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2章 柯南:你们是同伙吧?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池非迟又换上自己原本的电话卡,一看未读简讯,五十多条。
     其中四十多条是福山志明发的,从问他在哪儿到各种心灵鸡汤。
     一条是北川安达发的,说已经收到了礼物,让他注意安全云云。
     剩下一条是他便宜老爸发的,只有一句话:回电话。
     “父亲。”
     “你去大阪了?”
     “嗯。”
     “去接你出院的人已经联系好了,因为这两天你联系不上,我让他等我联系上你再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出院?”
     “越快越好。”
     “那么现在回医院,明天他会过去。”
     “知道了。”
     沟通还是那么简单明了。
     池非迟对结果还是满意的,至少没有因为他乱跑,就延期了出院时间。
     如果明天可以出院的话,非赤也可以先在家里待一天,不然把蛇带回医院还真有些麻烦。
     房间里,非赤依旧盘在枕头上。
     蛇没有眼皮,睡没睡着没法分辨,不过一动不动绝对是睡着了。
     池非迟伸手捅了一下,“非赤,你今天自己待在家,明天我再回来接你。”
     非赤懒懒吐了下蛇信子,动都不动一下,“知道了……”
     完全没有昨晚精气神十足的样子。
     赤练蛇,白天蜷缩不动,性懒,不遇到攻击时爬行缓慢,喜欢夜间活动。
     现在池非迟才确定非赤这家伙是赤练蛇,无语了一下,“清水我帮你准备好,别偷吃仓鼠。”
     非赤:“知道了……”
     池非迟考虑了一下,蛇应该不会像二哈一样拆家,不用再交代什么了。
     出门,回医院。
     ……
     当晚,阿笠博士家。
     柯南被灰原哀路上的话吓得不轻,急匆匆跑过来,在门口还刻意放轻脚步、悄声进门,演足了戏,结果却发现阿笠博士什么事都没有。
     灰原哀悠然进门,“我回来了。”
     “回来了啊,小哀!”阿笠博士笑眯眯打招呼,“学校怎么样?”
     灰原哀径直走到桌边,把书包放在桌上,“过得蛮愉快的。”
     柯南傻眼之后,就是无语,“原来我被这个小鬼给骗了……”
     “是你自己不记得我家地址,”阿笠博士笑道,“这件事要怪你自己。”
     “我怎么可能知道嘛,”柯南无语反驳,“我从来没有寄过什么东西到这边来,你就住在隔壁,我连贺年卡都没送过……”
     “她难道没跟你说吗,她是从让你变小的那个组织里叛逃出来的……啊,对了,寄来的东西!”阿笠博士一拍脑门,转身拿了一份宅急便,“小哀,今天有你的宅急便,我已经帮你代收了!”
     “我的?”灰原哀疑惑。
     “地址是填了我这里,收件人是小哀,”阿笠博士也纳闷,“你的名字是我们两个昨天一起取的,今天你一直在学校,我也不知道怎么今天就会有东西寄到这里……我还想等你回来看看,如果是寄错了,就联系一下寄东西的人,把东西送还回去,寄单上留了对方的电话号码。”
     灰原哀接过看了一下,“是从大阪寄出来的,货物发出的时候,我们还没决定好用‘灰原哀’这个名字,应该是寄错了吧,或许是寄给别的叫小哀的人,恰好寄到这里来了。”
     如果是‘灰原哀’,这或许不是巧合,不过‘小哀’的话,也有人会取这个名字……
     阿笠博士也搞不懂了,不过他可以确定昨晚就他们两个人,“那我联系一下……”
     “等等!博士,你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她跟那个组织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晾在一旁的柯南终于回神,内心是抓狂的。
     这可是跟害他变小的那些危险家伙有关的事啊!
     阿笠博士居然只是提了一句,然后跟对方在宅急便的问题上讨论了半天?
     这心未免也太大了!
     阿笠博士这才先缓了电话联系对方的事,先跟柯南说了情况。
     跟原本晕倒在工藤新一家门口不同,如今灰原哀是被别人送来的,而且还是用‘威胁’的方式进门。
     一开始阿笠博士也被吓了一跳,之后灰原哀才说了自己的情况,顺便一起取了个名字……
     这些阿笠博士都原原本本地说了。
     灰原哀又说了自己去工藤家调查的事、自己叛逃出来的大致情况。
     “……我逃出来之后,根本无处可去,唯一的希望……工藤新一,就只有你了。”
     柯南神色凝重地听着。
     灰原哀继续道,“不过当时下起了雨,在路上遇到了那家伙,我又开始发烧,他带我回去照顾了一下午,之后我就让他把我送到你家门口,我想,你我现在的处境既然一样,一定能够理解我身上发生的事情才对……”
     “开什么玩笑!”柯南咆哮,“你这种发明杀人药物的家伙,要我怎么理解你呢?!”
