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47章 樱庭祐司:这条蛇很乖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我可不知道你会偷偷躲在大门外,是非迟自己认出你来的,他路上就说还记得你呢,”森园干雄接过司机递来的拐杖,笑着走来,见池非迟疑惑看着他,解释道,“四年前内人车祸去世,那时候我也在车上,脚上受了点伤,今天已经走了一会儿了,回家就让自己舒服一点吧。”
     池非迟点了点头,难怪之前森园干雄会直接让司机把车子停在医院正门口,“抱歉,还麻烦您去接我。”
     “没关系,只是不太灵活,没那么严重。”森园干雄笑着宽慰。
     森园百合江突然转身,给了池非迟一个拥抱,得意笑着,“欢迎成功!”
     池非迟愣了一下,提醒道,“我带了宠物。”
     “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喜欢臭着一张脸啊,”森园百合江埋怨着松开手,又左右看看,“你的宠物呢?在哪儿?”
     非赤从池非迟领口钻出来,吐着蛇信子嘚瑟,“刚才她的脖子离我只有一点点的距离,肯定能吓到她,也不想想,我主人是谁都能抱的吗?”
     池非迟:“……”
     有这么个宠物,请问他还有希望脱单吗?
     森园百合江愣了一下,慢慢伸手,弹了一下非赤的脑门,有些惊讶,“原来是真的蛇啊?”
     非赤被弹得有点懵,虽然不疼,但它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
     池非迟看向森园干雄,“可以把它养在这儿吗?”
     森园干雄笑着点头,“当然,虽然我没怎么接触过蛇,但你能带在身上,它应该不会随便咬人……对了,这条蛇应该没毒吧?”
     “有一点,”池非迟从口袋里拿出一支血清,“我带了抗海蛇毒血清。”
     森园干雄脸上笑容僵了一下,不过既然答应了,也不好得反悔,“那……先进去吧!”
     说着,又让司机帮池非迟把带来的东西拎进屋。
     森园百合江陪着池非迟往里走,“你怎么会突然养蛇?”
     池非迟随口答道,“合眼缘。”
     “你这是什么理由啊,”森园百合江笑着,“不过你养了蛇也吓不到我,别忘了,那时候你家洗手间里爬进去一只小蟑螂,是谁吓得不敢去厕所还臭着一张脸假装作自己没被吓到?最后还是我帮忙把蟑螂抓出来的哎。”
     池非迟:“……”
     这是原意识体的黑历史,不是他的……
     “一转眼都这么多年没见,那年的小不点都长得比我高了,要是在外面遇到你,我都不敢认了呢,”森园百合江感慨了一声,又问池非迟,“哎,非迟,你真的还记得我吗?”
     池非迟点了点头,“记得,你吃西瓜吃到吐。”
     森园百合江想起那时候的黑历史,窘迫嘟囔,“一点都没有小时候可爱!”
     “好了,你们两个等会儿再互相揭短吧,”走在前面的森园干雄笑道,“现在的第一任务是吃晚饭,我可是早就饿了呢。”
     森园百合江立刻转移了注意力,“爸爸,菊人还是不回来吗?”
     “是啊,”森园干雄又转头对池非迟解释道,“他要赶在婚礼前把公司的事都安排好,今晚就不回来了,不过明天绝对能见到。”
     “菊人的未婚妻也是哦,”森园百合江笑道,“我们家的管家已经去接她了,明天就能到,然后带她去东京走走,晚上过来,后天就可以举行婚礼了……”
     “喵!”一只猫从门口蹿了出来。
     “Rebeca!”森园百合江伸手将猫接住,抱在怀里,对池非迟笑道,“我家也有宠物,这是我妈妈生前养的猫……”
     说着,交给从后面追上来的佣人樱庭祐司。
     “大小姐,”樱庭祐司打了招呼接过猫,歉意道,“我刚打算给它喂食,不过它一直往外跑,十分抱歉。”
     “没关系,它应该是嫌家里太闷了点,就让它去外面吃吧,”森园百合江又问池非迟,“非迟,你的蛇要不要喂点什么?”
     “不用,”池非迟道,“蛇的进食周期很长,非赤一般五天吃一次,喂食还要再过两天。”
     “你不会是因为不用天天喂食才养蛇吧?”森园百合江揄揶了一句,又问道,“要让樱庭帮忙照顾吗?樱庭,你怕蛇吗?”
     樱庭祐司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下头,“我可以试试。”
     非赤从袖口探头,看了看森园百合江,又看了看那只猫,看样子这个女人跟主人关系不错,不方便报复,不过欺负一下她的猫应该没关系,“主人,答应吧,你们吃晚饭的时候,我想去院子去看看!”
