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传奇猎魔人 > 第二十七章 震慑咒印
最快更新传奇猎魔人 !

    两柄木剑快速地纠缠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兰斯特舍弃了一直运用的基础剑术,转而开始使用从辛达瑞尔学来的精灵剑舞。

     他手中的木剑仿佛一只跃动的精灵,每一下对凯雷娜的攻击看上去轻盈却又致命。

     女雅灵单手持剑将兰斯特的所有攻击滴水不漏的防御下来,甚至还有闲暇去和他说话。

     “(精灵语)太慢了,这样可做不了我的学生。”她一边悠闲地说着话,另一只背在身后的手上却在快速地积攒魔力。

     兰斯特的身形越来越快,他几乎将自己所学的剑舞攻击发挥到了极致,却仍然无法突破对手的防御,甚至连凯雷娜的身侧都绕不过去。

     “(精灵语)当你突破不了敌人的防御时,就要用这个。”女剑法师趁着兰斯特攻过来的瞬间急速向后一跃,背在身后的左手猛地伸了出来。

     “Tour!(震慑!)”一股无法阻挡的奥术能量从她的手中发出,将毫无防备的兰斯特打了个正着。

     兰斯特只感觉自己被凯雷娜一瞬间定住了身形,无法移动的身体马上暴露出巨大的破绽。

     女雅灵毫不犹豫地一剑打到兰斯特的手腕上,将他的武器卸掉,然后紧接着将手中的木剑朝他的脸上抽去。

     刚刚从震慑中恢复行动能力的兰斯特不退反进,他矮身冲向凯雷娜的同时低头避过了削过来的木剑。

     兰斯特这一次的行动出乎了对方的意料,在女剑法师有些吃惊的眼神注视下,他将泛着火光的左手重重地拍在了对方的胸口。

     火焰咒印的冲击波从他的手中喷出,瞬间将凯雷娜包裹其中。兰斯特趁机退到了安全位置,看着火焰洗礼之下的女剑法师。

     凯雷娜缓缓地走出了火焰,她的身体四周仿佛有着一层防护盾,肆虐的火焰根本无法贴近她的身边。

     “(精灵语)做的不错。”凯雷娜脸上露出赞许的笑容,“希望震慑咒印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震慑咒印?

     兰斯特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开始涌向脑海,他视线中的女雅灵和祭坛开始变得摇晃不定和模糊不清,然后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兰斯特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照顾好罗柏,总有一天它会带着你找到我的……”一阵梦呓般的呢喃在他的脑海中响起,兰斯特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脑袋,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皎月神殿。

     猎犬在兰斯特回来之后就表现地很温顺,它跑过来舔了舔猎魔人的脸,向对方表示关心。

     兰斯特拍了拍这只名叫罗柏的荒野猎犬,它开心地吐着舌头并且使劲地摇晃着身后的尾巴。

     “伙计,看来你得和我一起走了。”他笑着在罗柏的背上使劲挠了挠,猎犬发出两声愉悦地叫声。

     渡鸦扑扇着翅膀飞过来落到兰斯特的肩膀上,莫瑞娅也紧跟着走了过来。

     “你没事吧?”女法师关切地问道。

     兰斯特摇了摇头,将石阶上的雅灵残叶收到了次元袋中。

     “我吵到你的好梦了?”他笑着问道。

     女法师见他还有精神开玩笑,就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兰斯特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开始回忆起刚刚被灌输进自己脑子里的震慑咒印。

     他将左手五指张开,开始快速地压缩风元素,当感觉差不多的时候,兰斯特的左手猛地向前一送,被高速压缩的风元素就像是透明的高压炮一样轰出,将神殿角落的地板打出了一个明显的凹陷。

     奥术能量消耗小,准备时间短,再加上不俗的威力,这震慑咒印的实用性要比火焰咒印高出不少。

     ……

     辰星城。

     安德莉亚女王似乎永远都是一副慵懒的媚态,她半卧在椅子上,杯中的黄金色酒液随着她的手轻轻晃动。

     老法师洛里斯恭敬地站在门口,半佝着腰的他甚至不敢平视自己的女王。

     “你是说跟丢了他们?”辰星女王轻柔的声音从口中吐出,却让他把腰压的更低。

     虽然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发现兰斯特两人舍弃了那匹被自己释放了小型窃听法阵的战马,但是由于当时风雪交加的恶劣天气,他们根本没办法在雪地上找到任何的痕迹。

     “陛下,我还能补救……”洛里斯不甘心地说道。

     安德莉亚挥手打断了老法师的话,一脸轻松地将杯子里的酒液一饮而尽。

     “不必了,洛里斯。那两个小家伙的事情不用管了,我需要你前往永夜港,玛卡娜的使节团很快就要到了。”

     安德莉亚知道那个女法师和她的试炼同伴不会在北境那片寒意凛人的地方逗留太久,只要他们一旦踏入法师之眼的监控范围,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

     “这俩个有趣的小家伙,现在估计正在暴风雪中冻得瑟瑟发抖吧……”

     ……

     暴风雪已经过去,兰斯特骑着身下的长毛马,快速穿行在银装素裹的北境之地。

     这只长毛马说来还是罗柏的功劳,兰斯特的召唤雕像彻底损坏,没有代步工具的话就算是给他们一个月也无法走出这片危机遍布的地方。

     之后罗柏一言不发地从外面带回了这只长毛马,算是解决了两人的最基本问题。

     艾德在兰斯特头顶的半空中盘旋前进,长毛马身侧的罗柏悠闲地不紧不慢跟随在两人身后。

     在地下神殿休整了足足一天一夜的兰斯特恢复了精神,此刻他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的路,寻找着下一个标识。

     没有找到石块垒起的石柱标识,艾德却是在空中看到了不远处雪地里横躺着的一具尸体。

     尸体身穿的一件白色的斗篷,不过此时已经被血红色所浸透。

     “我觉得你应该认得他。”渡鸦卖故意了一个关子,让兰斯特驱马来到了那具半埋在雪地里的尸体前,将覆在对方脸上的冰雪亲自抹去,发现这名受伤严重的北境之民还有一丝呼吸。

     兰斯特拍了拍对方的脸颊,让他慢慢地睁开了双眼。

     在看清楚自己面前的人之后,这个北境之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拉住了兰斯特的衣袖,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救……救救他……救救凯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