     灰原哀错愕,怔怔看着柯南。
     阿笠博士汗了一下,这话说得有点伤人,连忙上前,“新一啊……”
     “你到底搞清楚了没有?”柯南还在继续质问灰原哀,“你知不知道你发明的那种药物已经害了多少人了?!”
     灰原哀收回视线,神色平静下来,“不管你信不信,我也是出于无奈,我一开始根本就不打算制造毒药的……”
     初次沟通不太顺利。
     还是阿笠博士打圆场,提到解药的事,才让两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解药上。
     最后,又由阿笠博士开车带两人去广田教授家里拿磁片。
     开车去静冈的路上,阿笠博士念叨着,“去静冈有150公里,三个小时来得及吗?”
     “博士……”副驾驶座上的柯南压低声音。
     阿笠博士疑惑侧头。
     “不要对那个女的太大意。”柯南道。
     阿笠博士看了一眼坐在后座的灰原哀,同样压低了声音,“你是说小哀?”
     “对,虽然她说是从组织逃出来的,”柯南低声道,“但却不告诉我们真实姓名和年龄,问她在组织里的活动,她也顾左右而言他,刚才她说的,很可能只是编出来骗我们的。”
     阿笠博士道,“我看不像耶……”
     “而且广田正已这个名字,我总觉得好像在哪儿听过,”柯南摸着下巴,“而且送她过来的男人,说不定就是她的同伙,你不是也说了吗,那个年轻男人穿着黑衣一脸冷漠……”
     灰原哀一直假装没听到柯南跟阿笠博士窃窃私语,听到这一句才忍不住道,“他不是。”
     柯南没想到悄悄话被人听到,一时有些尴尬。
     “如果他是组织的一员,就算当时不知道我的身份帮了我,那这两天也该知道我叛逃的消息了,应该已经开始接触调查,或者直接找到阿笠博士这里,”灰原哀分析道,“毕竟他知道我在哪儿,不可能按兵不动,而且我觉得他不是敌人。”
     柯南忽略最后一句,不得不承认,这个分析是有点道理。
     “没想到名侦探也会在背后说人坏话,”灰原哀依旧不急不缓道,“不过,疑神疑鬼这一点倒是很有侦探的风格。”
     柯南莫名心虚,索性挑明了说,“我这也是正常的怀疑,你之前说,你没告诉他你的身份,也没问他的事,甚至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你觉得这正常吗?”
     “不正常,但事实就是这样。”灰原哀面不改色道。
     柯南:“……”
     一个人在路上捡到个淋着雨的小女孩,怎么也该问一下情况吧?比如名字、家在哪儿、为什么会一个人在街上之类的。
     而另一个人在落难的时候被人帮了一把,怎么也要问一问对方的名字。
     好歹也算相处了一段时间,怎么可能连名字都不知道?
     骗鬼都不带这么骗的!
     “咳,”阿笠博士打圆场,“差点忘了,之前说要联系一下寄错宅急便的人,新一啊,我要开车,腾不出手来,你帮我打个电话过去说一声吧,宅急便我放在车后座上,就麻烦小哀帮忙看一下对方的电话号码,如果需要寄回去的话,可以顺便去一趟宅急便寄取处。”
     “好。”柯南也觉得气氛有点沉闷,顺着阿笠博士给的台阶下,拿出手机。
     灰原哀也不想阿笠博士为难,拿过宅急便,报了号码。
     阿笠博士松了口气,为了两人好好相处,他也是操碎了心。
     柯南把电话打过去,响了几声,被人接起。
     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声,“您好,请问您找池先生吗?”
     池先生?
     柯南不清楚手机号码的主人是谁,不过不妨碍他解释,“是这样的,我们收到这个号码作为寄货人的宅急便,不过宅急便好像寄错了。”
     对方听是个小孩子,有些惊讶,“好的,请稍等一下,我让池先生跟你说。”
     随后,就是匆匆走路的声音。
     女护士赶到福山志明办公室时,池非迟已经配合做完了测试,正百无聊赖地听着福山志明灌心灵鸡汤。
     “池先生,有您的电话。”
     池非迟立刻抬眼转头。
     女护士视线对上那双淡漠的紫瞳,汗了一下,把手机递上前,低声解释道,“是一个小男孩打来的,说是您寄错了宅急便……”
     池非迟接过手机,所以他才不喜欢精神病院啊……
     手机、电脑一类的电子设备,一踏进医院就要被保管,虽然出于职业道德,医生和护士不会随便翻看里面的内容,但整个人就跟被关在透明笼子一样,一举一动都要被留意。
     “你好,我是池非迟。”
     “池先生你好,”柯南听到那边说到‘小男孩’,果断配合着童音卖萌,“你有一份从大阪寄到东京米花町二丁目二十二号的宅急便,好像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