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29章 一切是你自找的(2)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也幸好那天叶儿再送包裹来的时候,带了不少她以前的便装,除掉那些及地裙摆的正妃装,挑换上一件淡蓝的轻纱罗裙,一头简单清爽飘逸的发型,显得她不仅不难看,反而在之前的那一抹艳丽珠光宝气之外,增添了一种清秀脱俗,如仙子下凡的感觉。

     看的小桃自己都有些惊呆了。

     她原本以为,主子不用这个不用那个就是自暴自弃,就是在和自己过不去,当看到一身便装的主子更是美得让人移不开眼之际,她这才知道,原来主子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容易被打倒。

     梳妆完毕。主仆两人相视一笑,十分有默契。

     忽然间,依依便感觉,房门之外的不远处,有脚步声向她们接近。

     不得不说,经过那天的教训过后,依依对有人靠近的感觉更加敏锐了,那几乎能清楚的分辨来的是男是女,最主要的的是,那人是不是那个男人。

     因为,此时的脚步身很细微,几乎轻不可闻,一听就是那种千金小姐或者极其做作的女人才能踩出来的步伐,依依顿时在心里也稍微踏实了一些。

     虽然,在现代她并不是最擅长和人家动拳脚的那种女生,可别人若是想欺负她或者是对她。。。她也并不是那么弱小的,几乎女人的抓,打,捏,扯她都会很好的利用。

     只是,一想到那曾经的过往,依依突然觉得今天的自己很神经,居然一大早都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暗自好笑的鄙夷自己一声:“不过是一个女人来了而已,自己怎么这么疑神疑鬼?难道还担心两个女人卯上不成?”

     循声依依紧望着门口,不多时,她便看见一个身着微红罗装,妖媚更胜的蕊夫人,如今的蕊侧妃,一副似笑非笑却明显带着傲慢和不屑的站在自己的眼前眼前。

     方才,在那个罗红进入眼眸的某一瞬间,她居然有些不可思议的失神了。

     那个女人迈着青莲小步,一身华丽而妖娆,却又不失那份端丽冠绝……

     唇红齿白,长眉连娟,微睇绵藐,妩媚而妖娆的波光,微微一笑,白皙的脸上时不时泛着两多红云......

     似害羞,更胜妩媚,看起来更楚楚动人。

     让人不得不心动。

     “好一个风华绝代的的古代魅惑美女。”依依在心里评价着蕊侧妃。

     此时,她也不得不!这个女人真的很有!曾经的二十个女人中她一直恩宠不断,这并不只是那个男人的眼花,而是不管是这个府里的男人换了是谁,只怕都难逃她那双暗送秋波的魅惑眸子。

     只是,可惜了,这么较好的皮囊下却住着那样一个黑暗的心。

     从依依第一次在那长廊上与她较量之时,依依便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虽然,在王府的这段时间,她并没有有意无意的去注意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可这个女人的所作所为还真让她无法理解。

     因为,某一天依依无意中看到过她,身边的那个贴身丫鬟鬼鬼祟祟的跟在那个男人身后。

     虽然,这并不表示这个女人会对那个男人有什么不好的手段,可直觉告诉依依,她并不是只是关注那个男人的喜怒哀乐。

     一定另有隐情。

     不过,此时,依依却无暇思考她想要对那个男人做些什么。。。

     因为,无事不登三宝殿,貌似她现在的这个院子,已经没有权利和地位让她来请安或者问好!

     心中不由升起浓浓的疑惑:“她来干什么?”

     “奚落自己么?”

     不过,这恐怕要让她失望了,因为自己并不会因为那个男人的不理不睬,更不会因为挪了个差劲的窝而大惊小怪的哭闹着……

     “奴婢见过侧妃娘娘……”见蕊侧妃一进门,小桃便恭敬的上前做了个万福礼节道。

     虽然,小桃来王府的时间不长,对王府的规矩也不是很了解,但依依相信,她如此礼道了,这个女人也不会太过难为她,因为,她那双满是笑意的眸子已经告诉她,她今天要找的人是她了。

     蕊侧妃,红唇一抹笑意,越过小桃,径直走到依依面前,看着眼前发愣的依依,娇声道:“本宫,是来给王妃姐姐请!”

     说话间,不知是有意无意,蕊侧妃故意加重了本宫两个字。

     依依虽是听的明白,可心里却没有半点怒气,只觉好笑,这个女人居然因为一个提升的称呼而来自己的破庙!

     心下如此想,但依依并不算让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太过嚣张,因为,不想以后的每天麻烦,更不希望这女人的寸进尺。

     索性,依依便依然坐定的侧着脸,连身子都没转过来,一脸淡笑道:“还劳侧妃妹妹亲自过来,本王妃真是过意!……”

     心想:“她自称本宫,那自己就自称本王妃好了,反正那个男人不在场,也不至于笑话自己巴着他不放,虽然屋子是换了,一日三餐也降了等级,可这王妃身份到底是没有拿掉,能借来用用也无!”

