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46章 又找了一个问题人家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感觉裤子口袋被碰了一下,警觉转头看去,就看到自己放在裤兜里的侦探臂章被乌鸦叼了出来,下意识地伸手去抢。
     乌鸦一个蛇皮走位躲开,像是嘲笑一样‘嘎’地叫了一声,扇翅膀飞走。
     “讨厌!快走开啊!”元太还在挥着手驱赶,却突然发现侦探臂章被乌鸦啄下来了,“啊?我的侦探臂章!”
     乌鸦叼着徽章,被刚才的驱赶惹得有些不高兴,飞起来的时候还在元太头上踩了一下,同样扬长而去。
     “等等!把我的侦探臂章还给我!”元太双手摸着头上被踩到的地方,就要跟着追上去。
     光彦连忙拉住元太,“好啦,元太,现在已经追不上了,柯南的侦探臂章也被抢走了,改天让阿笠博士再帮你们做一个吧!”
     元太气呼呼往前挣着,“不行,我要把我的臂章拿回来!”
     柯南看着闹腾的两人,虽然被抢了侦探臂章还是有些郁闷,但还是劝道,“我说,就是侦探臂章被抢了而已……”
     灰原哀抬头看向乌鸦飞走的方向,“被一群黑色的家伙抢了侦探臂章,这可不是个好预兆。”
     “喂,灰原,你……”
     柯南刚无语转头看灰原哀,就被元太一把拉住。
     “柯南,你也想拿回自己的臂章对不对!”
     “元太,我们要先去看步美!”光彦拼命拉着元太往后拽,“你说是不是啊柯南?”
     “不行!我们是少年侦探团,一定要让强盗们知道抢东西的后果!”
     柯南被拉过来拉过去,想向灰原哀求助,却发现灰原哀还在看着乌鸦飞走的方向走神,神情渐渐变得麻木。
     心好累,突然不想再说话……
     ……
     去青山第四医院的路上,一群乌鸦又远远跟了上来。
     间宫满没有注意到,腾出右手,把一份文件递给池非迟,“池先生,医院打来的电话我都敷衍过去了,你先看看,别等会儿说漏嘴了。”
     “谢谢。”池非迟接过文件。
     “不客气。”间宫满笑着,终于要完完全全地结束了,开心!
     池非迟翻看了一下文件。
     上面记录了青山第四医院打电话的时间,还有双方大概聊了些什么。
     打电话给间宫满的多是福山志明,而间宫满编的理由多种多样,比如——
     他最近在画画……让他听电话啊?现在他还在画画,不方便打扰他……情况很好,没什么异常,是的,您明天再打过来吧……
     他在跟着园丁在整理花草,暂时不方便听电话,真是不好意思……是,日常活动很丰富……
     我们要去城堡附近的森林野餐,他已经跟着佣人先走了,真是没想到,他还会做菜呢……
     他去塔上看日出了,是啊,我们这儿环境是很好……
     除了他在古堡的时候,碰巧接过两次电话,跟福山志明沟通过,间宫满找的其他理由,都避开了让他听电话这一点。
     构造出十分美好健康的生活,还不带重复的,而且都记录下来,是个人才!
     池非迟看着看着,突然听到间宫满噗嗤乐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沉默。
     不,或许是……一直没被发现的天才?
     到了青山第四医院,福山志明接到消息后,早早就等在门口,等车子停下时,主动迎上前,笑得跟弥勒佛似的,“池先生,欢迎回来!”
     池非迟:“……”
     他一点都不想要这个欢迎!
     “间宫先生,好久不见,”福山志明跟间宫满打了招呼,又对池非迟道,“具体的情况真之介先生已经说过了,来接你的人应该也快到了,对了,池先生,请问明天周几?”
     非赤躲在池非迟衣袖下大喊,“主人,周六!周六!”
     池非迟本来不想妥协,不过被福山志明笑眯眯地盯着,还是屈服了,“周六。”
     福山志明笑着点了点头,“看来池先生最近恢复得很好,说不定很快就可以痊愈了,走吧,进去坐。”
     一路穿过大厅,走廊上,池非迟突然听到一个惊慌的女声。
     “池先生,福山医生,小心!”
     池非迟立刻转头,循着声音看过去,只看到一只在花坛边蹦哒的鸟:“……”
     这只贱鸟怎么又跑回来了?!
     那只鸟被池非迟盯得发毛,“嗨?”
     还嗨?
     池非迟感觉到身边来自福山志明的凝视,脸色有点黑。
     鸟心虚飞到院子里大树上,高高站着,感觉心里安稳了不少,“别这么小气,开个玩笑嘛!”
     “池先生?”福山志明观察着池非迟的神色变化和反应,“是不是又听到那只鸟说话了?”
     间宫满看了看站在树上的鸟,他很想举报一波——‘池非迟不仅会听到鸟说话,他还养了一条蛇,整天跟蛇说话,住在一起很考验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为了其他人的心理健康,请不要把他放出去了!’
     不过,考虑到自己撒了那么多谎,废了那么多脑细胞,心累了那么久,不想在最后关头节外生枝,还是硬生生忍下举报的冲动。
     算了,反正咱是解脱了,祝下一位好运!
