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全民斗帝 > 27.不死脱层皮
最快更新全民斗帝 !

    27.不死脱层皮

     年二怀的脸色一变,连忙迎了上去,接过了自行车,停靠在了一旁。

     “父亲,出了什么事?”年二怀问道。

     “没事,”年如海一愣,没想到年二怀的眼光这么毒辣,连忙强行扭出了一个笑脸,然后笑道,“就是今天有一些疲劳了,没事没事。”

     母亲那边也是点头,她在工地上做的是零散的零工,一直和父亲在一起配合着做事情,连忙转移话题,“二怀今天休息的怎么样,别太拼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看到父亲母亲这样的表现,年二怀更加觉得古怪了。

     那边,在排挡里面的街坊高声喊道,“老年,劝劝你儿子吧,别搞什么天罚者了,那玩意赚的钱,还不是带到棺材里去?”

     “就是就是,别傻了吧唧的了,赶紧和我们汇合,大家一起发展!”街坊你一言我一语,也是希望众人拾柴火焰高。

     年如海像是心不在焉,笑了笑,应付了几下,就坐了下来。

     “父亲,我们点了很多好吃的!”年三怀笑道,一年到头,过年的时候也不过如此啊。

     “好好。”父亲依旧是心不在焉,端起那酒杯就是蒙了一口,直接下去了小二两也是浑然不觉,那边母亲也是情不自禁的叹息了一声,恐怕连自己都是没有发觉。

     年二怀没有追问,也是知道父亲母亲肯定是不会说,他决定明天跟着父亲母亲去工地恐怕就能够知道结果了。自己两年的打拼,早已经练就了能够沉住气,因此,心中虽然有着诸多的疑问,但依旧能够稳稳地坐在那位置上面色不变。

     忽然。

     远处一阵骚动。

     像是有什么人踢翻了东西,还非常的嚣张,那边一只花母鸡扇动着翅膀,艰难的将一身的肥肉飞腾到了窗户上,同时惊叫了一声。

     “汪汪...嗷...”很显然,那只叫唤的狗被踢了,还挺惨的。

     看到这样的情况,那些街坊有人怒发冲冠但也只能够低声怒骂;有人低头叹息,原本在这个世界上就很难活下去了,但是依旧要受到这种人的压迫,他们能够做的也只能够叹息了。

     很快,那声音逐渐变大,很显然是朝着这个位置前来的。

     “哟呵,吃着,喝着呢,挺开心嘛!”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紧跟着,是一脚踹开了凳子的声音和凳子摔倒在地上的声音传来。

     年二怀眉头一皱,抬头望了一眼,只见一名极为彪悍的男子,剃着短发,右手有着一条小龙的刺青,像是螃蟹一样的走了过来。很是大大咧咧的拉开了一把椅子,然后坐在了旁边的一个椅子上。

     排挡里的人一个个低下了头,很显然这些人惹不起,最重要的是,这里吃饭的哪一个人不是有一个大家子,不可能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去打抱不平而将自己一家子搭上。

     有人快速的结账,低着头绕开跑了,不多时,这个排挡里面就剩下了年家人和老板了,老板那是干着急却是没有办法,也是不敢上前。

     年二怀淡淡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认出来了,这不就是父亲最近才跟的一个包工头吗?

     对了。

     年二怀终于是想了起来,重生之前不也是在这个时间点遇到过这件事情,好像是父亲惹了这个包工头,结果被打断了几根肋骨,在床上躺了小半年。

     搞了半天,由于自己重生让这时间线发生了变化,让那包工头直接冲到自己吃饭庆祝的排挡来了!

     想到了这里,年二怀的心中冷笑了一声,上一世,没有能力去找你麻烦,这一世真是待我不薄啊,居然将这厮送到自己嘴边来了。

     好!

     今天,就让自己好好看一看,这个打断自己父亲肋骨的包工头的嘴脸。

     年如海知道,今天不吭声是过不去的,“胡老板,我们一家今日只是小聚而已。你找我有什么事?”

     “有什么事?”胡老板冷哼了一声,靠在了椅子上,恨不得把自己的脚都翘到桌子上,他拨弄着自己的手指甲,也不知道能够弄出什么东西,而他带过来的几个人也是围拢在了周围,让年家人不能离开,“你都会带着你那帮所谓的工友,跑过来要钱了啊,还问我有什么事?反倒是你挺有本事啊!”

