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2章 蓝色古堡探索事件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坐直升机下山,柯南装作好奇的小孩子拉着池非迟问问题。
     “池哥哥,你家是哪里的啊?”
     “东京。”
     “你推理好厉害,是侦探吗?”
     “不是。”
     “那你是做什么的啊?”
     “目前是东都大学休学期间的学生。”
     “那你来加入魔术爱好者聊天室,是对魔术感兴趣吗?”
     “是因为我老师会喜欢。”
     “那你以后想做个魔术师,还是想做个侦探啊?”
     “不,我会去做个兽医。”
     “兽、兽医?为什么?”
     “因为我学的是动物医学。”
     “……”
     学动物医学,以后会去做个兽医,有毛病吗?
     偷听到两人对话的铃木园子默默点了点头,好像没毛病。
     柯南持续无语,他知道池非迟是故意曲解问题的重点,但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追问下去。
     到了山下停车的地方,毛利小五郎租来的车也停在那里。
     柯南一看,估计顺便蹭池非迟的车是不太可能了,假装跑到池非迟面前跌倒在雪地里,借着积雪遮挡,伸手快速将窃听器黏在池非迟的裤腿内侧。
     原本非赤从过来之后,就一动不动地缠在池非迟手臂上睡觉,此刻却慢吞吞出声,“那个孩子刚才在你裤腿里放了东西……”
     哪怕柯南手速再快,动作再隐蔽,积雪的遮挡效果再好,也挡不住蛇有两套视觉系统,除了人们看到的眼睛,还有长在眼睛和鼻孔之间的‘热眼’……
     红外探测器,了解一下?
     池非迟没想到柯南会来这么一出,把柯南拉起来,“小心一点。”
     柯南一脸乖巧地道谢,“谢谢池哥哥!”
     “不是小萝莉就别玩平地摔了。”池非迟拍了拍柯南的脑袋,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柯南:“???”
     这话是什么意思?摔倒跟小萝莉有什么关系?
     毛利兰发现这边的情况,也忙跑了过来,“真是的,柯南,在雪地里走路要小心一点啊。”
     “我以后会小心的!”柯南满口答应,目光却一直偷偷留意着池非迟上车的背影。
     奇怪,他总觉得这个背影有点眼熟,好像在哪儿看到过……
     不过如果对方是那个组织的人,这一次对方急着离开,应该能或多或少听到一点情报……
     车子驶离原地,下一秒,一个小小的东西被丢出车窗外,随之被车轮碾得粉碎。
     柯南僵在原地:“……!”
     被发现了!
     铃木园子走上前,见柯南呆呆目送着池非迟的车子离开,感慨道,“这个小鬼好像很喜欢池先生啊……”
     “嗯,”毛利兰微笑着应声,“大概是因为柯南平时很喜欢推理,而池先生推理能力很强吧,他想跟池先生亲近也很正常。”
     “还真是可惜,”铃木园子惆怅叹了口气,“池先生虽然人是很好,推理也很厉害,但我觉得我们性格不搭,我对冷冰冰的人实在没一点办法哎……”
     “哎?”毛利兰惊讶,自己好闺蜜这是开窍了吗,居然会考虑到性格问题。
     “不过我决定了……”铃木园子握拳,“从今天开始,怪盗基德是我最喜欢的魔术师,而池先生就是我最喜欢的侦探!”
     “可是池先生好像不是侦探……”
     “都一样啦!”
     “哪里一样了……”
     ……
     两天后的傍晚。
     一辆甲壳虫停在城堡大门外。
     二楼房间里,池非迟站在窗后看了一眼,转身出门下楼。
     他也好奇想过,如果柯南从住在这里的人口中听说,在聚会那天他和黑羽快斗两个人一起出门,再结合他去了那个聚会,会不会怀疑黑羽快斗也去了聚会,从而怀疑黑羽快斗就是怪盗基德。
     不过,那天黑羽快斗跟间宫满的说辞是打算回去,也有可能是——池非迟送完黑羽快斗后自己去了聚会。
     再加上怪盗基德这个马甲被两代人使用,在国际上活跃了18年,很难让人联想到会是一个高中生,18年前黑羽快斗都还没出生呢。
     而无论是在聊天室,还是聚会当天,他和黑羽快斗互动都不多,最后还卖了黑羽快斗一把,也没有表露出‘是朋友’的迹象……
     综合来看,黑羽快斗暴露的可能性还真不大。
     城堡外,阿笠博士带着少年侦探团全体下了车。
     “哇!好大啊!”
     “简直跟西方的城堡一样哎!”
