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35章 连男人也不放过(2)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依依怎么不知道小桃这丫头贴心呢?只是,这从今往后的日子还长着,要天天都吃的吃看的看,那她都不要活了。

     不得不说依依的选择是对的,这家客栈不仅收拾的妥当,甚至连饭菜都出奇的可口。

     不过三两分钟的时间,依依便风卷残云了个饱。

     夜晚,当那束微亮的灯光熄灭后。

     月光下,一抹雪白而矫健挺拔的身影便如鬼魅般从屋顶跃进了窗户。轻敏的动作的不带一丝作响。

     这整整一天,他的心脏都被疼痛包裹着。

     虽然,他知道,如此时候,如此方法来看她,实在是不算光明,可如果他今夜不亲眼看看她的脸颊,他怕是整整一夜都不能安宁。

     静静的看着那张熟睡的容颜,微微红肿的面颊,是那样的刺伤他的眼眸。

     迅速从怀间拿出一个幽兰的瓷瓶,然后用他那欣长而略带粗糙的手指轻柔爱怜的敷上她的脸庞,那样的爱怜,那样的轻柔,生怕,是多用了一分力,她便会被疼痛卷袭。

     回想在王府看到的那一幕,那一声又一声的脆响,他都恨不得自己是她,好替她伤,替她痛。

     她甜甜的睡着,长长的睫毛安静的垂下像美丽的蝴蝶收拢了黑色的翅膀,长长的黑发凌乱的散在枕上,轻轻拾起一缕青丝,轻轻吻着,一脸的迷恋,眼里是深情的温柔。

     看着这个熟睡中的小女人,看着她在睡梦中露出的甜美的微笑,他禁不住一字一句的说:“我要用我的生命守护你,一生!”

     夜色渐深,是该离开的的时候了。他舍不得离开,可是他却也不得不遵照师父的指示去继续寻找那个千年以外和他有着宿命纠葛的女子。

     尽管,她是他的命运,可是这一刻他却不想再违背自己的心。

     从第一次见她,从第一次和她言谈,甚至是后来的每一次意外相遇……他不得不承认,他的心已经先住进了这个女子。

     依依不舍的转身,他把从没给过任何人的焰火筒放在她枕边,轻轻在她耳边说:“如果你点燃焰火筒,无论我在哪里在做什么,我都会赶来。”

     深深回头望一眼仍在熟睡中的小人儿,轻轻开门,再轻轻把门拉上,怕惊了那熟睡的人儿。

     借着皎洁的月光,如同他的到来一般,又悄无声息的跃进黑暗。

     睡梦中,依依仿佛听见个温柔的声音在对她说:“我要用我的生命守护你,一生!”

     心想应该是美!索性便甜甜一笑,继续沉醉其中不愿醒来。

     而此时客栈的另一边,那无人能知的地窖内。

     一个不算逊色却异常精神的背影,听闻转角一声细动,立即警觉的转过身来。

     四十开外的中年面孔,一身干净的深蓝色装束,端正的五官,两只绿豆般大小的眼睛,此人不是这家客栈的店掌柜又是谁?

     然而,这夜深露重的,他既不在店外守候过往商客,也不曾安心回到房间歇下,警惕的站在这个已然满是霉味的地窖内干什么呢?

     只见他那两只绿豆大的小眼睛,如夜莺般警惕的望着那扇唯一入口小门,沉声低呵道:!”

     手掌也迅速从一旁的矮桌上,抡起一根早已准备好的木棍。蓄意待发的摸样。

     立时,朱红色小门被一个全身黑衣,身子稍显单薄的蒙面人,从外迅速推了开来。然后又极为熟悉的顺手将门掩上。

     掌柜这才松了一口气。

     手上抡起的木棒也适时放了开来。显然,来者是他再为熟悉不过的人了。

     “怎么?没得!”见来人两手空空,掌柜有些不悦的问。似乎,失败对于他而言是个很荒唐的结局一样。

     “也不知怎么的,小的刚要动手,就听见屋内有个男人的声音。”黑衣人挫败的说着,也顺势窝火的落下自己的面巾,昏暗的灯光下,因为角度的原因根本就看不清他的面容。

     只是,那稚嫩而尖亮的声音也不难听出,此人正是之前引着依依和小桃主仆二人的店小二。

     那个十六七的男孩子。

     只见,他烦闷的挠挠后脑勺,很是不解的看着掌柜道:“早前,明明来住店的是两位姑娘呀,怎么突然多了个男人?……”

     不等他傻乎乎的牢骚完,掌柜就一脸黑的呵斥出声:“你眼瞎了,人还是你领进去的,怎么会有男子?何来男子?”

