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七十九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七十九章八百万众神

     那年轻人突然一脑袋栽进他面前那盆什锦海鲜饭,猝不及防把店里其他客人吓了老大一跳,顺便让不巧正路过的五子失手砸了托盘。

     装着香喷喷水果的瓷盘碎得片片开花,无花果小樱桃橘子咕噜噜四下滚动,那坛清晨太阳出来前从山谷里取回来的泉水洒滚在店堂地板上,一弯儿水渍泼洒开来。

     五子白着张脸,张口结舌的模样简直我见犹怜。

     木勺老板听见动静赶忙从柜台里边跑出来,没等凑近了去察看端倪,那位脸朝下埋进饭盆的年轻人又猛一下抬起头,“啊~不小心睡着了。”

     含含糊糊嘟囔几声,一边说一边扯过边上一截布料擦了把脸上的饭粒。

     这里注意,年轻人边上站的那截布料穿在五子身上————于是…一截欺霜赛雪的肚皮就这样暴/露在附近围观群众视线里。

     ps:雄性,又ps:五彩斑斓鹦鹉先生。

     五子的尖叫声简直可以穿透云霄,叫完了夺过布料盖住肚皮,嘤咛一声捂着脸奔进厨房,临走前顺便把空荡荡的托盘砸在年轻人脑门心。

     现场很安静,很安静,很安静…

     噗~~~我下死命捏了把自己,险险吞回溢到喉咙口的狂笑声。

     虽然这样幸灾乐祸有点对不起五子,但是…太有意思了有没有!看看木勺老板和客人们瞪大眼睛见鬼的模样,看看那神情茫然且无辜的小年轻。

     今年的领路人根本是个天然呆吧?

     好不容易把肚子里的笑意压回去,我抬手按按眼角憋出来的泪渍,转过脸,又一次打量那小年轻。

     进店以后摘掉帽子下边是一脑袋黑色卷毛,四处乱翘的发梢看着有点儿象海带,果着上半身,一侧手臂带字母刺青…

     细细端详他好一会儿,我忽然顿悟,这年轻人或许我认得,嗯~当然,对方不认得我,准确的说,应该是久远的曾经他存在。

     那是一段虚构的精彩绝伦的传奇,故事峰回路转高/潮迭起…可惜直到我死去都尚未完结。

     …………

     这一刻许是与虚构人物共处一室导致我目光过于热切?那年轻人很快有所察觉的把视线投过来,黑亮的眼瞳,眸光锐利专注。

     一言不发盯着人看的眼神有警惕与冷淡,偏偏眸光深处隐约荡起一点灼人热意。

     象烧灼的火焰。

     今年的领路人,忽然从记忆虚构化作真实存在的人物,久远的过去里,我极喜欢的那段传奇当中举足轻重的年轻人,他的眼睛里烧着永不熄灭的火焰。

     短暂的静默过后,我无比怀念的弯了弯嘴角,对那长了小雀斑的年轻人微微一笑。

     接着对方的脸就红了,整张脸以肉眼可见速度红得个苹果,随后慌慌张张转开头,耳朵都冒烟一样。

     真是个容易害臊的小年轻,囧。

     …………

     没多久,地上一片狼藉被木勺老板拎着五子过来收拾干净,顺便重新端来给我的食物,刚刚一场小风波很快归于平静。

     水果盘子给了花团,它蹲在桌子边眼巴巴等了很久,此刻整脑袋都埋进盘子,小屁屁翘着短短尾巴欢快甩动,明显是吃得津津有味。

     我拈了一颗石榴,掰开了捡里边粒粒果子喂给怀里的小家伙,免得他扑上桌和花团一起把脑袋埋进去。

     小家伙扑腾几下就乖乖坐着,小嘴抿一抿抿一抿,吞掉嘴里的接着又张圆了等投喂。

     可爱得不得了嘤嘤嘤~

     怪不得人总说小孩子是最可爱的生物,圆滚滚肉嘟嘟,眼睛清澈得能倒映世界…仅仅只是看着,我的心就软软的甜,不管什么烦恼都抛到九霄云外去啦~

     趁着小家伙傻乎乎等投食,我一个没忍住就蹭上去,下巴死命揉搓他脑门心卷卷毛,“宝宝你好可爱嘤嘤嘤~永远不要长大好不好嘤嘤嘤~”

     蹭完卷毛,我就亲得他满脸口水。

     亲完了心满意足收手,一低头却见怀里小家伙睁着眼睛,一脸无辜看着我发花痴。

     嘤~

     好可爱————

     正准备嘟起嘴继续凑近,没防备脑后一阵风声袭来,伴随着五子的怒喝,一个托盘砸在我的后脑勺上,“没完没了亲啊亲,变/态吗你!”

