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25章 真正的手段(2)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虽然,歌曲还没唱到一般,她就看到小丫头那极其别扭想要阻止的神色,可那可爱纠结的摸样却让她越来越将嗓门放的开,心中的恶作剧念头也越来越浓,脸上也更是笑的跟花儿一样。

     久久的,小桃也似被自家小姐那难得一见的眉开眼笑而渲染了,四周望了望,除了树梢上那时而来来回回有些波动的小鸟,索性眉眼也跟着舒展开来。

     心想,“或许,失意对小姐来说就是一件好事,不用再记着那份血洗门楣的仇恨,更不用再为情所困……”

     然而,两人却不知道,这一首充满朝气和喜剧的现代歌曲,却让树林之中的另两路人膛目结舌的好半晌也说不出一句话,好半天也迈步出一个步伐。

     山巅之上的另一边,一身雪白正忙碌着跃下那万丈悬崖峭壁上,采摘那一株特殊植物的欣长身影,不是雪莲又是谁?

     在山林之中已经整整三天了,他本提前就可以离开这茂密的林木间的,却因自己的一个失手而打碎了那一瓶忙碌过好几天才配好的药水,因此,才不得不又冒着生命危险再度来到这一片的悬崖峭壁上。

     只是,他才刚一撩起衣袍,向下跃去的动作还未开始,耳畔就传来那句奇异而又具有针对的句子,似乎是在问谁,可仔细听来却又好像是一首曲子。

     “好男人?”雪莲疑惑的低语着那句明明白白的问题,心间突然有些琢磨不透,心想,“自己虽然很少下山,但这天下不是自古都是男尊女卑?妇以夫为纲么?什么时候有人敢这么大胆的谱写这样伤风华的曲子了?”

     正要抬脚想歌曲的发源地走去,忽而再入耳的便是女子被人骗的句子,虽是那样的直白,可每一字没一句都是那样清晰的映入脑海,仿佛活灵活现的可以看到,一男一女对话的滑稽画面。

     嘴角有些无奈的勾起,他都不知道,再抬脚,不知是该去安慰那唱歌的女子,还是该去帮她把那负心汉揍上一顿。

     只是,莫名的他不想停下自己的脚步。

     而另一边。

     飞身而来的正是一身玄色衣袍的司徒夜。

     整整三天了,自家王妃整整失踪三天了,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她那张假意平淡的脸颊上,对着另一个男人的热情。

     一路之上,他都紧紧的握着那张平白被人送来的字条:“欲寻妻,麒麟山巅”

     只是,刚刚跃上半山腰,脚尖如晴蜓点水的立在树梢上,忽然,耳边便传来了那怪异之极的曲子。

     熟悉的嗓音,怪异的曲调,他禁不住嘴角微微勾起,只是,那笑容却是邪魅无限。

     嘴里也不由低喃:“看来,你真是潇洒与山林!”

     然而,那个女人会唱出那样直白的歌曲,他司徒夜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因为,从那个男人选择用她做饵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把她查的一清二楚了,只是,不知道人生是不是有前世今生的说法,他没有时间去探究,也没有很多的心思去探究。

     他要的是将计就计不是么?

     听着那直白的有些伤感的句子,虽然司徒夜在心底也免不了那一丝触动的伤感,可思绪千转百回,那天她和自己六弟在御花园眉来眼去的画面依然是那样的清晰可见……

     于是,某一瞬间,心中所有的感触都化作了那刺目的点点滴滴,脑海中尽是暗卫们调查回来的那些她的过去,她的曾经。

     “她注定是那样的悲剧不是么?”司徒夜一字一顿的低语着,脚步也再次随着心中那无比强烈的火花一并再次跃像了那隐隐能看到的山巅之上。

     山巅之上。

     一曲终,依依看着小桃那笑的快要扭曲的脸颊,又忍不住打趣的问道:“丫头,你家小姐的嗓子有进步没有?”

     “呵呵呵……呵呵……”小桃没型的笑着,好半天才直了腰抬眼,看着依依惊奇道:“小姐,你是怎么想到这样的曲子的?”