     掌柜说着更是不忘气结的白了一眼,被他训斥的更是狠狠挠着后脑勺的店小二。

     “那小的再去看看……”店小二迟疑的开口,先前的疑虑似想通又似更困惑了。

     “现在去,你找!你看过天色没有?已经快五更!”掌柜没好气的呵斥道,转而一脸愤怒的大步踏上了那通向外界的阶梯。

     “可是,可是小的先前拎那包袱,估计是少不了百余两软呢……”

     清晨,当依依还沉迷着那个有神仙为自己疗伤,仙人告诉自己只要自己点燃烟花,就会赶来救自己的美梦中时,忽然耳膜之外就响起了小桃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啊!”

     “怎么了?”一个灵机惊醒,依依惊恐的坐起身来:“遭贼!”

     小桃尖叫的原因无非有两个,第一来了陌生男人,第二,昨夜有贼大驾光临过她所住的房间。

     男人?显然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当她睁开眼的第一感觉便是,自己的衣衫没有一丝被破坏的感觉。同时,整个屋子里也还和昨夜她进来时一样的平静。

     所以,她的第一反应就是!

     然而,很快,几乎都不到一秒钟的时间,这样的想法就被她否定了。

     她一直一个爱财的小习惯,那就是把钱财之类的值钱品,夜晚都统统的压在自己的枕头之下,她的睡眠一想惊醒,一夜无事,又加上此时她已然用手摸进了那个鼓鼓囊囊的包裹,一切都是那原样。

     暖暖的,很踏实。

     “小姐……你看,我们的房门前怎么会有……”依依心里刚放下那十二分的警惕,小桃便一脸后怕的从门口的地上拾起了几只刚点上,或者还没来得及燃烧的香。

     黑乎乎的颜色,完全不似依依映像中去寺庙给菩萨上香的那种,很怪异,正打算伸手从小桃手上接过来,再仔细看看,忽然脑海中就闪过一个可怕的镜头。

     依依立即一手拍从小桃手上拍落。同时,心有余悸的低估出声:“这太可怕了……”

     看来昨夜她们的房间真的有贼来过,或许只是没有进门而已。

     可是,为什么呢?

     不是都说贼进屋不能空手而归吗?连迷香都用上了,居然会如此轻易的罢手?

     此时,依依也才通,为什么昨夜她才刚一进屋子,就感觉到睡意很重。看来这家店,的确有古怪了。

     “小姐,这可怎么办呐?”看依依神色不对,小桃也大致猜到了一些,不过就她那十三四的年纪,那单纯的思维,也不免如此失了重心一般的惶恐起来。

     “先别慌,让我想想……”依依迅速朝门外看了一眼,安慰小桃道。这香的出现无疑也让她有些惊慌失措,只是,没有小桃那样明显就是了。

     毕竟,任他是谁,这样一大早刚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就发现有人要对自己下手,自己住进了一家黑店,而这一夜还如此安稳的睡着,心里都不免大跌眼镜。

     可即便是如此,她也要凭着前世二十一世纪的独生经验把这些惊慌狠狠的压在心底,然后的分析接下来要如何应对,如何平安的离开这个黑店,如何装作若无其事的摆脱这个店里的牵引。

     心想着,贼人在明,自己在暗。既然人家已经打算动自己钱财的主意了,那就证明自己的钱财已经露白了。而且对方应该也不会如此轻易的让快到手的钱财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被自己提走。

     如此想着,依依心里就更是疑惑了。为什么昨夜那贼人会突然停手?难道真如自己的梦境一般,昨夜有神仙相助?

