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四十五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四十五章牡丹满园

     站在洗手池面前刷牙的时候,盯着镜子里倒映的人影,罗西南迪隐约觉得不太对劲,只是他又怎么也想不出究竟哪里错了。

     努力踮高脚,把自己的身子拼命往前凑,他试图从镜子里找出原因来,可是没等看得更清楚…

     按着水池边缘的手,奇怪的习惯性地一滑,他踩着的小凳子就这么翻倒,把他连人带椅子一起掀在地上。

     紧接着是放在洗手池边缘的小牙杯摇晃两下,在他愣愣的注视里大半杯水泼了下来。

     罗西南迪坐在浴室瓷砖上,呆愣愣的,顺便头顶盖了塑料杯,但这不能怪他,因为他还没长到洗手池高度,每天刷牙都需要踩着四脚小凳。

     好吧~他也是笨手笨脚,每回都要出点状况。

     没过一会儿,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温柔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宝贝你又摔倒了。”

     下一秒坐在地上的小身子被轻轻地抱起来,罗西南迪扭过脸,整个人扑进她怀里,闷闷的啜泣,“妈妈——”

     “好了好了~没事了宝贝。”她抱着他往外走,一边柔柔的安慰,“睡衣湿掉了先换下来,等下去院子里玩,好么?”

     “好~~”他软软的应了声,丢开脑海里一闪即逝的诡异感觉,双手环紧温暖脖颈,把脸深深埋在透着鲜花与蜜糖味道的颈窝。

     …………

     脱下身上穿的湿透的睡衣,罗西南迪趁着妈妈返身去拿干净衣衫的时候,低头盯着自己圆滚滚的小身子发怔。

     短短的双手双脚,幼童特有的鼓鼓小肚子,刚刚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样子…他只有五六岁的模样…可是…为什么他会知道怎么从外表计算年龄?

     还有…为什么…

     “宝贝怎么了?”

     浅浅香气随着她的接近而沁入鼻端,罗西南迪仰高脑袋,怯怯的嘟喃,“妈妈,我的肚子上没有开了洞啊?”为什么…他会认为自己的身上原本不该这样完好无损?

     “做噩梦了?”她笑眯眯的蹲下来,拿着衣衫帮他穿上,嘴里一边安慰,“宝贝你生病了还没好,是不是梦见什么?”

     努力地从套头衫里挣出脸,罗西南迪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最后只能懵懵懂懂的摇摇脑袋,“我不知道,妈妈——”

     是的,他什么也不知道…

     小心翼翼瞄了眼她笑得格外温柔的脸,罗西南迪踉跄地朝前扑,扁着嘴闷闷的寻求温暖怀抱,等她和印象里一样把他包进怀里,他在她看不到的角度,闭起眼睛。

     …………

     是的,他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需要知道。

     就象昨晚睡在小床里,她小小声和他说的那样,他前些日子生病,所以暂时忘记一些事,等身体完全好起来,一切就都会变好。

     他才六岁不到,不需要记得太多复杂的东西。

     他只要做个乖宝宝,快快健康起来,然后就可以不止在院子里玩耍,妈妈可以带他出门,外边有许多神奇的东西。

     游乐园,旋转木马,棉花糖,小丑手里的气球…

     天空,大地,海洋,历史,传说,冒险…数也数不清的,妈妈读给他听的故事书里的东西,到时候他都可以看见。

     只要他好起来。

     …………

     罗西南迪小小的脑袋里,能够记得的东西很少,只有妈妈和他。

     两个人住在带着院子的家里,二楼卧室挂着从来不会拉起的窗帘,他的身高不足,所以也看不到院子围墙外是什么样子,他的视野局限在家和庭院。

     和印象里一样,妈妈开始打理家务的时候让他自己在院子里玩耍。

     踩出家门的时候,不知为什么,罗西南迪总有些陌生感,或许是生病了躺在床上好些天的缘故?才让他觉得眼前的一切熟悉里带着不协调。

     只不过他也没多想什么,和之前一样飞快甩掉脑子里浮现的古怪感觉,欢乐地跑向院子。

     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云朵,太阳光线照射下的庭院,妈妈种的植物占据大部分空间,花朵开得喧闹又漂亮,它们是神奇的白色,整棵植物看起来象用积雪堆成,迎着日光,另一种型态的生命蓬勃又旺盛。