     闻声,蕊侧妃水灵的眼眸中顿时闪过一丝诧异。

     心想:“她怎么还能如此有礼貌的对待自己?”

     只是,得意的想法还没在她脑海中停滞一秒,她忽而就领略了话内的另一番含义。

     那答案就是:“这个女人在和自己!”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真是天大的冤枉啊,要是依依知道她是认为她在跟她叫嚣,她还真是想大哭着对老天说:“天呐,你看看您老怎么就这么残忍,居然要人们知道什么是贼喊捉贼……”

     “姐姐是姐姐,妹妹来看姐姐何来有劳一说呢?”心中虽然愤愤不甘,但她蕊儿却不会笨到立即就表现出来。

     她今天来就是要让她知难而退的,她可不会就因为她的一句话,就气的转身就走。

     不过,想归想,但此时的依依还真有些让蕊侧妃猜不透。

     心间疑惑:“以前自己也曾见过她几面,虽和现在妆容不大一样,但那冷清的不能再冷清的情绪也让人半点不敢靠近。不过即使是那样,那时候的她除了寡言就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清高摸样,映像中几乎都是王爷为她出头,她虽然没有楚楚可怜的摸样,但也就差不多是那个劲了……可是怎么今天突然这么有心计的和自己争个你强我弱了?”

     原本,见她今日的打扮,大大不同于往日,少了胭脂水粉的遮盖,少了华丽地装束……以为她在自爱自怜,自甘堕落,可美想到……这样她看说起话来,一言一语却半点没有落魄和失落,反而处处透着凌厉,透着光芒。

     “难道,她改品味了?”如此一想蕊夫人又在心中冷哼一声暗道:“如果是用这样手段,而要达到吸引王爷注意的话,那简直是!”

     “王妃姐姐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呀,你是姐姐,是正妃,而‘本宫’只是侧妃,这规矩问安的规矩可是断不能缺的……”蕊夫人依旧微笑着,只不过没人知道,那抹笑的含义。

     “那妹妹这是有!”见她酸溜溜的客套,依依也照单收下,然后对着一旁还曲着身体的小桃吩咐了看茶之后,这才招手示意蕊侧妃坐下。

     蕊侧妃见状,也毫不客气的优雅落坐于坐依依对面,挺直后背,似乎要和依依比气势到底一样。

     两人对视而坐。

     铜镜内也变的很滑稽,一个美得脱俗,另一个繁琐的庸俗。

     见她坐下,依依便自顾自的转过身,摆弄着那脑后她本是不想打理的发丝。

     只是,如果,不如此,她就真的要和那个女人对视下去么?

     做了一阵,看着那个公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过气王妃,蕊侧妃就气不打一处来。

     一起身,便按耐不住情绪道:“王妃姐姐可真有!”

     蕊侧妃怪声怪气的话,依依听在耳里怎么是那么的怪呢?”万分疑惑的想着,不过,她杨依依坚决不让任何人在自己的头上!

     “貌似,这些天自己并没有招惹!她这是发的哪门子的疯啊?

     这时,小桃便端了两杯茶水进门。

     恭敬的呈递给依依一杯之后,便把另一杯双手奉给了蕊侧妃。

     “此话怎讲?”依依顺手端起梳妆台上,小桃递上来的茶水,若无其事地品尝了起来。

     蕊侧妃戏谑地眸中闪过一丝惊讶,诧异眼前的女人为何如此镇定?

     “你可真会!”眼睛看也不看那破旧的杯子。

     其实,与其说小桃送过来的是茶水,倒不如说是白开水。

     因为这样简陋的屋子,就算有幸能找到一两包茶叶,那也绝对是过了期或生霉长虫子的。

     而依依让小桃去倒茶来也并不是真的要款待眼前这个女人,而只是想帮小桃解围而已。

     不过,听她如此一说,依依更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这又是那条那款,关自己事了?”依依禁不住冷笑一声,看着对面那张那越来越难看的嘴脸,只是淡淡看着,并没有多说话。

     因为,实验证明,只要你越是想知道的事情,对方就越会卖关子,你越是在乎的事情,她就越是得瑟,所以,依依并不打算直接就钻进她的陷阱里。

     因为她的一颗红心上可见天下可见地,自认为没什么事情又招惹了这个女人的嫉妒。

     “怎么?没话说了?”蕊侧妃嫣然似桃的脸上扬起一抹阴冷嘲弄的笑意。

     这时,一旁的小桃站了出来,试图想阻止蕊侧妃说下去。

     “侧妃娘娘,请您???”小桃未说完,便被她打断了。

     “放肆,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贱婢,我们姐妹之间的事,不用!”蕊侧妃大声怒斥道。

     她本就一肚子火,如今更没想到这个莫名其妙跟着回府的丫头竟然敢在自己面前维护这个过了时的!

