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十七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十七章新月之笛

     这一刻现场显得格外安静。

     篝火溅起火星哔剥,许是无可辩驳,光影明灭不定间,泽法老师与特里顿准将两人面色一时显得沉郁。

     波鲁萨利诺冷笑一声,很快调开视线,转而看向千岁百岁。

     她直视着他,一双眼睛明亮如水,金红火星点点辉芒倒映,一如夕阳西下前的海面,清澄透澈,广阔无垠。

     短暂的静默过后,波鲁萨利诺忍不住想叹气,实在见不得她一副懵懵懂懂傻样子,只能低声开口道,“召唤仪式的诱饵,鲜少能活下来。”

     “拒绝他们百岁,无论他们给你什么。”

     波鲁萨利诺觉得有点头疼,这女人不该聪明的时候古灵精怪,该精明的时候,怎么就傻得无以伦比呢?

     见她的眼神还是有些不解,他接着解释给她听,“海妖是一种妖兽,即使凶暴好战的鱼人都不敢与海妖一族争锋。

     “并且,它们与海洋任何一种/族群都不同,海妖嗜食人类。”

     “存活在亚特兰与高加米拉之间,海图显示与都姆兹呈正三角区域,栖身深海珊瑚礁洞穴之内,族群出没之地,白骨铺陈万里。”

     “每隔二十年是海妖一族的繁衍期,新月之夜它们浮在洋面狂欢直至日出,也只有那夜,使用都姆兹国之重宝新月之笛,能够召唤出海妖王。”

     摆了摆手,示意她暂时不必询问什么,波鲁萨利诺才继续说道,“或许是自然法则制约那个可怕物种,海妖一族不存在雌性。”

     “所谓召唤仪式,除了不知为什么能发出古怪音频的新月之笛,同时都姆兹也一直会准备许多美丽纯洁的处/女。”

     说话的同时,波鲁萨利诺始终在观察千岁百岁的反应,此时见她眼神微变,他就知道她听明白召唤仪式中诱饵的意义。

     千岁百岁从不是真正单纯如白纸的女人,相反,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无论是她的样貌会引发欲/望,亦或者世界本身对女人的不公平态度。

     也正因为知道她,波鲁萨利诺才实话实说。

     明白之后,想必她会拒绝,唇稍勾了勾,他也就索性将那些秘事全部说出来,“诱饵被驱赶到海中,很快被妖兽捕获,日出以后它们将猎物带回海底,幼体出生第一份食物就是孕育它们的血肉。”

     把原本不该为人所知的秘密一股脑道出,这之后他也不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盯着她看,不出所料的看见她眼睛里大片大片阴霾水雾般氤氲蒸腾。

     经过这段时间相处,波鲁萨利诺哪里会不清楚,千岁百岁最忌讳的是什么,他说得那么可怕也不是为了吓着她,而是要加深她的厌恶感。

     以千岁百岁为饵召唤海妖王?波鲁萨利诺无声冷笑,把视线平移几度,望向泽法与特里顿的目光里,透出浅浅怨怼和敌意。

     无论本部出于何种本意,他怎么可能允许?

     ………

     接下来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最后,是千岁百岁率先开口打破沉寂,她环顾周遭一圈,目光里除了阴郁,还捎带几许尖锐的讥诮之意,“所谓召唤,实际上是一场x派对?”

     噗!波鲁萨利诺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着,然而也不止他一个人被哽到,在场其余三个男人嘴角抽搐的嘴角抽搐,表情尴尬的表情尴尬,一时神色纷纷各异。

     随后,此起彼伏的微弱咳嗽声里,千岁百岁又一次冷声说道,“而证实新月之笛的真伪,是其他人围观么?实在要不得的兴趣。”

     百岁你这傻姑娘太口没遮拦了啊!波鲁萨利诺浑身颤抖地抬手扶额,一脸不忍崒睹的回答,“不,那是因为海妖王…”

     话说到中途忽的被斜地里插/入的声音拦截,沉稳音色出自泽法,“这当中的理由,千岁百岁,或许你更希望从战国那里知道。”

     动作微微一顿,波鲁萨利诺放下手,皱起眉心,冷冷的看向他们的泽法老师。

     “实际上,我不赞同你放弃实习,只是…”那男人言语间仿佛带着未尽之意,说话的同时探手入怀取出一只小小的电话蜗牛放在地上,“战国会亲自向你解释。”

     片刻之后,男人移开手,留在地上的电话蜗牛开始缓缓支起触角。

     趁着电话虫连接到彼端信号之前,特里顿准将沉声说道,“新月召唤,那种陋习应该随着都姆兹灭亡而消失才对,真不知道中枢那些家伙想干什么。”

