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十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十章同窗的你

     举高的手半天没得到回应,不过我也没怎么伤心,因为吾辈之天敌…就在一只手臂距离不到的位置,o(>﹏<)o。

     刚刚战国大将给小鬼摸毛的时候,那毛团就跃到小鬼肩膀上,母鸡蹲,然后瞪圆猫眼,兴致勃勃盯着我看。

     至于小鬼…呃?他半探出的脑袋,一张小脸绷得死紧,象是被吓住?

     我强忍住被天敌用看老鼠的眼神静悄悄盯的恐怖感,力持面不改色,不着痕迹的把小鬼重新打量过一遍。

     两人距离近了,让我看得更清楚,这小鬼的双手双脚,甚至脸颊脖颈,都带着几处细小伤疤,颜色很浅很浅,不留意几乎看不出来,可…它们仍旧存在就是。

     藏在刘海底下的眼睛,象清晨日出前的天穹,浅淡稀薄的蓝色,晕着一层水光?

     稳稳的对上小鬼的目光,我默默黑线一把,被小鬼用那种看巫婆怪兽的眼神小心揣度…还真是生平头一遭哈~

     又等了一会儿,眼见小鬼眼睛里的水雾越发浓厚,我嘴角一抽,怀着无比悲壮的心情,托着水果糖的手往前递了递。

     然后小小声的开口商量,“等下它扑过来的时候,你救救姐姐好不好?”

     说话的同时拿眼角飞快瞥了眼小鬼肩膀上的毛团,发现它脑门上一双耳朵已经悄悄地支楞起来,我一惊,险些泪流满面,“糖果给你当谢礼。”

     收了贿赂等下记得别让毛团迎面扑来啊啊啊——

     ………

     在我哀哀切切的注视下,小鬼总算松开攥着战国大将裤管的手,然后小小心地伸过来,轻轻地取走那颗水果糖。

     尖尖下巴抬高几分,露出刘海下的眼睛,那双眼睛里的水雾淡开,天空一样的蓝色里终于生出一点点喜悦。

     总算松了口气,我收回悬在半空的手,抬起来挠挠脸颊,盯着小鬼的眼睛看了看,忍不住又往前凑凑,“要跟我去玩吗?”

     开口邀请之后,我畏惧的看了眼他的肩膀,“猫仔不行,我很怕它。”

     “去吧~罗西。”战国大将替小鬼做出决定,顺便很好心地拎走直叫我发颤的毛团,猫仔叫了声就乖下来,半点挣扎也没有的被揣进…西装口袋。

     等我仰高脸,视线对上战国大将朝下俯视的目光,隔着圆框眼镜,男人的眼神有点模糊,口气却和蔼,“百岁,小家伙就拜托你了。”

     点点头,我暂时没心思错愕,为毛称呼会从‘千岁百岁’飞跃到‘百岁’,随后转回脑袋,朝着小鬼又一次探出禄山之爪。

     来啊~姐姐带你去玩…(╯▽╰)。

     笑眯眯笑眯眯,没等多久,悬在半空的手触到一抹弱弱质感,小鬼从战国大将身后转出来,半推半却的给予回应。

     我的眼睛立刻完成两道弧线,在他反悔缩回去之前抢先一步起身,上去弯腰把人抱过来,团一团往自己怀里一塞。

     裹着附在胸口这团温热,我转身就朝走廊外侧走,心满意足之下连跟留在原地那些人的招呼都忘记打。

     “你怕高吗?”一脚踩上半人高扶廊之前,我低头问小鬼。

     只留给我一个浅金毛脑门心的小鬼没说话,只轻轻地摇了摇,头顶翘起一根呆毛。

     ————于是这就是不怕了。

     最后一点犹豫烟消云散,我收紧手臂,一脚蹬在扶廊上借力纵身跃起,目标是位于十几米外,这幢建筑物前种的那排行道树当中最高那棵。

     ………

     海军综合医院住院部楼外有大片空地,许是为了病人身心健康得到更好治疗,空地种满鲜花,中央还有个喷泉水池。

     住院部大楼前后的树木是常绿乔木,最高一棵恰恰在老头子病房前,打开门一眼能看见部分郁郁葱葱树冠。

     我抱着小鬼窜到树上,捡着枝桠间缝隙往上攀援,一直到达它的最顶部,超过四层楼高度,横生出去的一枝树干,差不多撑得住一大一小两只重量。

     到了高处,树木枝叶显得不那么拥挤,往枝干朝外延伸的位置坐下,不必特意抬高视线,雨后的天空就一览无遗。

     把小鬼挖出来转个方向放在膝盖上,我从后边揽住他,下巴搁到他脑门心上,“你看,高处的天空很漂亮吧?”

     “和你的眼睛很像呢~”

     小鬼的背脊似乎有点僵硬,或者是我太过唐突?

