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十一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十一章新月之笛

     睁开眼睛,逐渐清晰的视野里,一张脸居高临下俯视。

     我一惊,下意识就发起攻击。

     直击而去的拳头被眼疾手快挡下,这人擒着我的手腕,顺便把它按回我的身侧,说话的语气显得很轻松,“耶~百岁你醒来了啊~”

     呆滞两秒钟,视网膜接收到的图像反馈给大脑记忆层,随即给予正确认知,得出结论后我卸掉腕间蓄势待发的力道,说道,“波鲁萨利诺。”

     这张由上而下看着别人的脸,属于同窗波鲁萨利诺,然后,关键是…

     为什么他会压在我身上?这文风走向哪里不对?

     记得我是军舰上吃饭吧?

     一大早集合完毕就登上船坞里的军舰,作为本期军校学员之一,和其他人一起开始实习航行,只是任务内容尚未公布。

     傍晚开始进餐,准备到点熄灯入睡,规定的作息时间与往日一般无二。

     现在睁开眼睛换个场景不说,还被同窗之一用某种非常不和谐角度由上而下盯着…

     另外…

     目光越过上方这人宽阔的肩膀,我盯着更高处的晴蓝天空,慢慢的眨了眨眼睛。

     居然已经是白昼,就算我忘记自己怎么吃完饭爬回去睡觉的过程,晚上连个梦也没有,睁眼就到天亮?

     身下的触感是细细沙砾,不远的距离有海潮翻卷。

     “我们被丢到某个岛屿了?”

     把脑子里一团混乱清理一遍,我收回视线,低声问道,“这是实习内容?”

     ………

     “谁知道呢~”对方慢条斯理的回答,背对着光的脸,一双眼睛仿佛带着古怪意味,“原以为你的反应会更激烈。”

     没头没尾的说什么呢蠢货!我翻出死鱼眼,挣了挣被禁锢在身侧的手腕,发现纹丝不动就索性不去理会,淡声回答道:

     “如果军舰遇袭,没道理我们半点动静也听不见,倘若是敌人太过强大,那就更没有理由,是我们活下来。”

     “你看起来精神得很,我也没受伤。”

     “是昏迷中被丢出来吧?”

     “昨晚的饭菜——”说到这里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是昨晚的饭菜有问题,如若不然,我怎么可能被搬运了还毫无知觉?

     傍晚进餐的时候,一群人围坐在大圆桌边上,以我为分界线,左边波鲁萨利诺,右边萨卡斯基,然后他们两人各自的追随者依次往下。

     这一票军校精英学员们,在训练期间就喜欢互别苗头,到了军舰上没人管束,行为更是隐约带出点分庭抗礼味道。

     我还说奇怪,昨儿饭堂里那些海兵们暗地里打量的眼神古里古怪,原本以为是军校学员之间的气氛叫他们侧目,现在回想,军舰上的海兵们是看热闹吧?

     多半是知道有谁给实习生全体下药再丢到荒岛上,所以海兵们幸灾乐祸。

     于是…

     生存游戏还是大逃杀?

     打算转成惊悚黑暗系的节奏?

     ………

     电光火石间,我满心纠结的脑补各种小剧场,随后就听得这人意味不明的哼笑,“百岁你真敏感,又冷静。”

     他话音落下,我迅速收起脑子里跑到九霄云外的思路,阴森森瞪过去,从牙缝里挤出声音,“别告诉我,你没猜到是怎么回事。”

     还有————“放开我,波鲁萨利诺。”

     无理取闹够了没?起开啊白痴。

     一手扣住别人的手,一手撑在别人脑袋边上,顺便横过一腿死沉死沉压住别人膝盖,如此掉节操姿势…以为自己是在上演[霸道总裁]吗?

     先不说你那未老先衰的长相,没有半点‘冷酷多金邪魅狂狷’男主气质,我也不是傻白甜抖m女主的料啊喂!