     年如海的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胡老板,你已经三个月没有给我们发工钱了...”

     “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总包那边把钱扣住了,现在没有钱。怎么,等不及?等不及也不能到老子这里闹事啊?”胡老板冷哼了一声,他不急不慢,整个节奏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他很是享受这种将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他并不急着要摊开自己的底牌。

     “可是,你三个月没有发工钱,而且,这样的话不止说过了一次,让我们等,可是,我们的家庭环境,哪里等得了那么久...我们还急用钱要...”说到了这里,年如海咬着牙说道,他不经意的看了年二怀一眼,其实年二怀知道,这一笔钱其实是想要给自己的。年如海也是知道,年二怀如果一直是天罚者的话,是根本就没有任何前途的,因此他们希望用一些钱给年二怀弄一点装备正常的玩下去,不再去做天罚者了。

     “三个月就等不起了?等不起,干什么搬砖工人?”胡老板冷笑了一声,“老子告诉你,你这么一闹,让很多工人都有了情绪,让我不好管理了。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说完,吹了一下指甲里面的东西。

     “胡老板,你想怎么样?”年如海咬着牙问道,他知道,今天对方来,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你给我带来了这么大的损失,我当然是要找回一点来,是不是啊?”胡老板嘿嘿一笑。

     “说吧,想怎么样!”赵茹萍冷哼了一声,冷冷的看着胡老板,她虽然是一介女流之辈,但反而是比年如海更加的强硬。

     “三个月的工钱,算是赔偿我的损失吧。”胡老板歪着脖子,看着赵茹萍,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脖子硬又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要低头,不低头,就得死!

     “不可能!”赵茹萍果断的拒绝,这可是全家的希望,现在游戏刚刚开服务器半个月,是发展的好时机。如果过掉这个时间段,恐怕就很难了。

     那边,胡老板似乎也是猜测到了这个结果,也是不生气,淡淡的一笑。看了看桌子上的酒水,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喝了一口。

     “呸!”胡老板转过身,直接一口吐在了年如海的身上,“什么垃圾酒?”

     言罢,他直接将杯子砸在了桌子上,然后朝里面吐了一口浓痰,“给我喝了它,我就作罢!”

     “喝!”

     “特么的,不喝,老子弄死你们!”

     “给我喝,哈哈!”

     那几个胡老板的小弟,也是一个个在后面助威。

     不远处,排挡老板叹息了一声,这年头,像是这样的弱势群体,就只有被欺负的份,如果反抗的话,遭到的只能够是更大的伤害,说不准,就是下半辈子在床上度过了。

     “哎...这个世道,穷人苦命啊!”排挡老板低头叹息,今天,年家人不管怎么样,肯定是要脱一层皮了。

     巷子里,不少的人向着这里投来了目光,就像是那被倒提起来的鸭子,有一些人并不是怜悯,他们为生活之中有这样的波澜而兴奋,反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能够看到一场闹剧何乐而不为。

     “是谁啊?”

     “好像是年家的惹了黑A社会了。”

     “这下完了,要脱一层皮。”

     巷子里面七嘴八舌的说着,有些好奇的在打听,有些说说笑笑的在议论,在这个末日即将来临的时候,人变得更加的冷漠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张椅子被人高高的抡起,然后狠狠地砸在了胡老板的头上,顿时,鲜血迸流,胡老板肥胖的身躯将身后的椅子压塌,直接躺倒在了地上。

     整场变得极为的安静。

     没有人会想到,最先躺在地上的居然是黑A社会的那个头头。

     “年家完了。”有人断言,如果刚才年家妥协,恐怕也就是吃点苦头就过去了。但是现在不可能的了,就算是脱一层皮都不一定的过!

     “年轻人还是冲动啊。”有人看着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断了的,同时上面还滴滴答答的掉着血滴的凳子腿的年二怀,叹息了一声,这一回,这年二怀不被打死,就算是走运了。

     更多的人是惊呆了,想不到,年家居然会如此激烈的反抗,也不看看旁边有几个凶神恶煞的恶人吗?

     危矣!

     有善良的人躲起来,赶紧给警察局拨打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