
     “嗷呜喵!”
     外间,渐渐远离的猫叫声依旧瘆人。
     餐桌上,池非迟一脸平静,森园一家也从容淡定。
     森园干雄对毛利小五郎笑着,“不好意思,家里的宠物有点调皮,毛利先生,我们继续吧。”
     “呃……”毛利小五郎之前还觉得森园干雄笑得亲切,现在怎么看都有点诡异,“刚才说到哪儿了?”
     服部平次低声跟柯南说话,“喂,工藤,你觉不觉得……怪怪的?”
     “嗯!”柯南点头。
     两只宠物打架的阵仗不小,还都有伤在身,作为主人,就这么若无其事地忽视真的没问题吗?
     池非迟就算了,一直是这种平静冷淡的性格,但这一家人居然还能从容谈笑,好像也不太正常的样子。
     池非迟这家伙借住的都是些什么人家啊……
     森园干雄跟毛利小五郎聊了两句,转头看重松明男,“重松啊……”
     “老爷……”重松明男视线不自觉地往自己脚下看,神色隐忍而痛苦,而后突然摔倒在地。
     “呃……”坐在餐桌旁的森园菊人也同样神色痛苦地歪倒向一旁,将椅子也带倒在地。
     “啊——!”
     站在森园菊人身后的女佣惊叫。
     服部平次和柯南回神,同时站起身,分别跑向森园菊人和重松明男。
     池非迟扫了一眼,把所有人的反应记在心里,快步越过森园百合江、片桐枫,走到森园菊人身边。
     “其他人站在原地,不许走动!”毛利小五郎神色凝重地喊了一声,又对毛利兰道,“小兰,快点打电话叫救护车,还有报警!”
     服部平次快步跑过来,发现池非迟已经蹲在两人身边检查情况,直接问道,“情况怎么样?”
     池非迟眼里带上一丝阴鸷,又很快消散,“有意思。”
     柯南隐隐感觉有异样,转头看去时,发现池非迟的神色、目光只有平静,跟以往没什么两样。
     “怎么了?”服部平次疑惑走上前,看清情况后,不由愣了一下。
     森园菊人衣服下摆被拉了起来,腰部侧后方赫然有两个带着血的平行小孔,小孔周围的皮肤肿胀、透着紫黑色,人暂时没有昏迷,不过浑身打颤,一副喘不过气来的模样。
     而另一边的重松明男裤脚被拉起来,小腿上也有着两个同样的小孔,已经昏迷了过去,手脚肌肉还不时抽一下。
     这种形状的伤,几乎第一时间就让人想起蛇的毒牙!
     “不,不对……”
     服部平次冷静下来,仔细看了一下两人身上的伤,突然一笑,“确实有意思,非赤是不是得罪这里的什么人了啊?”
     “谁知道。”池非迟不置可否,这也是真正让他恼火的事——
     对方居然把矛头指向非赤!
     “对了,你有没有带抗蛇毒血清?”服部平次又连忙问道。
     “伤口迅速肿胀、发硬、流血不止,皮肤呈紫黑色,”池非迟恼火归恼火,大脑还保持着冷静,低头检查着两人的情况,声音平静地不带一丝情绪,“伤者战栗,体温升高,心动加快,呼吸困难,不能站立,是血液循环毒素,我带的是抗海蛇毒血清,针对的是细胞毒素,对血液循环毒素没用,另外,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毒素已经随着血液扩散开,割开伤口放血这种方法不要用,联系医院,让他们过来的时候带上抗蛇毒血清。”
     “小兰姐姐,让医生过来的时候带上抗蛇毒血清,针对血液循环毒素的!”柯南转头喊了一声。
     报警、叫救护车专员毛利兰立刻点头,对电话那边转述。
     “抗蛇毒血清?”毛利小五郎控制住场面后,走来看了情况,看池非迟的目光顿时不对劲起来,“我说,该不会是刚才你的宠物咬到人了吧?”
     非赤被餐厅的尖叫惊动过来,游动着进门,“咬人?我没咬人啊……”
     一路上,所有人默默退到一边让开路。
     池非迟上前,拎起非赤抱好,“毒蛇和无毒蛇的牙痕不一样。”
     毛利小五郎:“???”