     许是同样心怀不满,特里顿准将的气息里透出少许肃杀,“新月夜海妖浮出洋面,动用军舰群重炮扫荡,将食人妖兽全部消灭才好。”

     “这些年海军本部几次策划围剿都没能实现,中枢…”

     “耶~是因为在中枢眼中,诱饵那点牺牲比不上得到的价值吧?”波鲁萨利诺悠悠然开口,斜睇而去的眼神别有深意。

     下一秒,特里顿与泽法同时偏头看一眼过来,三人目光相碰又飞快错开,波鲁萨利诺不着痕迹的挑了挑嘴角,慢慢垂下眼帘。

     ………

     实际上波鲁萨利诺知道,新月仪式肯定不是海军本部的意思,怕是中枢那边…

     而本部也不会对政府与中枢言听计从,近几十年来,海军势力日渐强大,已然在逐步摆脱控制,如若不然,将领也不会公然流露不满言论与心态。

     只是,为什么牵扯到千岁百岁,波鲁萨利诺认为怕是有别的原因,当然,其中的错综复杂,他此刻不愿意多想,他目前当务之急,是阻止她同意参加新月仪式。

     无论如何,他都不要看见傻姑娘冒险。

     ………

     心念飞转间,地上那只电话蜗牛慢慢睁开眼睛,小生物的脸部浮现拟人化表情,见状,波鲁萨利诺随即收起旁的心思,和众人一道将注意力投过去。

     “百岁。”电话蜗牛口中发出的声音,果然出自远在马林弗德的大将战国,顶着幻化出的圆滚滚发型,蜗牛露出沉定的神色,“你见到泽法了。”

     “是的,战国大将阁下先生。”以绕口称谓回答之后,满脸好奇盯着电话虫的千岁百岁,声线是与澄澈眼神截然不同的刻意柔软,“我都不知道您有旁观x派对的兴致。”

     随后,她收起滴溜溜打量电话蜗牛的目光,眼底眸光微微一暗,勾起唇稍笑得异常娇媚,“过些时候我可以献一曲七重纱舞,保证您满意,所以,能不能别叫我去死啊战国大将。”

     比起她撒娇似的示弱,她盯着电话蜗牛的眼睛…简直杀气腾腾。

     波鲁萨利诺抬手挠了挠脸颊,不期然想起以往几次,千岁百岁露出这样眼神之后,惹着她那些人的下场。

     想了想,嘴角一抽,忍不住就在心里给战国大将预先点上一根蜡烛。

     海军军校训练营一个月,波鲁萨利诺已经发现千岁百岁这姑娘,虽然多数时候绵绵软软什么也不计较,可一旦她动怒,那就是不可收拾。

     上回剑道课上,亚力士恶意用剑挑开她的衣襟,结果被她一脸无辜地‘失手’把肋骨打断好几根,人到现在还躺在医疗部修养。

     再上回是军舰配给重型武器实践课,她神色茫然地拎起狙击炮炮膛,然后‘手滑了’横扫几位出言不逊的同窗,顺便波及在场一半的人鼻青脸肿半个星期。

     再上上回,她…‘没注意’连前去劝导的教官一起揍了…

     一项项点数过去,波鲁萨利诺后脑勺顿时挂满黑线,忽然觉得自己其实运气真好,或者说,百岁对他可真是另眼相看。

     要不然,每回他怎么就安然无恙呢?百岁那样一拳能打穿演武场半米厚岩石地板,天生神力的姑娘…她果然是不讨厌他的,对吧?

     ………

     暗暗庆幸外加愉悦,波鲁萨利诺一边偷偷的拿眼角斜觑,根本没留意他只把目光放在电话蜗牛上的千岁百岁。

     此时,许是被她的惊人之语噎到,电话蜗牛已经保持目瞪口呆表情好一会儿。

     又等了半晌,彼端无言以对的战国大将收拾好心情,终于又一次说话,“百岁你啊——”

     沉稳厚重音色,语调仿佛很是无奈,顿了顿,重新开口时忽的转移话题,“医疗部为杜兰德制定救治方案,想必你也看过。”

     “情况比预计的要糟糕。”

     “医疗部分析认为…”来自电话蜗牛彼端的声线变得暗哑,且带着说不出的犹豫,“杜兰德的身体器官衰败是…”

     “是中毒引起,对吧?”千岁百岁抢在战国大将之前开口说出答案,“毒素沉积诱发细胞病变,或者直接侵蚀。”