     “别乱跑,”池非迟听非赤声音里隐带一丝期待,总觉得非赤有点不怀好意,提醒了一句才将非赤拎出来,放到地上,“它叫非赤,只要不攻击它,它不会随便咬人,要是不见了,你也不用急,晚一点它会自己回来的。”
     樱庭祐司看着池非迟从袖子里拉出一条一米左右的蛇,虽然早知道是蛇,但亲眼见到,脸色还是僵了一下,“好、好的。”
     “那就拜托你了,樱庭,如果有人被咬,一定要及时说,非迟有带血清,”森园百合江交代后,又继续带池非迟往餐厅走,“它真的会自己回来吗?会不会跑丢了?”
     “没事,我一直是放养的。”池非迟道。
     樱庭祐司目送两人离开,叹了口气,抱着猫离开两步,发现非赤跟着他,又走了一段,发觉非赤依旧乖乖跟着他,这才放心下来。
     虽然被蛇跟着,后背有点凉凉的,但这条蛇应该很乖……
     猫被樱庭祐司抱着,一路上盯着非赤炸毛,呼噜呼噜地发出威胁声。
     非赤在后面紧紧跟着,不满地吐着蛇信子,“我还没收拾你,你居然先威胁起我来了?等你被放下来,我让你好看!”
     樱庭祐司一路安抚着猫,去仓库倒了一碗猫粮,到院子里,发现非赤一直跟着,也没咬人的意思,心里感慨一声这蛇果然很乖。
     院子里的树上,红眼乌鸦盯着樱庭祐司手里的猫粮,威严喊道,“全体注意,我们的点心来了!”
     嗖——
     周围在捕食的乌鸦们立刻转头,盯着樱庭祐司手里的猫粮。
     “好了,rebeca,乖一点。”樱庭祐司把猫放远了一点,又把猫粮放在一旁,他主要是怕猫欺负蛇,迟疑了一下,想把那条很乖的蛇拿远一点,刚转头,就看到眼前一道黑影快速蹿了过去。
     “臭猫,接打!”非赤蹿了出去,不过比它更快的是站在树上的乌鸦们。
     红眼乌鸦一个俯冲,啄了一下猫尾巴,在猫炸毛转身的时候,偷偷叼了两颗猫粮,又飞了起来。
     后面的乌鸦有样学样,一大片呼啦啦冲下去。
     “乌鸦?”樱庭祐司差点被一只乌鸦撞脸上,忙抬起双手护着脸往后退。
     一群乌鸦没有攻击人,只是啄一下猫,叼一点食物,玩得不亦乐乎。
     猫被激怒了,弓着身子,跃得老高,一爪子抓到一只乌鸦身上。
     “红眼睛,你还真是阴魂不散!”非赤不乐意了,它盯了好久的猫,只能它第一个欺负好不好,瞅准刚落地的猫,甩了一尾巴,又顺便把一只乌鸦抽飞。
     “这蛇是不是找错目标了?”红眼乌鸦见自己的手下吃亏,郁闷了一下,喊道,“不管了,两个都给我揍!”
     猫被非赤抽了一下,有些发懵,晃了晃头,抓了一爪扑过来的乌鸦,恼怒地扑向非赤。
     别的它不知道,或许它也没有非赤和红眼乌鸦有灵性,但猫只知道——
     它的食物没啦!
     樱庭祐司退出一段距离后,放下挡在脸前的手,把头上落的一根乌鸦绒毛拍落,抬眼,就看到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一群乌鸦呱呱呱叫着,不停地飞起来,轮换着往下冲,不管是蛇是猫,一个字——啄!
     还都是啄一口就跑,再换下一批上。
     那条他觉得很乖的蛇也像疯了一样,尾巴狂甩,把乌鸦和猫都拉进战圈,逮到什么抽什么。
     猫更是一直在炸着毛,亮着爪子,不管眼前是什么生物,一阵疯抓。
     三方大混战!
     而这三方还都是可以上树的……
     于是乎,不等樱庭祐司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随着猫灵敏蹿上树追杀一只乌鸦,一群乌鸦扑上去了,蛇也蹿上树了。
     树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水变小,一片片树叶被打落。
     这棵树还没祸害完,随着猫跳到另一棵树上,乌鸦和蛇也转换了阵地。
     一棵、两棵、三棵……大混战的阵地以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转变,猫的咆哮和乌鸦的叫声之中,满天落叶。
     樱庭祐司仰头看着如同下雪一般纷飞的树叶,心里也像落满雪一样,一片冰凉。
     完了……
     这边乱哄哄一片,很快惊动了其他佣人,甚至惊动了在餐厅吃饭的森园干雄。
     一听说猫、蛇、乌鸦打起来了,森园百合江连忙拉起池非迟往外跑,“怎么会打起来了呢?在哪儿?快带我过去!”
     根本不用带路,一出门就能看到在一棵棵树上乱蹿的一团‘混乱’。
     外围一群佣人站了一圈,目光随着不飞速转移的战团移动。
     阻止?
     那一群生物蹿得实在太快了,根本阻止不了好不好!
     森园百合江跑出门就愣在原地,连拉住池非迟的手都无意识地放开了。
     她第一次亲眼看到一群动物打架,还是这么多一群,这么凶残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