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12章 休书(2)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如此想罢,依依便再次淡淡的开口道:“我要休书。”

     闻声,司徒夜不由猛的一愣,漆黑的眸子紧紧的注视着,那双清亮的不含半点杂质的水眸,没有说话,瞬间空气里相似被人打了蜡一般,压抑的依依都有些透不过气了。

     然而,可惜对视了好半天,司徒夜也没看到半点他认为是的“做作”更或者是“欲擒故众”?

     收回目光,微眯了眸子,花瓣般的唇瓣慢慢勾勒起一抹致命的幅度,这才轻启了红唇白齿道:“爱妃,还是换个要求吧,这父皇刚刚破格念在你是上官老将军的遗孤份上提升了正妃,为夫若此时“休妻”。

     温和的语气,却字字僵硬的说着,然而,当司徒夜说道休妻二字之时,依依似乎还听到一股浓浓的火药味,当下心里便不由一阵暗咒:“真是个变!明明是自己开口的,TMD却更放P一样……”

     迟疑了片刻,见依依脸上仍是一脸平津,丝毫没有半点的情绪起伏,司徒夜便话锋一转又道:“所以……爱妃还是换个要!”

     说话间,司徒夜猛的把脸凑近依依,四目相接,空气好不暧昧之际,他又似提醒的开口:“比如……让为夫更宠你,比如要为夫……”

     司徒夜越说脸就凑的更近,几乎就要贴上依依的脸颊了,温热而又魅惑的气息扑面而来,依依脸颊不由霎时通红,心里前一刻的咒骂早已被心中的害怕代替了。

     如今,她心里唯一清楚的就是这个男人越来越危险,得快点保持距离才好。

     如此想着,依依便迅速朝一旁别开了脸,慌乱成语道:“谢爷恩典……不过,比起很姐妹们争抢,臣妾更希望要点其!”

     一时慌乱,依依根本没想过这话说出后是什么样的后果,也没想过眼前这个邪魅的男人到底又会理解成什么,只是唯一如踏愿,司徒夜很快就把俊脸移开了。

     “爱妃是在怪罪为夫妻妾太多了么?”身体懒懒的靠在马车壁,司徒夜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口道。

     只是,此时在说这样暧昧,温软的话语是,他那双满是魅惑的眸子却丝毫没带魅惑的光芒,冷冷的看着那张还未恢复本色白净的小脸。

     看出对面男人的不快,依依心中即使在窝火,但她知道此时绝不是和这个男人较劲的时候,她也从未想过要较劲,只要能够安宁的呆着就足够了。

     因为这个世界,她还没认真的去了解过,也从未有过机会去了解。

     因此,面上烫热渐消,她才故作温婉道:“爷,误会了,臣妾从未有过那样的想法,自古这男儿妻多便是常理,臣妾又怎么会那样不识大体呢,只要爷喜欢,不管爷娶多少女子回府,臣妾都会以礼相待。”

     依依的话音刚落,司徒夜便爽朗的放声大笑了起来,不知是因为依依的答话他很舒心还是,他觉就是听了一则他有生以来觉得最好笑的笑话。

     “哈哈哈……哈哈哈……”

     许久,马车内又一次沦陷了沉寂。

     司徒夜又再度闭目养神,然而,依依一直侧脸望着那一扇小窗外的过眼风景,或许是因为没有了那一束她看不懂的目光束缚,她的心便突然闲暇的有些悲哀了。

     听着那咯噔咯噔的马蹄声,夹杂着吱吱的车轮声,禁不住暗暗自问,“难道,我的一生就真的要如刚才的谎言一般么?来到这个世界是无奈,嫁人也是无奈,难道还要无奈的被囚禁一身?如果是那样,或许那天被那个大胡子带到妓院也好过如今的生!”

     “二皇子,二皇子妃,到府了。”

     忽然,马蹄声消失了,马车停止了前进,耳边又传来了赶车小厮的通报。

     只是,这次,依依听的很清楚,这小厮唤她的是而皇子妃,而不是侧妃娘娘了,然而,那声音中也透着无尽的喜悦。

     紧接着,她似乎听见了马车外有更多的喜悦声,当然其中也少不了某些莺莺燕燕抱怨的嗔娇音调。

     “爱妃在想什么?”依依还在胡思乱想,忽然那温柔而魅惑的声音又一次传进了耳膜。

     然而,她还未来得及回答,那一袭温热的气息又一次贴近了她的耳畔,“为夫说过,爱妃今天可以提一个要求……”

     闻声,依依猛的转头,看着那双只要是女人都会忍不住沉沦,可她却极度想剜掉的眸子,她真想撕心裂肺的大吼一声,“TMD你丫变态玩了没有?”

     然而,气归气,要真的那样大吼她也是不用大脑也会知道后果的。

     大力压下心中那种想杀人的冲动,缓缓的调匀呼吸,再度温婉道:“真的吗?不知臣妾可否能拥有一些自由?”

     原本依依以为,这话一出口又要被五雷轰顶却没想到,司徒夜反而却悠闲的坐回了对面一脸悠闲的把玩着手中的玉扳指道:“自由?说来听听……”

     而马车外,当马车停在偌大的二皇子府门口时,当小厮兴奋的跑下马车通报时,整个皇子府内的美人,丫鬟婆子以及小厮都赶到了大门口迎接。

     然而,身为皇家奴仆,有谁会听不懂小厮口中的称呼有变呢?