     这一刻,许是从我的三白眼里领悟到只可意会的内容,这人忽地俯低几分,悬在十几公分距离的脸,嘴角微不可察掀起,然后————

     开口就没好话,“太聪明的女人将来一定晚婚,我可真替你担心。”

     被紧扣在身侧的手,禁锢腕骨的力道缓缓地收紧,转瞬又忽地松开,顷刻间遮盖视野的阴影跟着移到一边。

     我眯起眼睛,被当头照下的阳光刺得不舒服,抬起胳膊挡着眼睛,又躺了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半坐起来,第一件事是低头审视自己。

     ………

     衬衣军裤短靴,还是昨天那副装束,除了还有些满头雾水,精神也算是正常,没发生什么叫人蛋疼的改变。

     打量完自己,我一边拆掉脑后因为睡姿问题导致松松垮垮的马尾辫,一边拿手指当头梳重新梳理,间或眼角斜觑走到边上去的波鲁萨利诺。

     他…也一样军裤短靴,只是不知为什么此刻正脱掉衬衣把它拿在手里,白日里太阳下,八块腹肌人鱼线…

     个死流氓!我暗自呸了声,立刻收回视线,三两下扎好辫子,迅速起身。

     拍干净身上带的细沙,耳朵又听见已经走到十几米外去察看的某人往回走的脚步声,我抬起头,随即听得他曼声开口,“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走到身侧站定,他的目光投向前方的海水,“这片海湾只有我们两个。”

     我的视线同样落在前方,视野里是一道下弦月海湾,浅金沙滩被海浪轻轻拍打,看不到任何可供扬帆的工具,更没有别的人。

     晴朗的天空下,更远处一望无垠洋面被映出深深浅浅蓝。

     远处两侧海湾弯角是草木葱荣崖岸,身处的沙滩如同一线纽带,浅金两端连接蔚蓝如宝石的海面与翡翠般苍绿的岛屿植被。

     ………

     “去砍一棵树点燃求援信号。”抬手比了比后方,想了想,我又提供另外一个选择,“或者进岛,依照‘实习计划’开始探险。”

     现在回想,我觉得自己的思维或者存在误区,实习航行,也不一定必须呆在军舰上乘风破浪,这座无名岛如果是尚未公布的任务内容…

     大冒险的目的是什么?

     “耶~百岁你真是聪明。”这人毫无预兆地把脸凑到近前,神色似是惊喜交加,“我…”

     “闭嘴啊——”我有气无力的抢先打断他的话,“我当然知道自己美貌与智慧并重,温柔娴淑又冰雪聪明。”

     咫尺间这张脸蓦地一僵,可能是出乎意料,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扭曲,半晌,眉梢微微一抖,张了张嘴却又一副哑口无言的样子。

     啧了声,抬手推开他靠得太近的脸,我转过身就往岛上森林里走。

     走出一段距离,脚下微微一顿,回过头,朝着被丢在身后那人伸出手,“一起吗?”

     背对海岸线的人停在原地不动也不说话,一手插/进裤子口袋,一手拎着衬衣,目不转睛盯着人看,黑沉沉的眼睛,眼神意味不明。

     等了好一会儿,直等到我不耐烦起来,正打算掉头就此分道扬镳,那人总算迈开步伐,不疾不徐靠近。

     接下来一路无话。

     ………

     进入森林开始视野就变暗,巨大高耸的树冠遮蔽天空,粗壮树干缠满寄生藤木,蕨类与不知名的植被肆无忌弹生长,深绿浅绿密密匝匝。

     根本找不到路,地表落叶朽败沉积,踩上去松松软软,或者还带着积水淤泥,我们不得不捡着布满青苔的朽烂枯木作为落脚点,或者从稍微柔软些的植被上掠过。

     阳光偶尔从繁茂枝叶缝隙透下来,空气里溢满植被*气味与泥土芬芳,间中混淆海洋季风掠过时的海腥味。

     生机勃勃的原始生态感,看不到一丝文明痕迹。

     抬手隔开横在前方的枝桠,我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只觉得背脊有微微湿润感,一路走来无边无际的绿色,叫人精神紧张。

     这是片古老森林,奇怪的是它安静得厉害。

     泼天盖地的植被茂盛得不像话,却没有动物行迹,连飞鸟震翅的声音也听不见,偶尔有形态各异的虫类爬过枝梢叶底,活动生物数量少得不正常。

     ………

     踩着横在一处地裂缝隙上枯木,借力掠过障碍时,一路始终沉默的波鲁萨利诺同学,终于舍得开了尊口。

     比起我必须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谨慎,这人姿态悠哉得简直不像流落荒岛,倒像是春日里在公园漫步。

     方才落在后方的人疾掠上前,身形落到与我并肩而行的位置,眼角分出一瞥余光,音调低沉,象是和谁赌气一样说道,“你从不对男人设防,或者只是不讨厌我?”