     虽然,从现代穿越到古代,依依也不能完全再向以前那般是个无神论者。可这事情到底也不会离谱到和西游记,或者白蛇传一样的离谱了。

     思量着,忽然,脑海想起了那句隐隐约约的嘱咐:“如果你点燃焰火筒,无论我在哪里在做什么,我都会赶来。”

     当即依依便是一个灵机转身,开始在自己身后,前一刻的枕头下方翻找着。心里既希望这是一个真实,又害怕真找到些具有证明意义的东西。

     “小姐……怎么了?”小桃见依依难得如此急切的不顾一切的翻动着床铺,随即也倾身上前,小心翼翼的问。

     “别问,快,快帮我找找……”依依心急的说。然,也就在这时,当床铺被翻的一片乱,她才发现原来某个眼生的物体就这样直直的被她抓在手里,已经好久了。

     定眼一看,依依不由得更加疑惑了:“这是什么?”

     一个如指母般大小,长度约莫六七厘米的类似于竹筒,却又不仅仅是竹制品,内里被填充的满满的东西。

     这东西显然不是她带到这里来的。她发誓在今天之前,她连看都没看过。

     小桃见此也是茫然的摇摇头。

     随即,抬手拂过自己脸颊,光滑细腻并不带半点不适的紧绷感,仿佛真的是被传说中的灵药敷过一般,比之前自己的肌肤更为姣好。

     “难道,这真是梦中的焰火筒?”依依有些不可置信的低喃着。尽管她很不远相信这世界真有神仙这一说,但眼前的东西和清晰的感觉,她却没有另一个更为科学的解释。

     如此一番折腾过后,依依便简单的整理了行装。然而,也为了不像昨夜进店那般显然,她甚至让小桃关了房门,小心翼翼的身上的钱财都分为了好几份,然后,分别和小桃携带在全身上下。

     从头发丝道鞋底。几乎能放下东西的地方,她都没放过。

     这就是她,杨依依,那个漂泊无依,那个只能靠着自己双手去劳动,然后爱财胜过自己生命的杨依依。

     看着自家主子这般小心谨慎,小桃几乎都有些陌生了。两只大眼睛眨巴的盯了好久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小姐还是自己从小伺候的小姐。

     待一切打点好之后,依依这才让小桃拎着和昨天一般无二大小的包袱,装作若无其事的缓缓走下楼去。

     “小二,给我和我家,,,,准备些!”一下到楼梯口,小桃便按照依依之前的吩咐,平津的对着早已忙开了的店小二吩咐道。

     虽然,言行举止间小桃已经很刻意的在强调自己要镇定,平淡,但她内心的慌乱,还是让她舌头有些拉不直了。

     不过,好在店小二和掌柜的都忙着张罗其余住店客商的早餐,也没有太注意她的紧张情绪。

     小二的手脚依然是很麻利,小桃的话才落音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个用老黄粗纸打包好的干粮就送到了她手上。

     利索的付了钱之后,依依便拉着小桃大步离开了。半点也不敢怠慢,生怕只要脚步稍稍停顿,就会惹上掌柜和店小二的再次觊觎。

     小桃几乎是前脚刚一踏出客栈就迫不及待的将前一刻才打包好的一大袋干粮扔到了一边。

     虽然,知道昨夜门外有贼,依依和小桃都不敢肯定这人就是店掌柜和店小二,但一切还是小心为好。

     依依在这个世界的这个城市并没有待的太久。对于这些横七竖八的街道她也只能是凭着自己的直觉,大脑根本就没有一个确切的映像,可想着昨天整整大半个下午的路程,想来也是离王府和慕容府都很远了。

     先前她或许还打算在这个还算远的距离找个合适的地方,和小桃一起生活下去。可再次从客栈出来,她却不敢了。

     总感觉在这地方呆的太久就越是不太平一般。

     索性就拖着小桃在不远的街头拦下了一辆还算舒心的马车。

     然而,对于依依而言,舒心也就是干净,她看的过眼而已。车夫也如昨天的掌柜一样,不矮不胖身材很适中的哪一类,约莫四五十开外的中年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