     “见多了呗。”依依得意一笑,欲盖拟彰的回答,她可不能说这是来自二零零。。。世界的曲子,因为,眼前这小丫头神经大条的没发现自己的怪异,她要现在就直白的告诉她,自己是来自N年或者是N个千年以后的灵魂,那这小丫头不立马吓得直直冲向正前方的山谷才怪了。

     听依依如此一说,小桃禁不住又联想到之前,而伤感起来,小嘴厥的老高道:“小姐……你是不是一直心里都不好受,只是为了逗奴婢开心啊?”

     “傻丫头,你怎么会这么想啊?”抬手摸摸小桃那木鱼脑袋,依依安慰的说道。同时,心里还真是很无奈,自己两世为人都是绝顶的思维,身边怎么就一个笨丫头贴心呢?

     正琢磨着,要如何开发这单纯丫头的思维,忽然,一声好听而熟悉又极为诧异的的声音传来。

     “杨姑娘?”

     “呃?”依依惯性的回头,看着那一身飘逸出尘的雪白,她心里也在这一刻踏实了不少,这简直是她的救星不是么?

     几乎,她的每一次劫难都有他的出现。

     激动的立即上前,如见在世的观世音菩萨一般,惊人的一把伸出自己的右手,“雪莲,天呐……”

     正准备来个相逢恨晚的握手,突然,另一条扎眼色彩的手臂,横空出世了。

     “爱妃……”

     司徒夜的出现无疑让某女的心中顿时激起了浅层浪,不仅仅是因为她还如此急切的朝着另一个救命帅哥伸出的友谊之手,更因为,那俊黑的脸上满是暴戾。

     明媚的日光如烤箱般烘烤着大地,同时也烘烤着依依那张稍显尴尬的脸,顿时一片绯红,活像那傍晚时天空中最美的那片火烧云。

     院内,鸦雀无声,伸出的右手在空中有些僵硬。

     依依很不自在的低下头颅,缓缓收回。

     “这本不是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在现代这就代表礼貌,代表尊重……可我怎么会一时忘乎所以的把这个古代,这里的男女授受不亲给忘记了呢?”依依懊恼的在心里不停的扇着自己耳光,如果可以,她真想立即就冲向前方的悬崖,然后一了百了。

     尴尬地望望其他人,小桃,以及不知何时也踏足在这个山巅的侍卫,应该是司徒夜的跟班。

     大家一致用奇怪的目光大量着依依,仿佛在看什么外形怪物似的?不,那样的眼神更像是在看,她水性杨花的女人……

     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不经意望了望雪莲那张俊逸出尘的脸,却见他皱了皱眉头,茶褐色的眼眸竟在某一个瞬间,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他也是这么认为么?”依依疑惑的想着,忽而又似明了的暗自嘲笑道:“也对,他再正义也是这个时代的人,所见所学不一样,能那样理解也算正常,更何况,自己上次在茶楼也并没有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

     “哦,原来是王爷,在下失礼,碰巧在这山中采药……”雪莲率先出声,打破沉默,对着司徒夜拱手做了个君子之礼。

     只是,那优雅备至的抬手投足间也是那样的尴尬,似乎他和她真的有一段说不清一样。

     这时,司徒夜的神情也适时的缓了缓,但眉眼中那一抹浓浓的暴戾却是没有丝毫的隐藏,转脸嘴角邪魅一笑,高傲的像只孔雀一般,抬了王爷架子道:“承蒙雪公子那日相救,本王及王妃还未来得及酬谢……”

     冷冷的说着,司徒夜便朝着身后几米之遥的其中一个侍卫道:“嵋,回府去账房支取一万两白银,酬谢雪公子。”

     “是。王爷。”侍卫恭敬的应声。

     这样露骨的挑衅话语,依依又怎么会听不明白呢?雪莲也不是傻子,作为男人,虽然,他并没有太多情爱经历,可司徒夜这番话语,直白的他还是可以理解的。

     虽然,很想开口开脱,解释一声自己和王妃并没有……可他还是忍下了,因为,这些事,他很清楚的知道,解释只会是越来越乱,越描越黑。

     “举手之劳,王爷不必挂齿,雪莲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叨扰王爷王妃了。”依然,那样平和恭敬却不带任何卑微的语气,说罢,雪莲便转身,走出了院子。

     看着那欣长而挺拔的背影,不知为何突然心中升起一抹浓浓的情绪,似歉意?似眷恋,脑海里一片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

     六皇子司徒澈一去几天都未返,突然今天却来了一大堆的侍卫和那个一脸暴戾的司徒夜,心中突然迫切的希望:“但愿这一切只是巧合……”

     然而,依依心里的思绪,司徒夜又怎么会猜的透,看的见呢?