     罗西南迪托着腮蹲在整整齐齐的花盆前,一动不动盯着它们看,心里总觉得神奇又玄妙。

     这些蹲下来高度没过他的植物们,在妈妈口中是异变产物,虽然他不太明白‘异变’是什么意思,不过妈妈说苦难的背后会是曙光。

     无论如何活着就是胜利。

     存在的本身就是正常。

     妈妈总是对的,所以,这些白色的植物…

     在罗西南迪看来也没什么不对,即使它们不是绿色。

     蹲着发了不知道多久的呆,直到安安静静的庭院围墙外边传来一种奇怪的存在感,那种逼近的感觉让罗西南迪回过神,仰高脸,无比好奇的看着一墙之隔外的世界。

     他…不得不否认他其实很好奇。

     妈妈告诫过,他生病没好所以才不能外出,可是,呆在连天空都被围墙切割成四方形的小院子里,罗西南迪想看一看外边。

     …………

     盯着被植株阻隔在后方的围墙,罗西南迪小心翼翼地起身,回过脸看了看身后的房子,发现屋子里似乎没有动静,于是迈开脚步,慢吞吞朝前走。

     占据庭院的花盆后方是一堵需要他仰高脑袋才能看见顶端的围墙,罗西南迪从没试过穿过茂盛得几乎淹没空间的植物,近距离站到围墙边。

     游乐园,旋转木马,棉花糖,小丑手里的气球…

     天空,大地,海洋,历史,传说,冒险…

     绚丽得如同万花筒的世界,就在围墙后边。

     小孩子的好奇心终于战胜对妈妈的依赖,罗西南迪走进占据空间的植物迷宫。

     进入的一瞬间,或许是身高的原因,他只觉得进入另一个地方,回过头,无数重雪白枝桠填满视野,密密叠叠的白色…象铺天盖地的雪…

     下意识打了个寒颤,罗西南迪转过身慌不择路朝前跑。

     很冷…这些植物让他觉得冷…依稀仿佛脑海深处浮出一幕可怕场景,只是在他没来得及细细深想之前,又被淹没在漫无边际的深灰当中。

     跌跌撞撞地奔跑,恍惚间身后似乎追着什么恐怖的东西,罗西南迪不敢停下脚步,因为他感觉如果被追上,似乎他的平静会就此崩毁。

     一直跑,一直跑,慌慌张张地穿梭在雪白冰凉的植物迷宫里,直到被看不到尽头的迷途搅得终于想大哭…

     张了张嘴,哽咽着想开口喊妈妈,顷刻间脚下忽地一绊,罗西南迪整个人往前扑倒,狠狠落在一堵温热结实触感上。

     …………

     呜了一声,罗西南迪手脚并用地扑棱,随后他被人抱高。

     “啊啦啦~这是个…小朋友嘛~”低沉温厚的成年男人声音,语调里带着点惺忪睡意,“你是谁家的孩子?似乎没见过啊?”

     眨了眨眼底浮现的雾气,罗西南迪小心翼翼打量把自己抱高的陌生人,随后又发现对方是半坐着,一双手叉着他的腋下,正把他举到两人四目相对的高度。

     这是个…年纪已经不轻的男人,藏蓝衬衣,雪白马甲,黑绒绒卷发,细格子眼罩推高在眉毛以上高度,明显是刚刚睡觉时被他摔在身上…

     扁了扁嘴,罗西南迪垂下眼帘,又看到男人身/下铺着一件披风,肩章绣着军衔…

     这男人…是海军…为什么?

     心脏被看不见的手狠狠攥了下一样,罗西南迪下意识的流出眼泪,很奇怪,看着地上的披风肩章,脑海里就浮现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有点疼…难受得看着绣出军衔的肩章就想哭…吉光片羽的影像在记忆海掀起涟漪,依稀有谁披着披风笑着揉他的脑袋,只是他看不清对方的脸。

     …………

     “啊啦啦~别哭啊~”男人手足无措地把他放在边上,又抬手筢筢头发,一边四下张望,象是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有小孩子跑到海军本部里边?”

     看了半天男人就收回视线,又把脑袋高度压低些,问道,“你从哪里进来的?”