     我捂着受创的脑袋,阴森森扭过脸。

     鹦鹉先生一手叉腰,一手举着行凶道具,娇媚脸庞神色扭曲,“喂食就喂食,吃到一半扑上去亲个没完,你这丑八怪到底让不让小孩子吃饭啊!”

     语言攻击之后,转脸变魔术一样换上慈爱表情,“宝宝你不能只吃水果会营养不良,等下我给你准备特级儿童餐哦~”

     哄完根本不会回答的小家伙,五子先生重新拉长脸,狠狠白了我一眼,又哼一声,最后才扭着蛮腰施施然走开。

     …………

     嘴角默默一抽,对于自己家邻居是这么位爱心爆棚的雄性,我表示很无奈,公的就算了,总是企图给我儿子埋胸也算了,姿态妖娆得比女人还女人是怎么回事?

     作为一只鹦鹉这样真的没问题吗?这情况妥妥的是人妖吧?

     真为五子先生的太太表示担心啊喂!

     腹诽完不知道是不是变异的鹦鹉邻居,我收回瞻仰那道娇弱背影的视线,目光环顾店内一圈,随即发现…

     因为两界交汇的缘故,从那小雀斑出现开始,这家店陆续有许多人类登堂入室。

     一波接着一波,比赶集还热闹,很快把店里空位填得差不多满档,每个都气质粗狂,长相打扮五花八门,总之没一个看上去是良民。

     不过想想也是,碎片岛本地住民是不会进入带着里镇气息的店,双方相安无事却也老死不相往来。

     毕竟非我族类,彼此还是不必靠得太近,免得牵扯不清。

     店铺厅堂里显得拥挤,后来出现的人与店里原本就有的客人泾渭分明,不过这些赶在七八月登陆的远来客人们显然胆子很大,很快点了食物酒水,杯筹交错,高谈阔论。

     粗豪笑声渲染得夜幕都不再冷清。

     …………

     左右看过一圈,我收起视线,拿过黑釉坛子倒一杯泉水,端起凑到小家伙嘴边喂几口,然后剩下的自己喝下肚。

     算日子今天是七月末,八月月圆那天还有足足半个月,这段时间里碎片岛聚集如此之多闲杂人等实在不是好事。

     这一个月是里镇能够与现实世界连同的重要时期,可是今年比较特殊,有许多小孩子会在这段时间出生,安全方面…

     虽然一直有不成文规矩,碎片岛七八月间是繁殖期,整整一个月内不允许杀生,无论下海捕鱼亦或者上山狩猎,甚至连采摘植物,都不允许。

     岛上人类居民遵循惯例早早预备好生活物资,可是登陆这些远客…这些海贼海军甚至不明势力,会守规矩的又有几个?

     明面上畏惧里镇,暗地里…

     可我也知道,七八月的里镇不仅仅是繁殖季,还有随着船舶来访的同类们。

     说起来里镇之所以存在,大概是给异类一个聚集地吧?

     随着船舶经年累月飘荡,无意间产生意识之物,会循着本能抵达此地,有些疲惫不堪就此留下,也有在里镇休息够了重新出发。

     象中转站。

     最开始会出现交集,或许并不是人类想进入里镇,而是因为他们随船的异类生命想要前来此处与同伴见面吧?