     脚下步伐微不可察顿了顿,转瞬间又继续前行,我留心周遭环境,一边分神回答,“只是不讨厌你。”

     我大概明白他没头没脑问的是什么意思,不外乎面对总是身体力行调/戏自己的人,我的态度为什么如此平淡。

     “和喜不喜欢没关系。”拨冗飞速瞥了他一眼,我掀了掀嘴角,“你的眼睛里没有欲/望,波鲁萨利诺。”

     无论是初相见时隐藏着轻蔑冷傲的注视,亦或者不久前的沙滩上,意味难明的俯看,他的眼神不带一丝浑浊。

     而令我不对他真正产生敌意的理由,正是那点清明。

     “看着我而不联想到床的男人很少,你是其中之一。”所以我不讨厌,理由多简单。

     他似乎愣了愣,偏头细细盯了我一眼,随即抬手摸摸鼻子,眼神飘忽的移开,“男人都好/色,百岁你实在天真。”

     “好/色很正常,那是物种繁衍天性。”我耸耸肩,淡声回道,“对我而言,人类与动物的区别只在于,是否愿意自我控制。”

     我也喜欢看八块腹肌人鱼线,可不会想一个一个按倒过去。

     即使是对苇牙产生某种…呃欲求不满,但那是基因影响,我也一直努力在遏制。

     一个月下来,基本上除了远远对着泽法老师流口水,发一发基因强制命令的痴汉信息,实际根本恨不得离对方十万八千里之远。

     天性与理智的争斗,真是令人悲伤。

     ………

     行进中的步伐猛地一滞,我莫名其妙看着拦在前方的人。

     也不知是我的话里有什么不对,他忽的抢先一步拦在我面前,眉骨挑得老高,静静打量人的眼神显得古怪又深刻。

     两人面面相觑,良久,他抬手拍了拍额头,一副受不了的样子,“你的划分方式简直闻所未闻…一点也不像女人。”

     片刻之后,拿开揉搓额角的手,抬高视线,目光里多出几丝暗色,半晌嘴角勾起,他低声说道,“你没把自己当成女人吧?在军队里。”

     “对你来说,我们这些同期训练的家伙,一部分是不讨厌的人,一部分什么也不是,所以你毫无顾忌打伤每个起心思的家伙。”

     许是觉得没必要粉饰什么,他面沉如水,霎时间目光锋利如刀。

     “对,我哪里做错了吗?”我冷哼一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有必须去做的事,没功夫理会莫名其妙的欲/望。”

     “波鲁萨利诺,你也因为外表被误解过很多次吧?”

     倒八字眉,眼角下垂,线条古怪的嘴,怎么看都流氓味十足,更悲剧的是很多人习惯以貌取人,标准怪大叔长相的波鲁萨利诺,我可不信往日里他没有被各种误会。

     话音落下,眼见对方脸色一滞,我顿时笑得更加愉快,“明明没有那种意思,总是会被人看做不怀好意,我们的遭遇某些方面很像呢~”

     戳人家痛处什么的,最喜欢了。

     ………

     我越说他脸越黑,于是我摇了摇手指,决定暂时鸣金收兵,不继续刺激他,“我眼中区分人类的方式,和你判断同伴的标准,其实一样。”

     “这一个月,我软弱一点,或者回应了某些人,对你来说,我和后街酒寮的女人,就没有区别了吧?”

     “即使我会进入军队,你眼中看到的也只是一个玩物。”

     “所以你看,我们是同类。”