     不过…揽在怀里的小身子单薄瘦弱,叫我很…呃~我书读得少又粗鲁,不懂得安慰别人,可我还是很想抱一抱这小鬼,顺便安慰一下他。

     女人嚒~到了一定年纪都会有点母爱爆发,我(心理上)也到怪阿姨岁数,没忍住控一控正太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本来就喜欢乖巧安静小鬼,多过喜欢撩猫揭瓦的熊孩子。

     更何况这小鬼看起来就有点问题,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他那一身伤疤和不肯发出声音的行为,是某种创伤吧?

     想了想,我用下巴蹭蹭小鬼的脑门心,随即就被蓬松柔软毛感折服,╮(╯▽╰)╭。

     心情一好就想胡言乱语,于是我收了收手臂,压低声线说道,“和想象的感觉不一样呢~你的头发。”

     “原本我还以为是热的,因为它很像早上的阳光。”说到这里停了停,我刻意挺直把两人距离拉开一点点,然后歪了歪头,小心观察他的表现。

     ………

     半晌,原本僵住一动不动的小鬼悄悄抬起平放在膝盖上的一手,摸摸自己的刘海,停顿一下又摸了摸。

     被他指尖撩开的额发下,一双眼睛流露出浅浅的疑惑,或许还有点苦恼。

     等他又拿眼睛偷偷斜觑,我故作无意的又一次拿下巴搁到他脑门心,“不过也很可爱呢~感觉象棉花糖。”

     “对了?你吃过棉花糖吗?”

     我故意不去留心他的反应,自顾自接着说道,“绵绵软软,甜丝丝的,会让人心情变好。”

     “游乐场、摩天轮,旋转木马,小丑手里的气球。”

     “路边的小草,雨后的天空,冬日深雪夜里暖暖的壁炉。”

     “这世上有很多平平常常的东西,不知为什么,它们却总是会叫人愉悦。”

     “你看,在高处能看到海洋。”我拿开揽着小鬼的一只手,平伸出去,指尖点着远处扩展而去的整片蔚蓝,柔声说道,“比起它,我们多么渺小。”

     “天空与大地,海洋与历史,所有一切都在世界里,如果能够走得更远,我们就可以看到更多吧?”

     “比起守着心里的烦恼,我更愿意快乐的旅行呢~”

     ………

     “看着世界?”

     掠过耳畔的风里掺进一记小小的声音,带着一点点迟疑一点点惊怯,软软的音调,不知出于何故,声线还有点嘶哑。

     “对~看着世界。”我收回伸出去的手,摸索着找到这孩子放在膝盖上握成拳头的手,小心掰开它,握着腕骨往前探出,“握成拳头的手什么也抓不到,张开它…”

     “你看——等你再长高些,你能触摸到天空。”

     我不知道这孩子发生过什么事,也不想知道,我只是想告诉他,我自己的感想,所谓伤害,假如我们不去在意,终有一天它会烟消云散。

     到时候,我们张开的手,握住的一切都可以是幸福。

     等了很久很久,我听见若有似无的,小小声的回答,“嗯。”

     ………

     抱过一眼看见就喜欢的正太,顺便胡说八道一番逗得他终于开口,虽然只说了两句不到,却也没影响我的愉悦指数一路飙高。

     金毛什么的最可爱了有没有?我不控毛,但是可以控金色,~(≧▽≦)/~。

     接下来我没有再胡说什么,只抱着小鬼静静坐在树干上,两个人默默无语远眺天空。

     过了很久很久,天光变得柔和浅淡,风里的暖意渐渐降低,飞鸟歪歪斜斜滑过映出霞色的海面,低处终于传来叫唤声。

     “罗西——”

     我偏回脸,视线下落,透过枝叶缝隙,下方建筑物三楼走廊外,战国大将立在那,仰高视线,目光精准锁定我的眼睛。

     他身后的病房门前,老头子正和空元帅说着什么,另外那陌生人也在。

     看上去是探视结束?总算好了呢~我紧了紧手臂,直接把小鬼这样拦腰拎起,另一手撑了下枝干,身体一蹭直直堕落。

     下坠过程中小心留意横生的枝节,捡着繁茂树干缝隙腾挪躲避,穿行几次,踩着临近楼层高度那枝借力跃回走廊。

     双脚一落地,我就松开手臂,小鬼滑下去立刻朝着战国大将跑,一溜烟躲进对方身后,接着探出脑袋。

     浅蓝的眼睛里似乎也没有惊惧,或者别的什么不好的情绪。

     见状我蹲下来,抬手摇了摇,“下次我去找你玩啊~”

     金毛正太抿了抿嘴角,却没有发出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大人们和老头子道别完毕,空元帅和另外那人先一步离开,战国大将牵着小鬼的手落在后边。