     吉田步美和圆谷光彦惊叹。
     “不过,这样的建筑怎么会盖在树林里呢?”阿笠博士疑惑,下意识地看向柯南。
     不过柯南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像根本没在听一群人说话。
     阿笠博士无奈,凑近柯南耳边低声道,“我说新一,出来玩就不要愁眉苦脸的嘛……”
     “可是完全想不通啊,”柯南皱眉,“那家伙分明发现了窃听器,以他的观察力和推理能力,应该已经怀疑到我身上了,可当时为什么不追究下去?如果拿着窃听器下车问我的话……”
     “你为什么就觉得他跟组织有关系呢?”灰原哀放轻声音,气定神闲道,“在以前,稻草人是放在田里用来驱逐乌鸦的,是田地的守护者。”
     “那只是一个聊天室名称而已,”柯南无语提醒,“要是以这个名称来分析一个人的话,那么稻草人也可能是指吃人的怪物‘一目小僧’,传说这种妖怪原本是山神,最后就是化身成了稻草人立在田里。”
     “也有可能是指《古事记》中的案山子,”阿笠博士笑眯眯地凑热闹,“尽管单腿无法正常行走,却能长久地伫立在田地里,观察世间的动态,由此天下之事无所不知……或许是他本身推理能力过人,觉得洞悉很多事,才取了‘稻草人’这个聊天室名称吧!”
     柯南点了点头,阿笠博士这个分析有点道理,随即懊恼抓头发,“我说,他为什么取名叫稻草人不是重点吧!”
     “可是,既然对方没什么行动,我们急也没什么用啊,”阿笠博士心态很好地安慰道,“而且小哀一直觉得他不是什么坏人……”
     “不是坏人也不代表不是那个组织的人,对吧?”柯南摸着下巴,“无论是我的观察,还是灰原的描述,他都不像是那种会给小孩子录像拍照的人,至少同样是第一次见面的小孩子,他没有给灰原拍照,但那天却录了两段关于我的视频,虽然我感觉是他的恶趣味,但也可能是在搜集我的信息,他肯定知道些什么,而且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
     灰原哀这次没有反驳,录柯南视频、发现窃听器却不追究,这两点确实可疑,转头见柯南怔住,疑惑道,“怎么了?”
     “大阪!”柯南神色凝重,“我想起来了,那天在大阪通天阁,我总感觉有人在看我,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他的背影!”
     “能肯定吗?”阿笠博士追问。
     柯南愣了一下,实诚道,“不能,我没看到正脸,只看到了背影,不过那段时间他确实去了大阪,而且背影真的很像……”
     灰原哀顿时半月眼,“或许是你最近疑神疑鬼想多了,只要体型差不多,再穿着差不多颜色和款式的衣服,光看背影也很容易误认成同一个人。”
     柯南回想了一下,也一时没琢磨出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背影像,难道真是他想多了?
     “你会跟着铃木家大小姐去聚会的事,他不可能提前知道,语气在那里等你,还不如出现你周围,”灰原哀又缓声道,“如果他真的是在调查你,一定会出现你身边的,从雪山别墅回来,你不是就没见过他了吗?”
     “也对……”柯南点了点头,心情也轻松下来,自我反省道,“我最近确实有点太心急了,总想着怎么得到那个组织的消息……”
     “我说你是哪里来的小鬼?!”
     咆哮声把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在三人说悄悄话的时候,小岛元太从大门翻了进去,才一落地就被园丁田烟胜男抓住。
     田烟胜男一手拎着小岛元太,愤怒咆哮,“不打招呼就擅自进来,你这小鬼是想进来搞破坏吗?!”
     这段时间他也很累。
     那几天池非迟在象棋雕塑上跳来跳去,害得他每天都要擦洗就不说了,那个高中生更丧心病狂,一天被蛇追着到处乱跑,他精心培育的花草不知道破坏了多少。
     现在那个高中生是拍拍屁股走人了,但他想把花草恢复原样,还不知要几个月。
     而且,那条蛇还在这里住着,或许是追东西追上瘾了,这两天没有高中生让它追,一到傍晚那条蛇就把仓鼠放出来,追着在城堡里各处乱窜。
     满老爷好像跟那位池非迟少爷说过这事,之后那条蛇是收敛了些,没有跑出来吓人。
     可他昨天忙活到天黑,听见背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一转头,声音没了,不过花草又倒了一大片……
     有时候,看不见蛇在哪儿比看得见蛇在哪儿还吓人好不好!
     他以前一直以为那种高傲自大的大少爷是最难伺候,现在看来,比起带着奇怪宠物、本身也不大正常的大少爷来说,那就是弟弟!
     偏偏,看着老爷这段时间开车跑市区跑得心累,他还不敢跟老爷说去市区买点花种这些事……
     人累,心也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