     一时间,依依对小桃感到有点内疚,因为她而顶撞了这个女人。

     其实,依依也知道,她支走小桃去倒茶,小桃也是很明白的,只是这房间的隔音效果不好,八成是小桃听见了她的话锋不对,然后才敢如此大胆的一白水代茶的端上来。

     结果被骂了……

     生气又如何?看着眼前地罪魁祸首,依依旧平静地说道:“既然是你我之间的事,为何要迁怒于别人?”

     蕊侧妃顿时一怔,有点怀疑眼前的这个人,还是不是那个她见过的女人?那个在马车上沉默不语,看着自己和王爷打情骂俏还自顾着小酣的!

     “慕容清儿,你以为别人不知道吗?你看看现在满大街的丑闻,都快把整个睿王府都淹没了……”蕊侧妃咬牙切齿的居高临下的看着依然坐着不动,连眼皮也不抬的依依说道,顿了一下,见依依不答话,只是一脸惊愕的表情,她便冷笑一声又道:“啧啧……啧啧……本宫忘了,你这些天都没那个特殊待遇出府了……那本宫今天就告诉你,……你慕容清儿,的丑闻,现在整个云祁皇朝的人都知道了……”

     蕊侧妃说着,便伸手指向一旁门外,示意整个外界。

     “我的丑闻?……什么丑闻……”一时之间,依依有点疑惑了,这些天她有什么丑闻了?

     心想:”难道被自己名誉上的丈夫……吃了……也是丑闻?。”

     这是不是太没天理了?

     不能怪依依思想狭隘,只能说这几天之类她觉得发生的最大的事情也就是这件而已了。

     “真!真不知道你以前是用的什么手段迷惑王爷……”蕊侧妃冷哼的说,然后不等依依反应过来便又一脸讽刺道:“姐姐,现在不妨出府去看看,现在谁不知道我们的睿王妃爱六皇子爱得死去活来,缠着人家还甚至在王府玩失踪!”

     “呃?我怎么把这茬给!”依依心中顿时一咯噔,后知后觉的想起又一件郁闷人心的事情。

     “才不是这!我家!”小桃一听蕊侧妃的话便急了,急急的反驳道。

     一时急切,她甚至都忘了此时此刻她的处境和身份,就这样直直的抬步上前,在离那张妖媚的嘴脸不足一米的距离之类说道。

     依依这才感到万分头疼,一拍脑门她怎么把这丫头的情绪给忘了?

     只是,这些天小桃一直乖巧懂事,她似乎也没猜想道,这丫头在关键时刻还有这样的气魄,敢于公然和这难缠地的女人正面!

     “贱蹄子,主子说话还轮到你!胆敢在本宫面前放肆,你看本宫怎么教!”蕊侧妃怒气的吼罢,便随即抬手,从而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小桃就已经重心失衡了。

     而后,更是对着门外暴吼一声,“来人呐,把这贱蹄子给本宫拉下去掌嘴五十…”

     然而,依依没想到的事,小桃的话刚出口,那小嘴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就被蕊侧妃一个巴掌闪的转了一圈,顿时,从梳妆台前,跌跌撞撞的“噗通”一声和房门来了个大力的接触,身体更是险些直接滚了出门槛以外。

     依依见状,当即不由惊呼道:“小桃……”

     随即,起身,走到门前,扶起重心稍微稳了一些的小桃道:“怎么样,你没!”

     只是,一问完,依依便看见了小桃嘴角的那一丝红色,心中顿时火气老高,心道:“丫的,这女人是不是太过分了?居然,敢在自己面前动手?当自己是吃素的么?”

     李蕊侧妃气愤的脖子都粗了,她本是想来找这个女人的刺,没想到自己倒落了一肚子火,而且现在连个小丫鬟都公然和自己!

     难道他们就忘了自己肚子里还有王爷的种么?

     不予理财蕊侧妃,依依径直将依依扶正,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动她的朋友,动她的姐妹了。

     看着小桃脸上的浮肿手掌印,嘴角的血迹,依依顿时心疼不已……

     心里好不自责道:“是自己害了她被打的。”

     听见蕊侧妃的的吩咐,和院外丫鬟的应“是”声,依依更是或气不打一处来,当即便冷冷道:“慢着”

     李玉环看着叶篱落哼哼道:

     “慕容清儿,不要以为有个过期的王妃头衔,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今日这个贱婢以下犯上,就是到了王爷和太后哪儿我也敢收拾她……哼……”

     小桃一听蕊侧妃这其气势,看着自家主子又要为自己受牵连,顿时吓得一身冷汗,立即拉着依依的衣袖哭诉道:“主子您别管我了,五十下一会就过去了……”

     依依看着小桃的小脸心痛不已,拉开她的到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