     二十个美人,无疑脸色都不好看,而全府上下的奴仆却是同赶马小厮一般的喜悦,因为这主子升官,做奴仆的按制度就是有赏钱和加餐的。

     虽然,主仆神色各有不同,但每个脸上都少不了那份期盼,盼着马车内的男女可以早点下车,只是,等了许久,马车内依然没有人出来。

     “贱妾,给爷!”一声娇媚大红罗裙的蕊夫人,终于按耐不住,凭借着自己平日里最受宠的日子,娇滴滴的上前在马车外曲着身子行礼道。

     而马车内,依依刚解释完自己口中的自由,又一次引来了沉寂,直到那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司徒夜这才活跃了面部神经,爽朗的大笑几声道:“准了,爱妃今后便是这府上的女主人,想要做什么自己做主便可。”

     司徒夜说罢,便潇洒的起身踏出了马车。

     而后秋绿和叶儿便近到马车,搀扶着依依下来,看着那被群花拥簇的挺拔身影,依依嘴角不仅也勾起了一抹好笑的幅度。

     就在他下马的那一刻,她就已经透过那个狭小的窗帘缝看到了那些毒辣的目光,无可厚非那个男人是要把她推上众女嫉妒的高峰,心想,“不知道接下来的自由真的是!”

     一路上到房间,依依也从叶儿口中知道那个自古以来主子升级打赏奴婢的规矩,不过此时,她也不得不感谢那个三皇子还算设想的周到。

     虽然当初是决定在城市绕一圈就回冷府的,但那些什么八抬,金银,十六杠箱里却是一样也没有缺少,所以,此时的她也不至于闹出这个时代最大的笑话,没钱打赏奴婢。

     吩咐过打赏下人之后,依依这个皇子妃就更火了,婆子时不时送些桂圆,燕窝的什么进来,吉祥话更是一堆的堆,然而,依依这边一番繁华,也不难想象其余后院的二十个女人的惨淡光景。

     趋炎附势的下人无论在那个时代都会有,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时代特别多。

     入夜,因为司徒夜没有再派人传话说要依依去饭厅陪他用膳,所以,喧哗了一天依依也有些累了,便让秋绿去厨房直接让人把饭菜送到房间。

     只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替她送菜肴的丫鬟竟有数十个,原本说要的清淡小菜,也成了数十样的大餐,似乎,从她的正妃位置一坐之后,所有的丫鬟婆子都围在了她的身边打转一般。

     只是原本还以为有几天平静日子她,却万万没想到尽然这么快就要起风云了。

     次日,清晨,当依依还在放肆的与周公对弈之际,她的房门外就已经美女云集了。不用说来着正是后院的二十位莺莺燕燕。

     昨天无可厚非是依依这辈子最繁华的一天,大脑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有些难以接受,晚间失眠了大半夜直到清晨才沉沉睡去的她,因为有了司徒夜那句“从今你就是这府上的女主人……”所以,一直到此时的太阳正顶,院内也没有人去敲她的房门,然后通报她此时该起床……

     四月底的天气,说热不热,说冷不冷,虽然最合适在外沐浴阳光然而却对那些一贯身娇体贵的美人们不然。

     “莲儿妹妹……你这是怎么了?……”二十个莺莺燕燕排排站,忽然,在众人毫无视角的美人堆里,一个身子,柔柔的像后倒去,紧接着在她身旁的女子便急切的惊呼道:“来人啊……快来人啊……莲夫人晕倒了……”

     至此,院内守候的秋绿和叶儿还有三五个婆子这才围了上去,一看那美人真的晕倒了,便纷纷朝着另一边的主苑跑去。

     房外一片吵杂,依依的美梦也终于结束了,习惯迅速披上衣衫的她,不知为何今天却突然有些懒惰了,半眯着那还有些酸涩朦胧的眼睑便对着房外喊道:“叶儿……叶儿……”

     “主子,不好了,来请安的莲夫人晕倒了……”

     一听房内有声音秋绿立即上前站在房门口禀报道。

     因为叶儿是这府内的丫鬟,对府内的一切都狠熟悉,所以当看到那个被唤作莲夫人的女子晕倒后,她便率先支了人去通报二皇子司徒夜,自己去请大夫去了。

     “什么?”一听秋绿莫名的禀报,依依当即不由一个灵机,原本还在清闲的大脑更是摸头不知脑,只是,唯一能做的动作就是快速把衣衫穿上出门看看……

     然,她那利落的动作还未完成,她的房门就被人从门外强有力的推开了,门抽吃痛发出一声重重的吱呀声,同时传来的便是一声娇斥:“你这女人还歹毒的心,姐妹们尊敬你才过来请安,却不想你居然这般托大,硬是让莲妹妹顶着烈日站了两个时辰,你可知道她可是有身子的人了……”

     顿时,依依更觉莫名,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什么时候让人来请安了,什么时候又让那个什么莲夫人在太阳底下站着了,这不是莫名其妙吗?

     她杨依依可不喜欢别人这样的嘴脸出现在清晨,当即便有些怒火的反问:“你是疯了还是怎么了?姑奶奶我什么时候让人请安来着?”

     “你……你……”门口那女子嫣然被气得一脸煞白,只是,依依有些不明白,自己不过是有点怒火这古人不会这般不经!

     正想着,要不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自己息怒,先看看院子外面什么情景,忽然,房门外却传来了一个重重的男音,“怎么!怎么还没找大!”

     是司徒夜的声音,依依听的很清楚。

     抬脚就要去看个清楚,却不料身子刚路过门口那个气氛的女子之时,手臂便被人猛的揪住,一时情急,依依便猛的莫名挣开,同时惯性的呵斥道:“有毛病啊,你干!”

     前世的她一贯自理自主,自我防范十分到位,本能的想要甩开钳制却不想,她只是一甩手,那女子便猛的磕上了一旁半掩的房门……

     闻声,房门外的众人解释不由重重的吸了口凉气。