     看着那一张随着那个男人远去而越加变的失落的脸庞,拳头紧握的咯吱作响,他很想一把捏住的她的脖子,让那双低垂的眸子,看清楚,自己才是她的夫君,才是她应该惺惺念念的人。

     自小在大户人家为奴为婢,小桃怎么会看不出此时这个被人千呼万唤的王爷脸色呢?虽然,自这王爷唤自家小姐为“爱妃”开始,她便满心疑惑,很想知道,小姐失踪的这段时日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眼下她却是那样的清楚,自己到底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小姐……”小桃低低的唤了依依一声,欲言又止的看了看面前的司徒夜,示意依依该解释一些什么。

     依依这才抬起眸子,她很明白小桃的心意,可是,她自认为自己光天化日之下并没有什么不对的事情,而且解释?从何开始?

     从那夜的失踪吗?好像解释不清楚,因为,这些天连她自己都满脑子的浆糊,那个六皇子司徒澈到底为什么带她来这里?仅仅是为了让自己回忆?

     “爱妃……人已经走远了……”司徒夜酸酸的开口,他是那样的明白小丫头的示意,他多希望她能向别的女人一样,立即低微的跪在自己的脚下,苦苦哀求的向自己解释,说这一切都是误会,说这一切都只是巧合……

     可是,等了半晌,她却还是那张冷冷清清的脸庞,没有哭泣,没有微笑,甚至连一个假惺惺的掐媚讨好都没有,就这样视他为空气,实他为无物。

     烦闷的闭了闭双眸,心里开始倒数,三……二……一……

     再次睁眼,那样冷漠的神色依然没变,怒气怏然,猛的一掌朝着她的方向,只是,在关键时,他还是犯了他平生最大的忌讳,不舍,转而掌法一片,在依依身后的木质房屋,顿时“呼啦”一声巨响,破出一个巨大的窟窿来。

     同时,心下暗骂道:“贱人,既然你如此不识时务,那么从今日起本王就让你尝尝本王罚酒的滋味。”

     一声巨响过后,依依这才后知后觉的知道,原来那就是传说中的掌风内力,顿时,后背湿了一片,心脏这才开始漏跳,心想,“天呐,要是他的火气再旺一分,只怕散架的就是我的骨头!”

     然而,司徒夜的这阵怒气,小桃却是瞪大双眼看得真真切切的,顿时,一颗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只是因为太害怕,以至于,她连惊呼的反应都忘了。更或者说她以为哪一掌之后,自家家小姐就是那身后的屋子,一时呆呆愣愣的望着,待看清倒塌的是房屋之后,她这才一个瘫软,被吓晕在地。

     见小桃晕倒,依依这才慌乱回神,立即蹲下身子,极其紧张的呼喊道:“小桃……快醒醒……你怎么了?”

     一见她宁愿紧张一个奴婢也不对自己半分微笑和温柔,司徒夜顿时胸腔一怒,猛的一把捏过依依的腰肢,呼啦一声便运起轻功一跃而起,他今天不惩罚这个女人看来是不行了。

     腰间突来的疼痛依依还没反应过来,风声便呼呼的灌入了她的口,眼,鼻之内。

     青光百日,从上往下看时那样的清楚,顿时,感觉心脏一阵束缚,大脑血压急速上升几乎就要冲破头颅,暴露在空气中,是的她有恐高症的。

     然而,这一刻,她除了在心底,狠狠的咒骂这个该死的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就是担心自己走后,小桃会是什么样的下场,“王爷……能……”

     憋足气息想要替小桃请求,却不想,只是一开口,大量的冷风就直灌入喉咙,甚至五脏六腑,终于,一句话还未说完,这强烈的不适便让她的意识集体沉睡了。

     一路运起轻功到山脚下,司徒夜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手掌中的人儿,似乎有些不对,立时,脚尖落地,手臂还未松开,那身子便像失去重心一般,朝一方倒去。顿时,心下一惊,立即拿手指谈谈她的鼻息,待感觉那一丝温热,他这才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转而,继续提气,朝王府的方向跃去。