     服部平次见毛利小五郎一脸懵逼,对池非迟这说话方式也是无奈了,他们能懂,但也要考虑一下其他人能不能懂吧,干脆接过解说的任务,“毒蛇有两颗链接着毒腺的尖长毒牙,咬出的牙痕会有两个很深的小洞,而无毒蛇只有锯齿状的牙齿,只能咬出留下排列齐整的细小牙痕,菊人先生和重松叔身上的牙痕是毒蛇才能留下的痕迹,虽然池先生说非赤有微量毒素,但我上次在大阪照顾过非赤一段时间,从它的牙齿来看,是属于无毒蛇,根本不可能留下这种牙痕!”
     “是、是吗?”毛利小五郎想看看非赤确认一下,一转头,就看到一张面无表情的人脸和一张面无表情的蛇脸,连目光都是一样平静冰冷,尴尬轻咳一声,“咳……那就是说,这里还有另外一条毒蛇溜进来了?”
     “啊?”
     “不会吧?”
     餐厅里的人脸色大变,纷纷低头看脚下。
     “可是啊,叔叔,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柯南用小孩好奇懵懂语气,暗戳戳提醒着,“重松管家被咬到小腿还可以理解,但是菊人哥哥被咬的可是腰部,还是靠椅子后背的地方,蛇会专门去咬人的腰吗?直接咬脚踝一类探头就能咬到的地方,好像更有可能吧?”
     “而且从进餐厅开始,小枫小姐就坐在菊人少爷身边,正好是留下牙痕那一侧,”服部平次看片桐枫的目光带上一丝审视,“为什么蛇不咬其他人,不咬就坐在旁边的小枫小姐,偏偏咬了菊人先生?”
     “这个……”毛利小五郎摸着下巴想了想,“难道他们在进餐厅前就被蛇咬了?”
     服部平次没有说话,他觉得由池非迟来推翻这个说法比较好,不过等了一会儿,没人开口,转头一看,池非迟已经带着非赤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上,“……”
     池非迟见服部平次看来,平静解释了一句,“我避嫌。”
     喂喂……
     柯南都无语了,池非迟这家伙是觉得自己会成为嫌疑人?
     服部平次一头黑线,不过还是考虑了一下,“你刚才碰他们两个人之前,不会提前拍照留证吧?”
     “留了。”池非迟拿出手机,翻开相册,举起来展示了一下,让服部平次能够看到没碰两人之前留的照片。
     服部平次点点头,他就说嘛,池非迟不会连这点都忘了,上前看了一下照片,干脆由自己来提出疑问,“当时伤口好像才刚肿胀起来,菊人先生和重松管家却很快有窒息昏迷的反应,会不会太快了一点?你能不能判断出这是什么蛇毒?”
     毛利小五郎低声嘀咕,“虽然池先生学的是动物医学,但你还真以为他是动物百科……”
     “尖吻蝮,95%的可能,”池非迟道,“尖吻蝮的毒素是以蛋白质构成的溶血毒素,具有强烈的出血性,受害者会出现伤口疼痛及出血的即时现象,继而会肿大、起泡、组织坏疽以及溃疡,随后感到晕眩及心跳加速。”
     毛利小五郎:“……”
     柯南见毛利小五郎懵了,心里呵呵干笑,蹲在两个伤者身边确认情况,“伤口一直在出血,虽然出血量不大,但一直没有凝血、止血的迹象,池哥哥是根据这个判断的吧?”
     “这样的话,确实不能用放血急救这种方法,不过就这么看着吗?”服部平次皱眉问池非迟,“能不能用压迫法包扎一下?”
     “压迫包扎无法止血,还可能引起全身广泛出血,”池非迟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冷静点,急救人员带着血清赶来的话,死不了,最多就是有部分组织坏死。”
     服部平次一头黑线,什么叫‘最多就是有部分组织坏死’?
     还冷静点,没看森园干雄和森园百合江脸都白了吗?
     不过也可以确定这一家没毛病可,有毛病只有池非迟一个……
     “那这种蛇毒的发作时间呢?”柯南视线不由自主地在池非迟手机上停了一瞬,紧跟着问道,“还有,这种蛇毒能从什么途径得到?服部哥哥应该是想问这个吧?”
     服部平次这才想起还有事要确认,也看向池非迟。
     “喂喂……”毛利小五郎无语,就算池非迟对毒蛇有了解,问蛇毒发作时间可以理解,但问蛇毒能从哪儿得到这种问题,是不是有点过了?
     “因为日本没有尖吻蝮,获取这种蛇毒的途径肯定不多。”服部平次解释了一句,要不是这样,他们也不至于要向池非迟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