     一行人走出几米,小鬼忽的回过头,笑得羞羞涩涩,“再见,姐姐。”

     ………

     哎呀呀~笑起来的小模样真真可爱,一如我所预料,幼崽什么的果然还是要笑才好看,象朵花儿,b( ̄▽ ̄)d。

     自觉被回应了,于是怪阿姨心态得到满足,我站在原地目送,心里有只小人各种翻滚。

     至于前行那一众人察觉了回视的诡异目光,呃~那不重要。

     好心情一路延续,甚至在只剩下我和老头子两个叙话,不小心瞥见他藏在某角落的酒瓶子,我也没变脸,还是面带笑容。

     老头子冲过去抱起酒瓶,一脸炸毛的瞪着我足足五分钟,最后他败下阵来,磕磕巴巴的表示那是空元帅带来的手信,绝对不能让我给砸碎。

     当然,他会遵守医嘱,不会一口气全部喝光。

     两人对持许久,我叹了口气,还是给出退让,答应不灭掉酒瓶。

     把明日开始的实习航行告诉老头子,顺便和他约法三章,我很快也结束此番探视。

     外边暮色将至,我还有行装没收拾,不能逗留太久,今日之行也只得结束,至于…某些人探望病号居然带酒作为手信,这件事,我会牢牢记得,(╰_╯)。

     ………

     时间飞速流逝,暂时离别终于到来。

     “百岁。”

     走到门前,手握在门把上的时候,身后传来老头子的叫唤。

     动作微微一顿,我回过脸,静静看着半坐在病床上的人,灯光下,他的脸色看上去比前些日子更不好些,想来是恶化程度无法控制带来的病痛。

     此刻他同样看着我,眼底有藏不住的担忧。

     岁月侵蚀的眉眼,花白头发,虚弱的气息…

     半晌,我勾了勾嘴角,“别担心,一切有我。”我会为你挡风遮雨为你斩妖除魔,为你找到延续生命的机会,为此,我将全力战斗。

     丢下一句承诺,我转过身拉开房门,头也不回走出去。

     阖上老头子所在病房的门,闭了闭眼睛,吞下险些溢出喉咙口的叹息,转身,朝着走廊尽头迈开步伐。

     ………

     临近傍晚的医院显得冷肃又寂静,住院部这幢建筑更是凄清,行进间只听得到自己的脚步和呼吸声。

     走廊内墙壁上一间间无人居住的病房,采光玻璃窗窗帘紧闭,略显昏暗天光下,折射有些扭曲的景致。

     不经意瞥见时心头会猛地一跳,总觉得倒映其上的树影,摇曳间带出几缕诡谲。

     我不喜欢医院,不仅因为它是生死交界之处,更多的是因为这里残余许多悲伤,被永远留下的人悲怆痛苦,无法逗留之人的遗憾与不甘。

     种种无形无质情绪,即使看不见,我也能感觉到,甚至…会被挑起久远岁月里沉积下来的怨恨与绝望。

     上穷碧落下黄泉,却原来,那样悱恻缠绵的文字,也可以用以形容思乡之苦。

     无论是策划一切的御中广人,亦或者出云庄的北之般若,当年那些人又怎么会明白,我之所以拼死反抗,为的也不过是讨厌所谓[注定]。

     ………

     所谓鹡鸰计划,所谓命中注定的牵绊,真正细究下去,其实也不过是设计好的轨迹。

     左桥皆人,所谓命运之子,看似平凡无奇却每每能够创造‘奇迹’,也‘吸引’许多为爱而生的鹡鸰。

     可事实上呢?

     左桥皆人是御中广人的儿子,鹡鸰计划一开始就是为他设计,一百零八只鹡鸰为了生存的挣扎战斗,真相不过是一个男人给自己非婚生子的游戏。

     笑死了。

     在那些人眼里,鹡鸰不过是玩物一样的工具吧?

     他们口中的‘爱’,真是恶心又肮脏。

     ………

     我不想屈服命运,我不承认那里是真实。

     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会臣服,那种被设计成为游戏一环的命运。

     即便我本质上已经不是人类。

     任何一种拥有意识的生物都不会屈服操纵与玩弄。

     可是,我拼掉所有,最后还是得到失望。

     老头子,杜兰德.斯科特与我父亲很像,性情狷介又耿直,待人却无比真诚,我很明白自己是出于移情,可三年来相依为命,我已经没办法放下。

     我回不去,只能死死握着手里的稀薄记忆,借用老头子来缅怀。

     父亲长眠在故乡,当年的遗憾我不想重演,我愿意竭尽全力,完成曾经无能为力的自己没办法做到的事。

     哪怕…我动用痛恨的基因力量。

     哪怕…是苇牙挡在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