     只是,当他再次运起轻功,内心也终于因为那张憔悴不堪的小脸而松懈了一些,转而,把那死死扣在她腰间的大手改为一把搂住腰肢,紧张的扣在自己的胸前,好让她避开那猛烈来袭的风力。

     只是,这样温柔的时刻,某女却无法感觉,当她再次清醒过来之际,人已经稳稳的躺在了那个王府内的,烟雨阁中。

     屋内,叶儿正满面担忧的看着她,而秋绿却被五花大绑的扔在地板上。

     没错,是扔,因为那是头磕在地,手背帮着手臂,膝盖弯曲,却是侧身着地。

     “难道,这几天她犯错了?”依依疑惑的暗自问道。

     但看着那就结的身姿,她却始终没有开口,不是她狠心,是实在她对这个丫头没什么好感,同时,她也不明白这几天自己不在的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更何况,眼下的情形就已经够乱的了,她自己都还不知道会是什么下场,她可不能在给自己雪上加霜了,万一再扯出那个司徒牧,她大概也不用活了。

     !”依依刚想起身,这才发现自己的腰间一阵生疼,貌似有些像掉了一块肉一样,吃痛的倒吸一口凉气,身子却又不得不倒回床榻。

     “主子……”叶儿担忧的轻唤一声,想要上前帮村着依依一把,突然,房门却被人从外面,很不礼貌的一把推开,顿时,进屋的是一个被老婆子推搡着进门的,小桃。

     依依这才放了心,因为,那个男人终究还是没有狠心的把小桃怎么样,虽然,现在这情况并不怎么乐观,但至少,她还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带头的是个老仆妇,领了四个小厮,进来正眼也不瞧依依一眼,随便俯了俯身,对着依依行了个礼道:“见过王妃,老奴是奉王爷之命前来接王妃去后苑的……望王妃不要难为奴婢……”

     小桃和叶儿见势,虽然她们之间并不是太过熟悉,或者这还是第一面,却只是一个眼神交汇,便齐齐立即扑通一声,跪着爬到仆妇脚边哭求:“桂嬷嬷,王妃(小姐)伤重才刚醒,求求您跟王爷求求情……”

     然,两人求情的话还没说完,那恶魔般的桂嬷嬷一脚扑开小桃,大喝斥道:“放肆,没规矩的丫头,王爷的意思哪是你个贱坯子能左右的?……”

     “啧啧”,好个狗仗人势,依依打心眼里恶心了一会,这老婆子平日里也没少在她面前掐媚献殷勤,可到了这会……还真是应了那句,虎落平阳被犬欺。

     于是,连忙抬了头,准备起身的轻唤道:“叶儿,你帮我收拾下东西……小桃,你这就扶我去后苑吧。”

     顿时,众人!

     叶儿闻声,立即担忧道:“可是……主子……”

     “不用说了,!”依依打断道,她怎么不知道叶儿想说什么呢,但是,从自己睁眼她那一副欲言又止的面容她便明白,这事情是定局。

     小桃虽然一脸担忧,但她始终还是对这里的一切陌生,也知道眼下的情形无法改变,自己求情也是多余,甚至还可能连累自己小姐,于是便道:“是,小姐。”

     紧接着,便在一行人惊讶的目光中,小桃扶着依依,跟着那老婆子和四个小厮一起朝着,那所谓的后苑走去。

     一路经过那些莺莺燕燕的后院,看着那些女人眼中的惊讶,依依就觉得好笑,就在今日之前,自己是人人敬畏,见面就要点头哈腰一脸讨好的王妃,是哪个男人的心头宝,可是……

     看着那些三大五粗的家丁,料想,“该是那男人觉得自己会不情愿的走着去,特意请来来抬自己去的吧。”

     她杨依依如今的处境,可不会笨的认为这人是来帮自己搬家的,都进冷宫的人还需要添置家当么?一日夫妻百日恩啊,这王爷能做到这份上,可不就是说明她这王妃已经到人神共愤的地步了么?

     “哎”在心里低低的叹息一声。

     心想,“看来等自己伤好以后,得尽快想了法子离开这个鬼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