     她话音落下,篝火边其他人气息微微一滞,波鲁萨利诺讶然看了她一眼,又听得战国大将说道,“医疗部正在分析病原。”

     “可是…或许杜兰德等不到分析结果出来,并针对它研究出治疗药物。”

     沉默片刻,象是想起什么,战国大将急匆匆问道,“对了,你所处的岛屿放置着恶魔果实,百岁你——”

     “波鲁萨利诺同学和萨卡斯基同学的运气很好呢~”千岁百岁不以为意地摇了摇手指,微笑着偏过头,环顾周遭一圈,又收起视线,“闪闪果实与岩浆果实。”

     “想来也是如此。”战国大将的声音恢复了先前的沉稳,“如果不是想要那颗,即使自然系你也不会放在眼里。”

     ………

     想要那颗…愣了下,波鲁萨利诺不自觉偏过脸,深深看了同样若有所思的萨卡斯基一眼,两人目光一碰,随即飞快错开。

     抿了抿嘴角,波鲁萨利诺眼底异色一闪即逝,恍悟与错愕,甚至一丝接近自嘲情绪在心底纠缠盘绕,让他险些无法保持面上完美的平静。

     这一刻,许是他外放的波动太明显,泽法与特里顿两人分神盯了他一眼,被他微微恼怒看着的人却一无所察,“卡普中将告诉您了?”

     说话间她动了动,换了个更舒服点的姿势,又抬起一手摸了摸耳垂,曼声笑道,“偏题了战国大将,也该言归正传,告诉我答案。”

     “在我看来,战国大将并非漠视人命的狂徒,想必新月召唤有特殊原因,而找上我,是为了杜兰德吧?”

     “医疗部研究药物的时间不够,我找不到手术果实,那么,也只能用其它办法。”

     “无论付出何种代价,我也必须让他活下来。”

     她放下手,对着电话蜗牛浅浅一笑,“是新月之笛或者海妖王,哪一样能够救我的养父?”

     “是海妖王的心脏。”波鲁萨利诺冷冷的开口回答了她的问题,“二十年一现的海妖王,它的心脏能够解除世上任何一种恶疾。”

     “无论是身体病症,亦或者剧毒。”

     “而正是因此,持有新月之笛的都姆兹皇族,能够得到中枢庇护。”

     待得她豁然回头,他半是恼怒半是阴郁的接着说道,“千岁百岁你真是天真,即使拿到海妖王的心脏,以你目前的身份地位,那东西也会轻而易举被夺走。”

     “中枢会如此急迫,怕是赤土大陆内院,有哪位同样性命堪忧吧?”

     闻言她神色一怔,复又微微眯了眯眼睛,眉宇间杀意与希望纠缠盘绕,眸光一时明灭不定,仿佛有什么在其间旺盛燃烧。

     ………

     片刻过后,波鲁萨利诺转开目光,把视线投到电话蜗牛上,强制压下心头怒意,飞速斟酌言辞,一边缓声说道,“明知道会徒劳无功,也要牺牲她吗?”

     “不——实际上,新月之笛有一条伴生诅咒。”彼端的战国大将似乎是叹了口气,方才接着开口,“比起都姆兹皇族,诱饵更有权使用海妖王的心脏。”

     “只是能活下来的诱饵几乎没有,并且都姆兹刻意保守着秘密。”

     “这次与…达成协议。”说到中途的几个词语用得含糊不清,接下来才重新变得清晰,“如果千岁百岁参与新月召唤,她能够拿到一半。”

     “而那样的剂量足够杜兰德恢复。”

     “我答应了。”千岁百岁的声音,几乎在战国大将话音落下的同时响起,“我退出实习,事后前往新世界驻守。”

     这次轮到波鲁萨利诺狠狠瞪她,可惜他目光再如何凶恶,她都丝毫没有留意的样子,只淡淡的回视一眼,随后把脸转向特里顿准将,“现在就出发?”

     特里顿准将抬头看看天色,之后沉声说道,“等天亮,夜里近海状况不适合军舰靠近。”

     说完,又上下打量她几眼,目光显得有些复杂,“你…”开口之后顿了顿,象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仅仅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就此沉默下来。

     不多时,来自马林弗德的讯号也中断,电话蜗牛随即阖上眼睛,头顶两只触角慢慢垂落。

     一直保持沉默的泽法上前取回通讯器,皱着眉看了千岁百岁良久同样不说什么,最终静静地折回原位。

     ………

     死水一般凝结的气氛中,盘膝而坐的千岁百岁抬起手臂伸了个懒腰,抬手一边垂肩膀,一边低低的自言自语一样说道,“明天早起,我要梳洗休息,各位请自便。”