     “没有,”池非迟回过头,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我只是觉得那只鸟要倒霉。”
     福山志明观察了一下池非迟的神色就放弃了,好吧,还是那个他熟悉的、难缠的池先生,“池先生,难道您觉得自己有预知能力?”
     池非迟又转头看向那棵大树,“不是预知……”
     院墙旁,一大群乌鸦呼啦啦冲进来,直飞大树。
     红眼乌鸦很有气势地喊道,“我威武的手下们,清场!”
     “哇……哇……”
     “嘎——!”
     一群乌鸦冲向站在树上懵逼的鸟,扑棱着翅膀直接把没反应过来的鸟掀到一边。
     而且,乌鸦这种生物,还喜欢揪动物的毛,猫、狗、狮子、老虎、野狼、秃鹰……只要有机会,就没它不敢啄的,驱赶着驱赶着,总有乌鸦忍不住来一口。
     “住口!”
     “别扯我尾巴!”
     那只鸟冲出乌鸦包围圈,抖落一地羽毛,快速溜到另一边屋顶上。
     池非迟看得神清气爽,转头对福山志明平静道,“只是欺鸟霸狗的乌鸦来了。”
     福山志明看着停了一树的乌鸦,一阵无语,没有再追问下去,带两人去办公室坐着闲聊。
     十多分钟后,福山志明接了个电话,带着一个中年男人回来。
     男人穿着一身棕色西装,个子高大,发际线也高,露出一个代表着智慧的大脑门,五官端正,络腮胡子和头发都打理得整整齐齐,哪怕笑着,气场也比间宫满强出一筹,“非迟,好多年不见了,还记得我吗?”
     池非迟在记忆里找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五官、胡子差不多,不过发际线可没这么高,“干雄叔叔?”
     “哈哈哈,没想到你还记得啊,从你两三岁之后,我们可就没再见过了,”男人坐到椅子上,看向间宫满,“这位先生……”
     接下来,少不了互相自我介绍、客套,福山志明又确认了一些情况。
     男人也是池非迟便宜老爸的远亲,早年跟池非迟的父母有些来往。
     池非迟记忆里的模糊印象,就是男人带着家人来他家里做客时留下的。
     不过因为真池集团近年一直在往国外发展,两家来往也就慢慢少了,只是偶尔会在一些商业聚会上碰面。
     男人在登记册上签字时,池非迟看了一眼:森园干雄。
     间宫满告辞离开没一会儿,森园干雄也跟池非迟出了医院,上了停在医院门口的车。
     司机开车,森园干雄坐在后座陪池非迟聊天,“你父亲也快回来了,等参加我儿子菊人的婚礼后,应该会顺便接你回去。”
     池非迟回想着,森园菊人?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在结婚前夕密室事件里,杀了自家管家的凶手。
     结合森园家的家境,重名的可能性很低。
     也就是说,便宜老爸又给他找了一个问题人家?
     森园干雄也不在意池非迟没回应,“那年去你家做客的时候,菊人病了留在家,你们没见过,不过百合江跟着我们一起去了,你还记得百合江吗?”
     池非迟回想起一个比步美大一点的萝莉,点了点头。
     森园干雄顿时笑了起来,“哈哈哈,百合江要是知道你还记得她,一定会很开心的!她和菊人只差了两岁,小时候经常闹起来,谁看谁都不顺眼,到大了一些关系才变得好了起来,那时候百合江去了你家,倒是很喜欢照顾那个时候还小的你,后来还念叨了好久,说是想要个像你那么听话的弟弟呢!”
     先去池非迟住处收拾两套衣服,又去森园家,车子一路开,后面天上一群乌鸦一路追。
     森园干雄是个很会聊天的人,哪怕面对池非迟这种时不时应几句的性格,也一路没冷场,很自然地说着一些往事,又谈最近的商业局势、说家里的情况。
     池非迟听了一路,也没觉得无聊。
     森园家还是城堡样式的建筑,不过没有间宫家那么偏僻,甚至离杯户町都不算远,是片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池非迟下了车,回头看了一眼,那群乌鸦果然又跟了过来,在附近的树上一一找地方落下。
     其实这个地方环境很不错,附近的人少,出行也不是很麻烦。
     可惜,他还是住不了多久。
     先不说森园菊人杀人之后,这一家还有没有心情照顾其他人,就算阻止了森园菊人,等森园菊人举行了婚礼,人家新婚燕尔的,他一个外人天天晃来晃去不是个事儿。
     要是森园菊人没举行婚礼,放自己未婚妻去找幸福,估计这一家人心情也不会好。
     而且他便宜老爸似乎只是想把他放在这儿过渡一下,近期就会回来……
     池非迟正走神,突然听到后方有快速接近的脚步声,往旁边一躲。
     一道红裙身影从池非迟身侧闪出,扑了个空,站稳后,端庄的面容带上一丝恼怒,“池非迟!”
     池非迟认出了对方,平静点了点头,“百合**。”
     森园百合江一秒破功,噗嗤笑出声,脸上的气恼之色消散一空,“完全没有吓到你嘛,拜托你配合一点好不好?不过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啊,不会是我老爸已经告诉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