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48章 兽医有这么神奇吗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池非迟等森园百合江松手后,才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面包,刚才森园百合江拉着他就跑,都没来得及把面包放下……
     森园百合江转头,眼里惊慌失措之余,还带着一丝茫然,“现、现在怎么办?”
     后方,晚一步跟上来的森园干雄也只能看向池非迟,看着这吓人的架势,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冷静点,它们只是闹着玩,不然早有死伤了,打不到现在,”池非迟伸手挡了一下飞过来的两片落叶,想了想,又把面包从没咬过的那一边掰了一半下来,递给森园百合江,平静问道,“要吃吗?”
     森园百合江接过面包,抬头看着池非迟,很想问一句这哪里像闹着玩的,“可、可是它们会受伤的吧?”
     “我是学动物医学的,”池非迟看向乱战圈,“等它们打累了我去处理。”
     非赤他能拦,不过他不知道那只红眼乌鸦会不会听它的。
     而且那只猫灵性不高,估计听不懂他的话。
     其实三方里,只有那只猫是真的在打。
     至于非赤和那只红眼乌鸦,虽然沟通不了,但很默契,他出门听到的就是……
     非赤:“来啊!红眼睛,看谁能打到最后!”
     猫:“嗷呜喵!”
     红眼乌鸦:“上!都给我上!这次打得太痛快了!”
     猫:“喵呜喵呜!”
     再一看,非赤和红眼乌鸦明显在控制着损伤和局势,就更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这两货纯粹就是闲的!
     森园百合江觉得池非迟说的有道理,现在一群动物打得那么凶,也没办法拦,吃了口面包缓了一下,神色渐渐缓和,“人的外伤药可以用吗?我让人去准备。”
     “先拿来我看看,多拿点纱布,”池非迟又对站在场间的樱庭祐司道,“樱庭先生,先过来吧,小心被误伤,他们有毛有鳞片扛得住,你可未必。”
     樱庭祐司这才回神,走了回来,神色还有些懵,“非迟少爷,谢谢,我……老爷,大小姐,我……”
     “人没事就好,”森园干雄看樱庭祐司一副失神的模样,也没责备,“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它们为什么打起来了?”
     森园百合江交代人去拿医疗箱后,吃了口面包,好奇地听着。
     “我带rebeca到院子里吃食物,rebeca路上一直在冲非赤咆哮,非赤倒是很乖,一直乖乖跟着我,”樱庭祐司还有点懵,不过他还是认定非赤是很乖的,“我一开始也怕它们打起来,把rebeca放远了一点,回头想把非赤也带远一点,结果转头的功夫,非赤就蹿上去了,再看过去,之前停在树上的乌鸦、rebeca、非赤就已经打起来了……”
     池非迟吃了口面包,看着战局。
     他不知道猫和乌鸦是怎么回事,不过非赤突然‘想去院子看看’,绝对没安好心……
     而且从上次打游戏之后,非赤就发现用尾巴的好处,抽东西是越来越熟练了。
     看那甩到树干上的痕迹,力道还很惊人,比一般赤练蛇的力道大得多。
     “可能是rebeca一直挑衅,让非赤不高兴了吧,算了,动物的事情说不清,谁知道它们怎么想的,”森园干雄宽慰樱庭祐司,“你也别太自责了。”
     樱庭祐司点了点头。
     森园百合江看到非赤一尾巴抽开猫后,一口把一只乌鸦的头吞下去,又像人吐东西一样甩到一边……
     果然是闹着玩?
     那就不用担心了,吃面包。
     这一场架打得时间有点久。
     十分钟后,一群佣人仰头把脖子都仰酸了,觉得一直在这儿看着不太好,又去忙活各自的事。
     池非迟和森园百合江站在门口,一人一半面包,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一边讨论。
     “非迟,你说它们怎么会打起来?”
     “闲得无聊。”
     “唔……那它们会打多久啊?”
     “我也不知道。”
     “也对哦,光啃面包好像有点干,你要不要果汁,我去拿?”
     “咳,”森园干雄忍不住咳了一声,这两人好歹有面包吃,他可是饿肚子站在这儿看了半天了,转头看向一个佣人,吩咐道,“让人把餐桌和食物搬出来,今晚我们就在外面吃。”
     森园百合江点了点头,还是自家老爸聪明,她怎么就没想到直接把餐桌搬出来?