     说完站起身走到篝火旁,从旺盛火堆当中抽/出一支半燃烧木材,拿在手里用它照着路,她慢慢地往溪流方向走去。

     目光死死锁紧那道纤细背影,波鲁萨利诺一直看着她头也不回地拉开彼此距离,良久,眯起的眼睛,眼底掩不住怒意升腾。

     远处墨黑夜色里,她拐过矗立在溪岸边一块高大岩石,身影消失后,燃烧的那点昏黄钉在地上,照亮一小块范围的光影随着风摇曳不定。

     她去往的那个位置是溪流一处浅湾,白日里看最深只有半人高,水势平缓,想来她是到哪里去梳洗。

     间隔不久,沉寂的夜里传来轻轻浅浅的划水声,和其他人一样坐在原位不动也不言语的波鲁萨利诺这才缓缓地站起来。

     瞥了眼角余光里眉梢一跳的萨卡斯基一眼,笑了笑,随后转身,沿着她所在的方向不疾不徐迈开步伐。

     “诶——”

     走出一段距离,脑后传来特里顿准将略显诧异的声音,波鲁萨利诺身形微顿,侧首,哑声说道,“耶~既然泽法老师和本部一样,觉得牺牲她无所谓,那之前,我对她做什么,都没有谁有立场阻拦吧?”

     视线扫过表情有些错愕的特里顿准将,复又看向泽法老师,两人目光相对,波鲁萨利诺就看见他们的泽法老师眼睛里凝结怒意。

     啧了声,波鲁萨利诺讥诮的勾了勾嘴角,重新撇开脸,一言不发疾步前行。

     ………

     离开篝火光晕笼罩范围,黑暗扑面而来。

     此时夜已深沉,不过以波鲁萨利诺的视力,光线再如何微弱,他都畅行无阻,身后更是安安静静,也没有谁真的拦他。

     挟着怒气疾行,没多久就靠近她所在的位置,转过横在视野内高大岩石,后方景象就印入眼帘,随即,他微微一怔。

     搁置在近水石滩上的照明火把,焚烧的焰火袅袅,漫得烟气氤氲,摇摇曳曳光影间,星星点点金红光斑洒在平缓水面。

     她站在水中,听到动静恰好偏过脸来,长发散落满身,发梢垂落水面,彷如墨汁晕染,丝丝缕缕荡漾。

     挽高的衣袖与长裤裤腿,素白肌肤浸没在溪水里,单薄衬衣朦胧,映衬金红暖意一般的辉芒,整个人显得艳若朝霞。

     只是…落在他眼里的旖旎风光,美妙景致的中心,她望着他的眼神始终清澄透澈,一双眼瞳纤尘不染。

     眸光微微一暗,波鲁萨利诺猛地转身折回背光处,颓然靠上粗粝岩石,心里盘旋的忿怒被她那样一看,竟象是…冰雪消融一般。

     ………

     轻轻喘了几口气,抬高眼睛,盯着头顶漫无边际的暗幕努力转开注意力,良久,自觉调整好心态,方才开口,“杜兰德.斯科特是你养父?”

     “这么说百岁出身白色城镇弗雷凡斯吧?”

     “怪不得,听说北海的女人皮肤都很好呢~”

     嘴里磕磕碰碰说着连自己都不知道含意的琐碎话题,波鲁萨利诺一边满心苦恼的分神,他原想狠狠欺负她来着,现在看来…

     不知不觉…他居然拿她没办法了吗?

     在波鲁萨利诺看来,千岁百岁应该锁在高墙深院之内,用最昂贵的绫罗丝绢包裹着,最精妙的首饰妆点,华服珠宝,香闺娇养。

     如果她想…

     可惜她不想…

     明知道自己拥有何等惊心动魄的美艳,她也不肯利用那份优势。

     真是个傻姑娘,波鲁萨利诺啧了声,复又有些释然,倘若她不是这般表现,他眼里大概也看不到她这个人,顶多就是个玩物。

     血液里沸腾的炙热总算恢复平常温度,波鲁萨利诺偏过脸,静静看着正从岩石另一边转出来的这人。

     她就着手中照明物光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的笑了笑,曼声说道,“我想要的一直是手术果实,所以不必觉得欠我人情。”

     “耶~我没觉得欠你人情。”耸了耸肩,复又探过手去,将她手里的火把拿到自己这里,波鲁萨利诺伸出另外一只手,掌心朝上。

     “既然是同伴,我也只能放弃实习了。”

     看进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瞳,波鲁萨利诺沙哑着嗓子说,“因为你的背后交给我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