     世界的意识,其实很温柔呢~万物有灵之后,世界划分出一个岛屿给虚幻生命,让它们在此地相聚。

     …………

     恍惚出神时蓦地听见耳边笑声徒然一静,我收起跑到九霄云外的心思,抬眼看向引得店内气氛古怪的源头。

     来人西装革履,腰际扣着长刀,古里古怪长相,眉宇神色森然,立在门外淡然一瞥,目光竟蕴着一丝刀锋般的质感。

     视线飞速晃过一圈,那人迈开步伐往里走,身后缀着几个衣着普通的年轻人,稍稍落后一步的男子看似温文尔雅,气息却同样精悍。

     这一行人穿过拥挤店堂,步履整齐,挺直的背脊,行进间带出一种奇怪的自律,而随着他们擦肩而过,店里原本坐着的人类都散发出一种古怪敌意。

     如刀似箭的目光盯在这行人背上如影随形,他们仿若不觉,为首那人在经过小雀斑年轻人位置的时候微不可察顿了顿,转瞬间复又继续前行。

     直到…领头这男人站到我边上,顺便他随行几人把附近围得严严实实。

     魁梧的男人有一副凶恶样貌,拧着眉,居高临下俯视,目光意味不明。

     我与他两人四目相对面面相觑,我是满头雾水,而他嚒~从眼神来看象是审视,又带着点诡异的…象是在看一件搁置很久的旧物?

     至于为什么眼神如此古怪,我实在莫名其妙,因为杵在面前这人素昧平生,严格来说就不久前见过一眼。

     小家伙和花团子不小心跑出里镇,我追上去那时候正是这人和他身后那位一个抱着孩子一个拦住花团,两个人的行为非常象诱/拐/犯。

     …………

     最后,小雀斑的声音打破死水一样的寂静,隔着人群,今年的领路人精神振奋的说道,“海军中将鬼蜘蛛。”

     他的话仿佛一根引/信,瞬间点燃店内其他人类的战意,一时刀/剑出/鞘枪弹上膛。

     哎呀呀~我悄没声的抽了抽嘴角,这是冤家路窄还是职业竞争?海贼和海军果然到哪里都没办法和平相处啊~

     小雀斑…如果没记错的话,他是海贼,如今背上看得到刺青,也就是说现在该称呼他白胡子海贼团二番队队长,波特卡斯.d.艾斯。

     眼瞅着现场气氛变得无比险恶,火药味节节攀升。

     不过,我知道这个时候的里镇是一定不会出现打斗,即使有也必定会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心念方起,顷刻间有声音斜地里横插/进来。

     “实在抱歉,八月月圆之前这里不允许争斗。”木勺老板毫无预兆闪现,幻化的壮汉身形堪堪挡住我的视线,“如果有谁违背,里镇会拒绝你们。”

     “岁岁小姐,请随五子先行离开。”

     “那就先告辞。”我一把捞过两只团子,笑眯眯的转身。脚下尚未迈出蓦地又顿住,“请问有什么事吗?今日第一次见面的海军先生?”

     对方速度快得出奇,精准绕过木勺老板探出手攥住我的肩膀,力道不轻不重却有效制止我的行动,眼睛没有看着我而是直勾勾盯着花团子,“球球。”

     花团子半点面子不给直往我怀里钻,被我拎出来塞给小家伙后它呼噜几声表示不高兴接着在盘圆了缩得脑袋都看不见。

     于是…

     “球球这名字不错,可惜它叫花团。”我一脸诚恳的试图和这位据(小雀斑)说是海军中将的蜘蛛先生讲道理,“你看你肯定是认错了吧?这孩子是我家的啊~”

     呃~虽然名字是临时起的,不过花团子真的一直跟在我身边,绝对不是别人家的说。

     …………

     沉默片刻,海军蜘蛛先生哑声开口道,“八月月圆之后呢?”

     我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他没头没脑问的是什么意思,想了想,回答道,“过了八月月圆,禁忌就不存在,物竞天择是世界运转法则。”

     月圆之后一切恢复如初,碎片岛重新回到现实,人类因着生存获取所需,生灵们出生成长死去,作为世界循环一个环节。

     “你是里镇居民。”

     海军先生的语气是肯定而非疑问,说话时拨冗拿眼角斜觑,目光意味难明,接着顿了顿仿佛是有点犹豫,自言自语一样嘟囔,“八月月圆吗?”

     又等了一会儿,莫名其妙的海军先生神色几经变幻,最后摆出一副破釜沉舟的样子,“月圆之后你愿意让我养吗?”

     “你和球球还有这小鬼是一家子吧?愿意让我养吗?”杵在面前的男人神色居然非常正经,说完安静几秒钟,眼神微妙飘移几度,“嗯~或许你会住到另外一个家里。”

     “你们会得到非常好的照顾。”他紧接着补上一句,态度显得格外诚恳。

     好————你个大头鬼!我额角顿时爆出一整片青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