     我和他都一样有自己的标准,并且,两个人都在以自己的准则衡量判定,对方是否有资格并肩而行。

     波鲁萨利诺这人嘴巴坏,行事又叫人琢磨不透,因为自身强大,性情桀骜不羁,说是目无下尘也不为过,他承认别人的方式,是用自己的方法确认。

     同伴是能够托付背后的安心存在。

     即使热血正义到天真的程度,相信我那些同窗,也没有谁肯随便接受哪个人成为同伴。

     中途介入他们这些海军精英训练的我,根本没时间和他们任何一个建立羁绊,或者相互理解。

     无论是牵绊或了解,都需要时间,不巧我不具备那种因素,更不巧的是,军队是一个整体,信任与合作是基础。

     没有机会彼此磨合,人与人之间的往来就会磕磕碰碰。

     这一个月,军校的教官们有意让我融入这些精英,只是效果不甚理想,因为学员的标准和教官不一样。

     而我的也和教官相差悬殊。

     我和同期同窗们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试图认同对方。

     波鲁萨利诺手段粗暴又直接,当然我也好不到哪去。

     他试探,我算计,两个半斤八两。

     只不过,到现在也该差不多偃旗息鼓。

     这荒岛目前为止只看到我和他,如果不能合作无间,只好彻底分开行动。

     ………

     我深深的看进他的眼睛,低声说道,“你给予敬重,我还你信任。”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是我的标准。

     用人不疑,是我的规则。

     那么你的回答呢?波鲁萨利诺。

     短暂的沉默过后,他收起面上的若有所思,复又笑了笑,曼声道,“耶~看来这次我没走眼,运气真不错。”

     说话间他把捞在手里的衬衣系到腰上,下巴抬高少许,敛起面具一样痞赖表情的脸上,神色间透出郑重,口吻彷如许下承诺,“你的背后就交给我,千岁百岁。”

     “我的荣幸。”我点点头,嘴角下意识弯了弯。

     我可以无视言语肢体调戏,也可以对他不抱任何敌意,甚至视而不见,可要说是完全不介意,其实也没有。

     无论如何,不带颜色看人的这双眼睛,如果他看到的我是同伴。

     那样的话,心情会变好。

     ………

     于是,我和他两人总算达成和解(哪里不对?)。

     拦在前路这人放松抿紧的嘴角,眉宇间神色犹带浅浅的沉郁,目光却也真真实实透出暖意来,“那么————”

     话只说一个开头就徒然断绝,也不知他看到什么,瞬间脸色冷峻,散发出血腥肃杀气息。

     下一秒立在原地这人毫无预兆地纵身掠起,快得超出视网膜捕捉速度,只在空气中显现出一道细微到几乎无法察觉的残影。

     黑线般的残影快速闪动而后消失,也不过眨眼间,又一次出现时已经近在咫尺,扬起的手臂,不知什么时候指间居然扣着一柄锋利匕首。

     劲风扑面而至,视野徒然映出的这点冷厉锋芒,直直刺向我一侧脖颈。

     瞳孔微微收缩,我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耳畔的空气掠过短促尖锐风声。

     狭长刀刃割破气流,仿佛细小冰棱紧贴皮肤,激得人寒毛竖起,一记微弱沉闷细响过后,象是装满水的气球炸裂,几滴冰凉温度随即飞溅到耳背。

     视野充斥了一堵肌肉墙,我微微转动眼睛,分出一抹余光,极力往后看去。

     电光火石间扑到近前这人,一手死死按住我的肩膀,一手持刃刺向后方,他的胸腹几乎撞到我鼻尖,狭小空间里,我只能看清楚横过视野的前臂。

     坚韧紧实肌理线条,被力道绷出流畅纹路。

     刚才一瞬间,他握着刀柄的手腕甚至擦过我的脸颊,带着能够撕裂空压的强大破坏力,一击不知刺杀了什么。

     ………

     片刻之后,扣紧肩膀的手掌松开力道,这人随即往后退开少许,眯起的双眼,眉宇间带着未尽杀意。

     我垂下眼帘,目光沿着他的手臂往下落,最后停在他手中握的匕首上。

     雪亮锋利刀刃刺穿一截条状的树皮颜色生物,那东西卷在匕首上犹自蜿蜒卷动,暗红血滴淅淅沥沥沿着穿透身体的刃锋渗出。

     也是直到此刻,淡淡的,铁锈般的腥气后知后觉蔓延而至。

     是蛇?我皱了皱眉,心底微微一惊。

     从后方袭来的蛇虫,居然给人毫无生命的感觉,行动间更是诡异的叫我一无所察,如果不是他看见…

     静默中,他手腕一翻,甩开匕首上插的蛇虫,刀刃瞬间一转,飞速将其切成数段,灰褐色掉落在脚边,这才开口,“你没有躲开。”

     较之平时的轻佻散漫,此刻他的声线低沉沙哑,仿佛藏着混沌又危险的情绪。

     慢慢地抬高脸,我看着站在一只手臂不到距离的这人,笑了笑,轻声回答,“因为你说背后交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