     罗西南迪呆愣几秒钟,下意识转过头看着自己来的方向,“那边,我和妈妈住在那里。”

     伸手指着不远处那道墨黑瓦片的围墙,罗西南迪乖乖的回答了男人的问题。

     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从围墙里边跑出来,更不明白那片雪白植物迷宫,为什么会…象纽带一样把内外两个空间联系到一起。

     他和妈妈住的庭院,那堵白墙黑瓦界限,此刻幻境一般,围墙下半部分化作虚影,雪白植物从庭院里绵绵匝匝延伸而出…一直延伸到距离男人睡觉位置不足半米的地方。

     想了想,罗西南迪爬起来,怯怯地拉了拉男人的袖子,“我要回去了,对不起。”

     正盯着他家看的男人不着痕迹地顿了顿,随即回过脸,目光隐约带着几分深意,“我是青雉库赞,你呢孩子?”

     问完之后沉默下来,似乎在等他回答,一时间两人就这样静静对视。

     男人微抿嘴角,眉宇间是岁月里沉淀下来的从容,看似平淡无害的人,眼神竟有一种罗西南迪直觉的危险,所以他抿紧嘴角,一言不发掉头就跑。

     没等小短腿跑出两步,立刻就落进对方手里,男人把他拎高些,懒洋洋的笑,“啊啦啦~小孩子不可以没礼貌啊~”

     “要乖乖回答大人的问题。”说话间手腕一转,把人调个个,让两人四目相对,即使仍旧笑得散漫随性,男人的眼里还是掩不住刀锋般锐利的寒意。

     …………

     下一秒,罗西南迪放声大哭,“妈妈——”

     “诶——诶诶?”咫尺间的这张脸表情顿时卡壳,男人呆愣几秒钟,紧接着变得手忙脚乱起来,“诶诶?别哭啊——”

     “等,等一下…”

     眉宇间褪去凝重冷意,男人一边叹气一边把手放低些,双脚腾空的罗西南迪被团一团塞进怀里,混合火/药与海潮的气息扑鼻而来。

     间隔几秒钟,罗西南迪感觉到宽厚的手掌小心翼翼拍抚在背上,“诶~真是个爱哭的孩子,好啦~哭得太大声引来其他人就麻烦了啊~”

     混合着自己抽抽噎噎的泣音,罗西南迪还听到对方带着几分为难的嘟囔,“喊妈妈啊~男孩子怎么撒娇啊~”

     “你在对我的孩子做什么?!”愤怒难当的声线毫无预兆间出现。

     脸闷在别人怀里的罗西南迪听到几记不知该怎么形容的闷响。

     男人咦了一声,之后罗西南迪只觉得身体腾空,瞬间脱离那个闻起来带着硝烟的胸襟,顷刻间落进鲜花与蜜糖味道的柔软怀抱。

     …………

     “你是谁?刚刚在做什么?”妈妈的声音听在罗西南迪耳朵里,带着奇怪的血腥气,“喜欢小男孩的变/态吗?”

     “诶诶?这位太太,我不是…”

     男人回答到一半,立刻又被灼升的暴戾之意打断,“去死吧!”

     “妈妈——”攥着衣襟的手指微微颤抖,罗西南迪埋在甜软颈窝里的脸贴得更紧些,之后才小小声开口阻止,“我摔倒了是这个叔叔扶我起来,不是坏人。”

     开口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忍不住哭起来…夺眶而出的眼泪当中却没有因为跌倒的疼痛,反而是一种惘惘的悲伤。

     方才的一瞬,电光火石间罗西南迪想起一些事。

     所以他忍不住哭得伤心。

     他想起来了…

     他很多年前就已经长大,今年应该二十几岁,而不是才六岁。

     只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想不起自己究竟怎么会变成这样?更想不起六岁到二十几岁之间的许多事。

     他忘记了很多…记忆象是被清洗过,留下的只有为数不多的片段。

     这当中…有如今正和妈妈对持的男人存在…

     之前自我介绍为‘青雉库赞’的这男人,罗西南迪记忆里对方只是库赞。

     海军本部中将库赞。

     刚刚摔倒的地方,他此刻身处之地是马林弗德,海军本部。

     二十几岁的罗西南迪,原本正确的世界里,库赞先生应该是中将,而不是摊在地上雪白将领披风肩章绣的…海军大将。

     今年…罗西南迪的今年…

     是哪一年?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妈妈…真的是他的‘妈妈’吗?

     如果一切是虚幻,那什么才是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