     二十多分钟后,天色已经暗沉沉一片。
     一群动物依旧在蹿来蹿去,不时蹿到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只能听到树叶哗啦啦一阵响,绿叶又被摧残了一片,纷纷扬扬地飘落。
     三个人一边吃饭一边看。
     池非迟留意了非赤后,又观察了猫和乌鸦。
     那只猫大概是明白了其他两种生物是在跟它玩,虽然叫得很大声,但打得没那么凶,还不时跳到一边先休息一下,压根不遮掩自己体力不足的事。
     非赤和一群乌鸦也没有趁机偷袭,猫累了就放到一边,它们继续打。
     而从一群乌鸦进退有据的阵型变化来看,红眼乌鸦对其他乌鸦的掌控度很高,指挥能力也很不错……
     “它们要玩到什么啊?”森园百合江无语地喝了口果汁。
     她刚才还看到rebeca忘了亮指甲、轻飘飘拍了一下非赤,结果还喵呜喵呜的一副凶样。
     这群动物还真是很努力在演他们啊……
     让她感觉之前的担忧、慌乱,简直是在浪费表情!
     “一开始打得太凶,体力都有些跟不上,差不多也累了,我去看看,”池非迟起身,打开放在一旁五个的医疗箱,把能用的药和纱布翻出来装在一个箱里,走上前蹲下,把箱子打开,“别闹了,来治伤。”
     非赤第一时间停手,也不管其他两种生物能不能听懂,滑下树,“好了好了,停手,今天就打到这儿,我主人叫我了……”
     “停了停了,”红眼乌鸦也指挥着其他乌鸦收手,“跟我来,我们去找目标治伤!排好队,不要乱,伤重的去前面!”
     目标?池非迟看了红眼乌鸦一眼,没有追问。
     “喵?”猫没听懂池非迟的话,不过看这群陪自己闹了半天的小伙伴停了,也跟着跑下树。
     那边,森园百合江看着池非迟叫了一声之后,蛇、猫、一群乌鸦都没再继续打,排着队下树往池非迟那里去,忍不住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眼花。
     兽医有这么神奇吗……
     非赤最先凑上前,悄悄瞥了池非迟一眼,发现完全看不出池非迟有没有生气,乖乖躺好,让池非迟清理着伤,如实道,“主人,那个大小姐弹我脑门,我就是想欺负一下她的猫,不过我盯了一路,刚冲上去都要动手了,红眼睛居然抢先我一步,我不高兴啊,很不高兴!然后……就打起来了,你不会生气吧?”
     “你玩得高兴就好,”池非迟把被纱布裹成白蛇的非赤放到一边,“好了,下一个。”
     红眼乌鸦早落到一旁,悄悄摸摸盯着池非迟,听到这话,立刻道,“二十一号过去!”
     一只伤得比较重的乌鸦之后,是小猫rebeca……
     rebeca一看小伙伴都这样,也没闹腾,接受包扎时,还蹭了蹭池非迟,喵了一声。
     剩下的还是乌鸦……
     一群动物前面打得确实凶,难免有不知轻重的时候,都见了血,而且累得不轻,就连鸦多势众的乌鸦都累了,rebeca完全是歇会儿打会儿,非赤就是纯粹在硬扛。
     池非迟帮忙处理伤势的时候,没包扎的排队等着包扎,包扎好的就一动不动瘫在一边休息。
     红眼乌鸦手下爪牙多,自己倒是没怎么受伤,就是掉了不少毛,自己理了理羽毛之后,侧头看池非迟,“池先生?”
     “怎么了?”池非迟垂眸专心给一只乌鸦的伤口消毒。
     “您家里缺只勤劳聪明的乌鸦吗?”红眼乌鸦略显含蓄地问。
     池非迟很直接,“缺。”
     红眼乌鸦又问道,“那一群怎么样?”
     池非迟头也没抬道,“可以。”
     红眼乌鸦低头看着地上的影子,这跟它想的有点不一样啊,本来以为至少要解释一下的,池非迟答应得这么干脆,让鸦有点憋得慌,“你就不问问为什么?”
     “好吧,为什么?”池非迟很配合地问了一句,包扎好一只乌鸦,又换了下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